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4000余吨建筑垃圾从上海非法转运至苏州太湖地区,食宿费用由旅客自理

2019年12月17日 - 新事件
4000余吨建筑垃圾从上海非法转运至苏州太湖地区,食宿费用由旅客自理

图片 1

22日,有网友在网络上发帖称,在火车上买到一瓶名为“云滇山泉”的饮用水,饮用后感觉味道不对,随后发现该饮用水的标签上标示其配料为自来水。昨日该饮用水的生产商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该饮用水属于饮用纯净水,根据国家有相关规定,这种饮用水可以通过加工自来水或山泉水来生产。

中新网北京7月23日电十年间,中国客运航班正常率从80%以上跌至68.33%,由航班延误衍生的候机楼暴力、空闹、赔偿等罗生门事件屡屡发生,民航业客运矛盾亟待化解。

在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太湖边,大量倾倒在当地的建筑垃圾堆积成山。

昨天,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帖称,他在火车上因口渴,花10元钱购买了一瓶饮用水,喝了之后感觉味道有些奇怪,看了一下瓶子上的饮用水标签,结果发现该标签上配料一栏写的竟然是“自来水”。

为解决争端、明确权责,交通运输部21日发布《航班正常管理规定》,自明年起施行。规定明确,因天气、突发事件等原因造成航班出港延误或取消的,食宿费用由旅客自理;三种情况下由承运人提供食宿服务……给延误处置和旅客维权提供了有效的“方法论”。

2016年6月中下旬,4000余吨建筑垃圾从上海非法转运至苏州太湖地区,无论是建筑垃圾产生地、消纳点、转运码头与船只均无备案。7月14日,又有两艘装载建筑垃圾的船舶在江苏海门被查处。这两起事件引发了社会关注,一方面,城市建筑垃圾产生量大;另一方面,目前的处理机制存在诸多短板。

一位在云南经营便利店的店主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曾经销售过两次这种“云滇山泉”饮用水,“这个‘云滇山泉’卖的还可以,但是有买家反映这个水和市面上一种叫‘云南山泉’的矿泉水外观标识长得很像,目前这两种水我们都卖。”店主说。

然而,中新网记者调查发现,天气、空管等延误原因由谁界定、发布?大面积延误引发的食宿需求骤增,机场周边配套是否能hold住等问题尚需进一步明确和解决。

上海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数据显示,2016年1到6月份,上海建筑垃圾申报总量达3915万吨,是同期统计的生活垃圾重量的12倍。该局废管处处长邹华告诉记者,最高峰时,上海4天产生的建筑垃圾就能堆出一座金茂大厦。但是,上海本地建筑垃圾消纳场所的处理能力基本饱和。

该饮用水的生产厂商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该饮用水属于饮用纯净水,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这种饮用水可以使用自来水或山泉水来加工,只要符合国家标准就可以销售。北青报记者随后拨打了该饮料瓶标签上的销售电话,该公司的工作人员确认该饮用水是自来水净化处理后的产品,“按照规定,这种产品必须注明配料为自来水。”

“食宿费用自理”惹争议 谁来界定延误原因?

基层官员及专家表示,目前建筑垃圾的处理基本靠市场化,因为建筑垃圾本身也是可利用资源,因此产生方和需求方往往会直接对接。但目前已经“市场失灵”:一方面,特大城市的建筑垃圾严重过剩,建筑垃圾跨区域流动也受到环保约束的限制,市场无法确保建筑垃圾的合法流动,亟需跨区域的多部门联合治理形成合力,避免建筑垃圾对环境构成二次污染;另一方面,将建筑垃圾回收再利用的新型企业,由于原料来源、产品销路等问题,生存状况普遍艰难,对这一类型的企业必须加以扶持,实现建筑垃圾的循环利用。

北青报记者查询了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该系统显示,这种饮用水的生产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时的经营范围为“塑料容器的生产及销售”,在2015年1月经营范围增加了“饮料的生产及销售”一项。

7月20日,截至当晚20时北京暴雨致237架次航班取消;7月12日8时起,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遭遇强降雨袭击,80个航班延误,9000名旅客滞留……

饮料行业评论家朱丹蓬告诉北青报记者,饮用水标签提供的配料中出现自来水是合理的,“凡是纯净水,它的水源一定是‘自来水’,包括很多知名品牌的纯净水也是一样的。”他表示,如果仔细观察市面上的各种饮用水,就会发现,纯净水、山泉水、矿泉水、蒸馏水,其实水源各不一样。山泉水的配料来源应当是山泉水,矿泉水必须是地下涌泉,而蒸馏水来源也是自来水,但是用蒸馏的工艺生产出来的。“如果标签上的配料一栏注明是自来水的话,就属于市面上的饮用纯净水。”

恶劣天气已成为我国航班延误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2015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全国客运航空公司共执行航班337.3万班次,平均航班正常率为68.33%,为近十年最低。其中,航空公司原因占19.1%,空管原因占30.68%,天气原因占29.53%,其他占到20.69%。

业内专家表示,国家卫计委曾发布《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包装饮用水》,其中规定包装饮用水的原料有两种主要来源,一是公共供水系统,二是非公共供水系统的水源,其中对来自公共供水系统作为水源的包装饮用水做了详细的安全规定。因此符合标准的自来水是可以作为包装自来水的水源的。

按此推算,明年起,起码六成以上的航班延误或者取消,都要旅客自行承担食宿费用。

依据新规,由于天气、突发事件、空中交通管制、安检以及旅客等非承运人原因,造成航班在始发地出港延误或者取消,承运人应当协助旅客安排餐食和住宿,费用由旅客自理。

由于机务维护、航班调配、机组等承运人自身原因,造成航班在始发地出港延误或者取消;在经停地延误或者取消;航班发生备降这三种情况承运人应当向旅客提供餐食或者住宿等服务。

此举有无先例可循?北京航空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张起淮告诉中新网记者,由天气原因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不承担赔偿是国际惯例。然而,不承担费用不应当降低服务标准,而如何规范航企后续服务、谁来监督管理……新规并没有体现。“从某种程度来说,加重了旅客出行成本,降低了航企的运营负担、扩大了其权益”。

“到底是不是天气等不可抗原因造成的延误,普通旅客怎么判断?”微博网友@等待清清表示不解,从互动数来看,不少网民有着相同的疑虑。

张起淮称,第三方信息发布在国内航空业是空缺的,都是机场、航空企业在自说自话,建议相关部门制定实施细则,并尽快建立信息公开机制、投诉机制、监管机制和第三方调解机制。

“不可抗因素”致延误 旅客和航企可否协商解决?

如果仅用“有无责任”来衡量,由天气、突发事件等“不可抗因素”导致的延误,航空公司和旅客都是无责的。这种被动延误,利益损害的哪一方来买单都不太“平衡”,能不能协商解决呢?

微博网友@刘海天爱打羽毛球就直言:“这种事该是航空公司决定,或者是乘客和航空公司双向选择的结果,实在不好‘一刀切’。”

“遇到过一次滞留机场的情况,当时是航空公司全部解决了食宿”,喜欢旅游的刘雨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但政策落实后,协商还管用吗?企业都是逐利的,规定了不用陪,旅客再去协商的空间就非常小了。

张起淮担心这将引发航空企业间不正当的商业竞争,有航企已经宣布,在政策落实后仍会补偿因天气延误产生的旅客食宿费用。

记者注意到,隐性出行成本的增加,会让旅客更多的想要“防患于未然”,刘雨猜测,一定有保险公司从中找到商机,卖类似无理由保险的产品。

“这绝非无稽之谈”,张起淮坦言,为防范资金损失,旅客一定会购买额外的保险,不排除保险公司借机推出相应产品的可能。

延误超3小时可下机 实际操作有哪些难度?

家住北京的小李经常往返香港看望男友,她向记者讲述了一次“苦等”起飞的经历:当时在北京首都机场停机坪滞留了10个小时,机舱广播里一会儿说准备起飞,一会儿说还要延迟,站着坐着都难受,抗议多次才获准在登机通道里走动下。

根据新规,旅客在机舱内的“苦等”有了期限:机上延误超过3个小时且无明确起飞时间的,承运人应当在不违反航空安全、安全保卫规定的情况下,安排旅客下飞机等待。

规定还明确了动态信息播报的“时间表”。发生停机坪延误后,航空公司应每30分钟向旅客告知一次航班动态信息,保证盥洗设备的正常使用,必要时提供医疗服务。机坪延误超过2小时的,航空公司应为客舱内旅客提供饮用水和食品。

谈及政策落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航人士向中新网记者流露了为难之情,“执行起来难度很大,考虑安全、技术、起飞时间不确定等多重因素,实际很难说超3小时就让旅客返回候机室”。

大面积延误致食宿需求骤增 机场配套hold得住吗?

由于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天气原因最容易导致航班的大面积延误和取消,考验机场及周边配套设施的承压能力,能否hold得住就看平时下的“功夫”。

新规指出,发生大面积航班延误时,机场管理机构应当启动旅客服务协调机制,协调承运人、地面服务代理人、机场公安等单位,组织实施相关服务工作。

“国内机场周边的餐饮、酒店配套普遍不够健全,即使是北京首都机场都达不到应对大面积延误安置的条件。”张起淮称,需求骤增、又没竞争,这些餐饮酒店很容易肆意抬价,之前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如果新政落实,旅客为节省成本一般会选择在机场内滞留,而不去周边或者更远的住宿地点。”张起淮担心,机场就变成了“春运”期间的火车站,人流密集得不到疏散,停留时间若较长,安全风险将成倍上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