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已发生多起拒绝督查组检查的事件,引发行业对基层快递网点和一线快递员生存状态的关注

2019年12月10日 - 服务类型

共享经济俨然是当前最“潮”的发展模式,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相继问世,其中,尤以共享充电宝的关注度最高,既因为给手机充电已成为市民生活的“标配”,也因为这款共享产品带来不少争议。共享充电宝是否存在一些安全问题?《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6月1日起,圆通、申通、中通、韵达、百世和天天快递将集体上调快递派件费,每票上调0.15元。不过,针对电商和消费者的快递价格暂时不做调整。最近五年,虽然人力成本节节攀升,但快递行业惨烈的市场竞争下,任何一家民营快递企业都很难做出涨价决定。

中新网5月21日电
环保部20日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环保部通报称,从各督查组反馈情况看,又出现7起拒绝检查、阻碍执法事件,其中邯郸市3起,衡水市2起,石家庄市1起,焦作市1起。

继共享单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在共享经济圈刮起一阵旋风。

六大快递集体上调派件费

环保部通报称,5月19日,23个督查组共检查327家企业,发现242家企业存在环境问题,约占检查总数的74.0%。存在问题的企业中,“散乱污”问题企业79家,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的31家,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的23家,涉嫌在线监测弄虚作假的1家,存在VOCs治理问题的32家,防扬尘措施不完善的27家,存在其他问题的49家。

在移动互联时代,人们的生活几乎离不开手机,由此产生了随时随地给手机充电的需求。那么,当共享充电宝到来,人们又是如何看待的?

六大快递企业近日在各自内网发布的派件费调整通知显示,自6月1日起,所有基层网点的派件费在原有基础上每票上调0.15元,旨在保障快递一线员工的收入,提高末端业务员派件积极性,保障末端网点的稳定。

环保部通报称,自环境保护部启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以来,已发生多起拒绝督查组检查的事件,各地相关部门已进行调查处理。

市民使用体验不同

所谓派件,是指快件经过揽收、转运后,到达收件人附近的快递网点,由该网点的快递员进行“最后一公里”的派送。在网购时代,快递员派件任务繁重,但派件收入并不高。记者从一些快递网点了解到,目前多数快递网点从企业总部获得的派件费在1.5元左右,到快递员手中的派件费为1元左右。

近期,从各督查组反馈情况看,又出现7起拒绝检查、阻碍执法事件,其中邯郸市3起,衡水市2起,石家庄市1起,焦作市1起。

在目前市场上的共享充电宝产品中,《法制日报》记者选择了两款产品并关注其微信公众号。通过公众号定位,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购物中心的一家餐厅内,记者同时发现这两款共享充电宝产品,二者相距十多米。

今年春节前后,韵达、圆通等快递公司都被曝出快递无人派送、网点快递积压成山的问题,这与快递企业纷纷上市的风光形成反差,引发行业对基层快递网点和一线快递员生存状态的关注。今年2月,国家邮政局明确表示,部分快递企业末端网点出现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快递企业总部缺乏对基层网点稳定运行情况的关注,并要求各快递企业总部注重改善基层网点生存环境。

据介绍,5月13日,第三督查组发现河北省石家庄市新乐市恒际木业厂房上方有扬尘,在依法进行检查时,该厂大门紧闭,院内工作人员听到敲门后迅速躲避,拒绝开门接受检查。

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其中一款产品是桌面式共享充电宝,同一个充电装置可以同时给好几个手机充电。用户不用付押金,充电收费一元钱一小时,不过不能携带。

此次快递企业集体上调派件费,反映出快递企业总部开始重视基层网点的利益。而对于上调幅度,各大快递公司也保持着惊人的默契。一位快递企业负责人透露,这是几大快递企业共同协商的结果,“步调一致是为了避免不同公司的业务员相互攀比,导致频频跳槽。”

5月13日,第二十七督查组对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凯伦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工作人员拒绝开门接受检查。

另一款产品是便携式移动充电宝,一个设备上有多个格子,每个格子里有一个移动电源。在设备的大屏幕上有“借”和“还”两个按钮,根据屏幕的提示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支付押金100元。支付宝芝麻积分在60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免押金。1小时内使用免费,超时1小时后,每小时收取1元,封顶是10元/天。使用这款共享充电宝,用户可以一边逛街一边给手机充电。

快递员获益多少仍未可知

5月15日,第十督查组对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河北双标紧固件制造有限公司进行检查时,该公司正在生产,该公司拒绝检查;当日,督查组在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对双陵村建设路44号某加工厂检查时,该厂正在生产,拒绝执法人员现场检查。

曾经使用过这两款共享充电宝产品的北京市民杨女士说:“使用桌面式共享充电宝时,我只能在那里等着,比较无聊。使用移动式共享充电宝时,借取和使用都很便利,但是需要自己到处找网点去还。一般在人群比较集中的地区,App显示的归还经常是0。上次我就找了一会儿,按照App的导航走到一家饭店才把充电宝成功归还,这其实很浪费时间。”

虽然快递派件费每单只上调0.15元,但如果快递员能真正享受到上调福利,也会使收入有所改观。

5月16日,第八督查组在河北省衡水市景县对河北恒达新型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检查时,执法人员依法出示执法证后,该公司仍然拒绝开门接受检查。

有人赞同有人担忧

申通快递员小刘告诉记者,目前,网点的派件费为每单1元钱,他每天的派件量在160单到170单,若按照派件费每单提高0.15元算,他每天就能增加25元左右的收入。令小刘担心的是,上调的派件费可能大部分会被网点经营者扣除。

5月18日,第十督查组在邯郸市冀南新区对台城乡东城基村昌盛塑料包装厂检查时,企业员工看到执法人员后,拒不开门接受检查,乡政府和当地环保部门人员到场后,企业仍然拒不开门接受检查。

尽管购物中心里人不少,但记者观察一段时间后,没有发现使用共享充电宝的人。

此次调整派件费的六大快递企业均为加盟制,快递企业总部负责快递转运,加盟商负责末端派送,快递企业总部会与加盟商进行派件费的结算,再由加盟商将派件费分发给快递员,在此过程中,加盟商通常会扣除一部分作为管理费。多家快递企业表示,此次上调的派件费也将按以往方式给到快递网点,至于快递员收益能上调多少,快递企业并未有统一标准。

5月18日,第八督查组在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抽查河东办事处程庄组小加工企业时,该工厂正在生产,执法人员敲了20多分钟门,该厂也没有人开门,拒绝检查。

为了了解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看法,记者在购物中心里进行了随机采访。

快递价格暂不上调

环保部要求,各地方政府高度重视,严肃处理拒绝、阻碍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的行为,要发生一起、严厉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北京市民张女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咖啡店、餐厅以及购物商场,她曾多次看到共享充电宝,但是她暂未使用,“应该会比较安全”。

派件费上调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担心快递价格离涨价也不远了。

“我觉得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的性质是一样的。共享是社会发展的一种趋势,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很多共享充电宝机器的位置是固定的,比如在餐厅、购物商场,如果使用者想要弄虚作假,周围那么多人看着应该是比较难的。而且,我觉得共享充电宝本质就是移动充电器,里面是电路电池,也不存在什么智能化的芯片,所以应该很安全。”张女士说。

记者从多家快递公司获悉,此次费用上调由快递企业内部承担,并不涉及快递价格的调整。激烈的市场竞争,让任何一个快递企业都很难做出涨价的决定。

《法制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有部分市民认为,在使用共享充电宝时,使用者可能会面临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

相比每单1元出头的派件费,基层快递网点一直更青睐于收件。据一些快递网点介绍,收件价格的30%到40%成为网点收入,然而,普通消费者寄件比重在整体业务中并不高。而随着网购流行,电商平台将快递价格不断压低,使快递网点来自电商平台的收件利润不断走低。

对于这一点,张女士比较乐观。“我知道在使用共享充电宝时需要通过微信及支付宝扫码,不过,只要使用者不点击一些莫名其妙的授权应该没有问题。微信、支付宝类电子支付几乎已经成为生活常态了,现在很多人去超市购物都使用扫码支付。我认为,大家有个人信息保护意识是好的,但是在如今这个科技社会如果做什么都战战兢兢,那就会被淘汰了。”张女士说。

“以前按照华北、华南等区域分布,给电商卖家的客单价分为5元、8元、10元、20元等不同档次,现在从北京寄往全国各地的都是5元。从电商卖家收件时,快递网点已经几乎没有利润可言。”韵达快递一家加盟网点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快递行业打拼10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北京市民林先生却不这么看,他认为,共享充电宝确实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安全隐患也存在。

数据显示,如今我国快递企业对电商的依赖度极高,占到整体业务量的75%左右。在业内人士看来,快递企业破除同质化竞争,还需建立以服务质量为导向的品牌差异化机制,和以成本为导向的定价机制。其中,顺丰快递以相对优质的服务,率先实现了价格突围,也造就了其掌舵人王卫身家超千亿元的财富神话。

“我曾经在微博上看过对共享充电宝‘加料’的视频,技术人员通过一些手段可以在共享充电宝里加一个芯片,其他人在连接共享充电宝时,技术人员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地对他人手机进行操作。比如,对共享充电宝做手脚的人可以在电脑端用他人手机号码发短信、进行在线电子支付,窃取手机里的个人照片、聊天记录更是不在话下了。”林先生说。

《法制日报》记者在一家视频网站找到了一段视频,是某电视台拍摄的节目,字幕显示为“谨防‘加料’共享充电宝”,大意是:网络安全工程师将一个手机与“加料”充电宝连接起来。按照网络安全工程师的说法,当手机连上“加料”充电宝后,手机就被接管了。网络安全工程师可以通过电脑进入手机支付宝二维码页面,即使不知道密码,也可以把钱“偷走”。此外,无论是短信还是通话记录,网络安全工程师都可以通过电脑随意打开,甚至可以遥控手机拨打电话。即使断开手机和充电宝的连接,手机仍然处于被劫持状态。

面临多重安全风险

作为使用者,北京市民杨女士也向《法制日报》记者谈到了对于共享充电宝的一些担忧。

“首先是共享充电宝自身的质量安全。当我把共享充电宝拿在手里时,我觉得安全性没那么高。我们自己的充电宝的外壳很多都是橡胶或金属的,但感觉很多共享充电宝的外壳是塑料的,感觉质量没那么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常说的移动充电器爆炸问题,现在我暂时还没看到共享充电宝爆炸的相关新闻。不过,我有一次使用充电宝给手机充电时,充电大概30分钟,手机电量增加20%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充电宝和手机都开始发热,于是我立刻给拔掉了。”杨女士说。

杨女士也担心在使用共享充电宝过程中的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就个人信息安全而言,我觉得桌面共享充电宝相对比较安全,因为位置固定。不过,便携式充电宝的安全系数就没那么高了,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借还,如果会技术的黑客将充电宝借走,之后往里面加芯片,那么后续使用的人就会面临手机信息被窃取的风险”。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程序员曹先生也在公共场所多次见到过共享充电宝,不过,他明确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他不会使用共享充电宝。

“像我们这种技术人员知道‘猫腻’可能出现在哪里。”曹先生说,“我见过很多立式带有显示屏的公共充电桩,每次看到有人在那里充电,我都为他们捏把汗。其实那种公共充电桩本质上就是一台电脑,有内置的集成电路板、芯片,并且靠程序运行。有程序的地方就会有人,有电脑的地方就会有黑客。对于这种立式公共充电桩,我们普通的程序员写一段程序找机会置入,就相当于用自己的电脑对其进行接管,人们通过数据线将手机连接到充电桩上,其实就相当于把手机同时连到我的电脑上。这样一同步,我就可以接管其他人的手机,当然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这种立式充电桩并不安全。”

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曹先生也不乐观。“现在大数据、算法不断发展,数据公司和社交软件合作,无孔不入地对个人信息进行收集。我知道借还共享充电宝是要扫二维码的,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对其进行授权,但是微信、充电宝其实都绑定了个人身份信息、银行卡信息,在扫码过程中,就给信息泄露提供了可能。也许做共享充电宝的公司不会对个人信息挪作他用,但是数据库泄露也不是不可能的。”曹先生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