菜单

正如第33次中国南极科考领队孙波所言,刘乾珍谎称自己是乾隆皇帝

2019年12月9日 - 服务类型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制定实施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就醉酒驾驶明确提出,对于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一些人将此解读为“对醉驾的高压打击将有所放松”。

5月22日,南极条约协商会议首次在中国召开。作为负责任大国,我国正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南极事务。中国的南极考察历史仅有短短的33年,但这33年来,我国向极地考察强国的目标不断迈进。

根据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息,今日上午,一名冒充“乾隆皇帝”在深圳行骗的男子刘乾珍将在该院出庭受审。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采访北京朝阳、上海松江、江苏苏州等地法院了解到,近年来,3地法院对醉驾案件处理比较严格,均没有不予定罪处罚或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例。受访法官一致认为,量刑意见有关醉驾情节轻微、显着轻微的内容,仅仅是对刑法有关规定的重申,醉驾入刑根本不存在松绑之说。

1984年,中国首支南极洲考察队成立。队长郭琨率领考察队员奔赴南极,仅用40天就建成长城站。此后,我国相继建成了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如今,第五个中国考察站也已经在罗斯海地区完成规划选址,即将开建。

之前曾有冒充公主、格格等皇室后裔诈骗的案子,但直接冒充皇帝本人的,却是该被告首创。“我是乾隆皇帝,吃了长生不老药,活了300多岁,掌握着大清皇家的资产,不过这些资产被冻结了,需要找人投入启动资金,让我去把皇家资产解冻,你就可以获得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收益……”一般人听到这种谎言都会一笑置之,然而,深圳一名富婆却被这名冒充乾隆皇帝的男子骗走200多万元人民币。而跟“乾隆皇帝”搭伙诈骗的男子,则冒充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弟子。

醉酒驾驶入刑松动了? NO!

2017年1月8日,我国首架极地固定翼飞机“雪鹰601”成功降落南极冰盖之巅,我国南极科考的“航空时代”由此来临。“雪鹰601”“雪龙号”科学考察船和4大考察站将中国在南极的科考空间大大拓展,极地-海洋观测系统平台初步形成,正如第33次中国南极科考领队孙波所言,“中国极地考察进入了海陆空立体化协同考察的新纪元”。

“乾隆皇帝”诈骗案的起诉书目前未公开,但跟“乾隆皇帝”合伙诈骗富婆的另一名被告万健民已经在去年过堂受审。从万健民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到“乾隆皇帝”刘乾珍行骗的始末。

醉驾入刑松绑?你想多了。受访法官告诉记者,实际上,醉驾本来就不必然入刑。

33年来,我国在南极科考中初步建立了一支门类齐全、体系完备的科研队伍,组建了一批重点实验室。目前,我国南极陆基考察在国际科学刊物发表论文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回收陨石12000多块,位居世界第三。

案情显示,2012年左右,被害人郑某想开办村镇银行,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金融大鳄索罗斯弟子的万健民。同时,万健民还介绍郑某认识了刘乾珍。

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张捷说,虽然《刑法修正案》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但我国刑法还规定了“但书”,即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我国刑事诉讼法也明确规定,存在“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等情形,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撤案,或不起诉,或终止审理,或宣告无罪。

据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秦为稼介绍,目前,我国已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签订了有关南极合作的双边协定或备忘录,积极践行《关于环境保护的〈南极条约〉议定书》等相关国际公约要求,注重环境管理,保护南极环境。

刘乾珍谎称自己是乾隆皇帝,吃了长生不老药,活了300多岁,是全世界27个皇家家族之一,掌握着大清皇家的大量资产。万健民也谎称自己是万氏家族的第九代传人,只有通过他才能将皇家的钱解冻出来。被害人郑某对此信以为真,被刘乾珍以运作皇家资金以及购买玉白菜为由骗取222万元。

张捷说:“危险驾驶犯罪是危险犯,不能仅仅以醉驾作为入刑的唯一标准,需要与其醉酒驾驶的危险性做一定程度的综合、实质判断,已经或足以危害公共安全才构成犯罪。醉酒行为不构成犯罪的,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进行处罚即可。”

目前,中国已在有40多个国家参与的南极条约体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和作用。国家海洋局局长王宏表示,下一步,我国将加快建立覆盖包含南北极在内的全球海洋立体观测网,构建国际合作平台,大力推动极地考察向更深程度、更广范围、更高层次迈进。

后来,被害人郑某的老公曾有所怀疑,在与诈骗嫌疑人沟通时,他特意做了录音,并提供给了侦查机关。录音中,郑某的老公就指,“你说你活了几百岁?这不科学啊。”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张华说,量刑意见合理合法。我国刑法第13条、第37条已经明确,所有犯罪行为,包括盗窃、故意伤害等常见的犯罪类型,只要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可不作犯罪处理,情节轻微的,可免予刑事处罚。

从案情看来,被害人郑某被“乾隆皇帝”骗走的钱仅是她受骗的极小一部分钱财。她被万健民前后几次骗走的钱财,加起来价值超过4000万元。

“所以,醉驾当然也可以宣告无罪或者定罪但免予刑事处罚。”张华说,之前出台的司法解释和法律文件,都没有规定醉驾不能认定为情节轻微和情节显着轻微,否则就和刑法相抵触了。

据检方指控,2014年5月,被告人万健民对被害人郑某谎称6月1日将有新的理财投资产品“CD单”上市,每月收益翻倍,一年收益达十倍。郑某因此前后向万健民转账1000多万元。2014年9月,被告人万健民以投资一家科技公司并获得工业用地为诱饵,诱骗被害人郑某向其转账3000万元。

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二庭法官崔光同看来,在刑法已对情节显着轻微、情节轻微有所规定的情况下,量刑意见作了重审,这是对司法实践者的一种提示、要求和强调,目的是使审判人员在审理醉驾案件时,更加全面、客观地考量被告人的各种犯罪情节,综合评定被告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具有的人身危险性,从而使定罪、处罚更加科学、合理,即醉驾行为不必然一律予以定罪、一律予以刑事处罚。

“另外,量刑意见中的上述规定并不是单独针对醉驾作出的特殊处理和特殊规定,在一些涉及其他犯罪行为的司法解释中,也强调了‘情节显着轻微不予定罪’,‘情节轻微可不予刑事处罚’的情形。”崔光同说,这只能说明量刑意见遵循了刑法要求,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与“刑罚松动醉驾可不入刑”并无必然联系。

既然如此,为何一些法院多年来未有因情节显着轻微、情节轻微而对醉驾不予定罪处罚或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例出现呢?

张华解释道,一方面,刑事案件宣告无罪或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例本来就比较少;另一方面,醉驾本身是轻微犯罪,如果真的存在情节轻微或显着轻微的情况,检察院可以不起诉,公安机关可以撤销案件,这样就不会进入审判环节。

张华说:“不是以前醉驾不能免除刑罚,出了量刑意见就可以免除了,更不是法律出现松动,醉驾入刑出现松动了。”

司机可以放松警惕了? NO!

量刑意见出台后,一些人认为,这让广大司机“松了口气”。法官们提醒说,近年来,司法机关始终对醉驾保持高压打击态势,醉驾案件保持高位运转,占据刑事案件较大比重。司法机关对醉驾的打击不会放松,广大司机切勿放松警惕。

据介绍,《刑法修正案》实施以来,松江法院每年办理醉驾案件400余件,占该院刑事案件总量的20%左右;朝阳法院每年办理醉驾案件两三百件,占该院刑事案件总量的10%左右。两家法院多年来醉驾案件数量一直比较平稳。

崔光同说,朝阳法院对醉驾案件始终保持严厉打击态势,从整个北京看来,醉驾判处缓刑的比较少。北京属于大都市,车流量非常大,危险驾驶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相对更大,需要更为严厉的打击。

姑苏法院2014年受理危险驾驶案149件150人,2015年93件93人,2016年94件94人,2017年截至5月39件40人。案件量自2015年起下降明显且渐趋稳定。张捷认为,这说明醉驾入刑一定程度上发挥了其预防犯罪的作用。

在危险驾驶案件中,姑苏法院适用缓刑的比例约为40%。

张捷告诉记者,姑苏法院自2012年建院以来,每年都有对醉驾不判处实刑的案例。法院根据行为人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驾驶车辆种类、道路种类、行驶路程、实际损害后果以及认罪悔罪态度等,综合考虑其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对情节较轻的,可以宣告缓刑。

张捷说,姑苏法院宣告缓刑的情形有:被告人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在200毫克/100毫升以下,在城市一般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时在车内睡着或者发生单车事故,未造成较大财产损失等。

去年11月30日,杨某醉酒驾驶车辆行驶至路口时被民警查获。经鉴定,杨某血液中乙醇含量135毫克/100毫升。姑苏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某系初犯,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且具有实施社区矫正的条件,最终判处其拘役一个半月,缓刑两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张华介绍说,《刑法修正案》实施后的第一年,松江法院贯彻从严打击的要求,醉驾基本没有判处缓刑的。后来随着认识的深入和司法理念的变化,陆续有判处缓刑的情况出现,但是缓刑比例不高。

张华认为,醉驾相比其他犯罪属于轻微犯罪,法定刑为拘役并处罚金,刑罚配置是所有犯罪中最低的,所以在符合法定要件的前提下,对醉驾适用缓刑并无不妥。司法实践中,松江法院根据是否有证驾驶、有没有发生事故、酒精度、是否为运营车辆、是否有前科劣迹等情况进行综合考量,定罪量刑。

人情案有操作空间了? NO!

量刑意见提出,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情节轻微、显着轻微的,可以不入刑。

一些人担忧,这样是否会产生同案不同判问题,甚至为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提供了操作空间?

法官们认为,这样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

张华分析说,针对同案不同判问题,法官们会定期进行交流,检察院也会进行有效监督,保护裁判尺度相对统一。

他告诉记者,一般而言,认定案件情节轻微属于与检察机关认识有重大分歧,承办法官不会轻易作出认定,会提交法官会议进行讨论,听取相关意见;而认定情节显着轻微更是需要上报审委会讨论,加上检察院的监督,检察院对量刑不当可以提出抗诉,一旦抗诉意见得到二审法院认可,按照法官责任制的规定,承办法官可能还要被追究相应的责任,因此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是不可能的。

张捷说,最高法对危险驾驶罪的量刑作了原则性规定,但并未细化危险驾驶罪的量刑起点幅度、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的情形及各种从重从轻量刑情节,需要各地法院深入调研、总结经验后进行细化。

此前,江苏省已经出台相关司法文件,对醉驾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情形作出细化。比如,对行为人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在一定数值以下的,未发生交通事故或者仅造成自伤后果或者财产损失较小,且未有其他违法行为,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因救助他人醉酒驾驶机动车,且没有造成任何后果等其他情节轻微的情形,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张捷说,姑苏法院在办理危险驾驶案件时,严格依据现有法律,参照上述审判指导,坚决杜绝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

崔光同提议,为了便于具体司法操作,最高法可以出台全国统一适用的司法解释,明确什么情况下是情节轻微或显着轻微,或者公布相应的指导性案例进行类案指导。各高级人民法院也可以根据本辖区实际情况,出台省级指导文件和编写相关案例进行指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