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水浒传》中宋江强拉卢俊义入伙的真正目的何在,盘点古代官场的公务接待中那些奇葩事

2019年12月30日 - 服务类型
《水浒传》中宋江强拉卢俊义入伙的真正目的何在,盘点古代官场的公务接待中那些奇葩事

首页>野史秘闻 > 《水浒传》中宋江强拉卢俊义入伙的真正目的何在

首页>野史秘闻 > 辛弃疾:无用,才是朋友的最高级

首页>野史秘闻 > 盘点古代官场的公务接待中那些奇葩事

《水浒传》中宋江强拉卢俊义入伙的真正目的何在

图片 1

到了山上,不管宋江、吴用费了多少“巧言说诱卢俊义”入伙,可卢俊义就是不为所动,最终不得不放卢俊义走。卢俊义回到北京,进家门不长时间就被捉了起来。原来是吴用曾经在他家里留下一首藏头诗,四句诗的开头一字连起来是“卢俊义反”。他的大管家李固早就和他的娘子通奸,正好拿着这个由头将其告发。分析吴用那个心思,卢俊义“造反”没有实据,花上一点儿钱,让他发配“远恶军州”,或许卢俊义就能自己上梁山来。实际情况是,卢俊义在押解途中,两个押送公人要结果他,燕青救了他,当他看到两个公人已死,再无出路时,是想着上梁山来着。不过,他的脚已经被开水烫伤,走不得路,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一回,那就是林冲,可巧,押送卢俊义的两个公人,正是押送林冲的那两个“鸟人”——董超和薛霸。卢俊义背上有棒疮,燕青肚子里无饭食,杀了公人的卢俊义又被捉了回去。这下出乎宋江、吴用所料,梁山不得不强行攻打北京城,要想用武力解救卢俊义。不想这北京城着实难打,宋江几番攻打虽然都是胜利,可就是进不得城里。后来,晁盖晁天王显灵警告他,还要滞留在北京城下,可真是要有“百日血光之灾”。这宋江不得不撤兵回梁山。

宋江得神医安道全的医治,得以不死。他不顾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又要兴兵攻打北京城,却被安道全劝阻。但宋江救卢俊义心切,梁山泊少见地让军师吴用单独领兵攻打北京城。还好,这卢俊义大难不死,吴用攻打北京城破,卢俊义被请上了梁山。卢俊义的出场,本来是宋江一番“闲话”引出来的,那时候,宋江最急切的任务应该是给晁盖报仇,可为什么宋江放下这头等大事不做,而要去干一件可做可不做的“闲事”呢?换句话说,宋江为什么一定要强拉卢俊义入伙呢?政治需要,宋江要建立一个“宋氏王国”,最终完成招安大计。《水浒传》是把梁山当做一个王国来写的,作者的意思,大宋这个帝国已经是奸佞当道,昏弱不堪,只有梁山才“相逢皆兄弟,行事尽仁义”。既然是一个王国,除了宋江这个“国王”,还应该有一个“
储君”,这是战时国家的特殊需要。即便是绿林好汉的山寨,也需要确定一个“二当家”,否则,像王伦一样,一旦被杀,这山头就成了别人的。眼前还有晁盖的例子,晁盖虽死,这梁山没有乱,还有人替他报仇,这就是因为有宋江这个强有力的“二当家”。

图片 2

宋江让人做山寨之主,不是一次两次,但一般都是说说而已,可是让卢俊义却是让了三次。第一次是吴用赚卢俊义上山,卢俊义没有留在山上的意思,宋江也再没有提及。第二次是将卢俊义从北京城救上山,“宋江要卢员外为尊”,且是“再三拜请”,只是李逵、武松等人闹将起来,此事才放过一边。第三次就是卢俊义捉到了史文恭,宋江这次不得不按照晁盖遗嘱把寨主之位让给卢俊义,只因为梁山一般兄弟都坚决不同意,宋江只好说由“天意”决定,那就是两人分别攻打两处州府,谁先打下来,谁就是寨主。当然,宋江不是真正要把寨主让给卢俊义,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通过自己这一让,要兄弟们承认卢俊义的“二当家”地位。至于这梁山寨主之位,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让出来。比如说,他和卢俊义攻打两座城池,如果是真心想让,何必要急急地攻打?等着卢俊义打下来再用兵不就完了嘛!还有,捉到董平以后,宋江也要让董平做寨主,这时候,宋江正在和卢俊义听候“天意”裁决,宋江自己是不是寨主上天还没有告诉他,凭什么你就把寨主之位相让?当有了“天意”的昭示和忠义堂挖出来一块石头的“铁证”以后,宋江又让过谁呢?

宋江看好了卢俊义什么呢?首先是卢俊义的本事。卢俊义“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时,何怕官军缉捕,岂愁兵马来临?”其次是卢俊义的豪富身份。这种身份决定了他不会反对招安。再次是卢俊义和官场高层没有联系。这种情况决定了他既不会反对招安,也不会自己谋一个出路。像林冲、杨志这些人,他们和高俅发生了直接冲突,招安了又能怎么样?所以,这两人是不会积极支持招安的。像关胜、呼延灼这些人,他们还可以通过其他路子摆脱贼寇身份,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当中去。如,呼延灼就曾经在征剿梁山泊失败后,又到青州走慕容知府的路子。杨志失陷花石纲,已经成为罪犯,可是遇到机会,弄一些钱财“去枢密院使用”,还是想“再理会本身勾当”。虽然说事情不成,但他这样做,说明是有这个可能性的。卢俊义和他们都不一样。事实也是如此。最后四大奸臣要除掉宋江,也是先除掉卢俊义,以便断了宋江臂膊。假如说先除掉宋江,卢俊义也是可以再召集梁山旧部起来反叛的。当然,卢俊义会不会再造反那是另一回事,只不过在蔡京等人看来会是如此。排斥林冲,不能让林冲进入决策层妨碍招安大计。

图片 3

宋江急于拉卢俊义入伙还有一层,那就是排斥林冲。宋江不顾晁盖的大仇未报,撇下曾头市不打,而是急急地拉卢俊义入伙,另一个原因,就是要排除一切妨碍招安的因素。正因为如此,宋江一旦让卢俊义入伙成功,马上攻打曾头市,而在这次军事行动当中,林冲没有参加。在这次行动的人员使用上,卢俊义和林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宋江不管卢俊义是不是初来乍到,马上就安排卢俊义充当先锋。只因为吴用害怕卢俊义真的捉到了史文恭,宋江又要让位,才找了理由让卢俊义到“平川小路”另听号令!其实,宋江是真心想让卢俊义捉到史文恭。吴用要么就是没有宋江那般深不可测的心机,要么就是害怕麻烦,所以才改变宋江对卢俊义的使用。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宋江自己能捉到史文恭吗?宋江不会亲自上阵打仗,史文恭是不会自己捆绑好了来到宋江马前让他捉到的。即便是史文恭误打误撞来到了宋江面前,就凭他那点点本事,又怎能捉得到史文恭?所以说,谁捉都是捉,但宋江需要卢俊义。林冲则不一样,假如说林冲捉到了,宋江也是要让一让的。弟兄们当然不行,但给人家一个副寨主总是应该的吧?一个没心思招安的“二当家”是宋江不能容忍的。

高俅征剿梁山被捉,宋江“便教杀牛宰马,大设宴席,……会集大小头领,都来与高太尉相见。各施礼毕,宋江持盏擎杯,吴用、公孙胜执瓶捧案,卢俊义等侍立相待”。林冲是个什么表现呢?林冲、杨志“怒目而视,有欲要发作之色”。试想,如果林冲处在卢俊义的位置,事情是个什么结果?不仅仅是林冲,梁山上的几个高手关胜、呼延灼、李应、索超、孙立都没有参加攻打曾头市。关胜后来被征调去了前线,也没有参加对曾头市的作战,而是被派遣迎战青州来的援兵,也就是“围点打援”的那个打援队伍,与攻打曾头市的最终目的活捉史文恭不太沾边。虽然曾头市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家族武装,但远道而来打一场必须破寨取胜之仗,总感觉这种安排别有用心。

吴用为宋江排除了障碍,使宋江心理得到了平衡,可以一门心思拉卢俊义入伙。宋江拉卢俊义入伙有两大障碍,一个是给晁盖报仇之事,再有就是卢俊义没有上山的理由。晁盖有遗嘱,这件事情“众头领皆知”,不打曾头市,捉得史文恭,实在和众兄弟没法交代。但吴用的解释是:“庶民居丧,尚且不可轻动,哥哥兴师,且待百日之后”。这个卢俊义是北京的一个大富豪,守着海阔一个家业“祖宗无犯法”之事,他自己“作事谨慎,非理不为,非财不取”,人家有什么理由要上梁山当强盗?不过,吴用却是自信满满,对宋江说是,“小生凭三寸不烂之舌,直往北京说卢俊义上山,如探囊取物,手到拈来”。

这前一个可以看做是“舆论障碍”,后一个看作是可行性问题。既然给晁盖报仇之事能够和弟兄们交代过去,事情又是如此简单,宋江心理平衡了,事情为什么不做?只不过,燕青营救卢俊义失败,宋江不得已只能是强行攻打北京城。而这个北京城又不是那么好打的,所以,晁盖死后不知道过了几个“百日”,这北京城还是没有攻破。这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了,所以这宋江心里闹鬼,晁盖灵魂附体,百日之灾就降临到他头上了。还有那个吴用,号称是智多星,为什么留下藏头反诗却不留下人员随时接应卢俊义?总让人觉得,宋江虽然达到了目的,这事情办得却不那么地道,人也缺乏书中喋喋不休说得那么仁义。

辛弃疾:无用,才是朋友的最高级

图片 4

还有一个年轻人,20岁。他以一介布衣之身,作《中兴五论》,大骂以秦桧为首的一帮奸臣丧权辱国,又痛批了儒生当道空言性命而不关心国家大事。

在大快人心、震动朝野的同时,也让他背上了“狂生”的恶名。他叫陈亮。

一个人和一个人相遇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一,
而他们成为朋友的概率只有两亿分之一。

一南一北,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这样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

但是有些人的遇见,注定是宿命中的因缘际会。

宋代赵溍的《养疴漫笔》中曾有过一段武侠小说般豪情万丈的描写:

辛弃疾率部南归,寓居江南,张亮慕名拜访。

辛弃疾家门口前面有条河,陈亮所骑的马惧水不肯过。

三次驱赶三次退却后,陈亮怒而拔剑斩落马首,徒步而行。

辛弃疾当时正在自家楼上,看见此情此景不禁大赞:“此乃大丈夫也。”

等到他下楼准备与之相交的时候,陈亮已经走到了他家门口。有人说这是一段演义,但是英雄惜英雄终归不假。

两个年轻人互相确认过眼神之后,“一见钟情”。

有时候,友情的建立比爱情更加纯粹,你的脾气对我的胃口,这就足够。

图片 5

辛弃疾和陈亮都是主战派的铁杆拥趸,但是在重文轻武的宋朝,即便当朝皇帝力主北伐,最终也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

北方的金国并不是什么软柿子,两次北伐失败之后,主和派的势力再次卷土重来,占据了朝堂的主要地位。

因为“归正人”的身份,辛弃疾纵使文武双全,才华盖世,也免不得被南宋的达官显贵排斥,难以在官场立足。

辛弃疾终其一生也未曾得到重用,官职最高也不过从四品龙图阁待制。

陈亮更别说了,眼里容不进一粒沙,整个南宋朝廷从上到下,除了皇帝几乎被他骂了个遍。

因此,在官场上,陈亮屡试不第,还得罪了一大帮未来的顶头上司。

就连皇帝本人想要亲自提拔他,也被群臣暗中做手脚给搅黄了。

你看,这哥俩一个比一个混得惨。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低头认怂,反而在面对同一道难关时共同进退。

图片 6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男人间的友谊是怎样建立和维持的?”

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男人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肩并肩一起面对困难与挑战之上的。”

无关利弊,志趣相投,才是一段友情牢不可破的纽带。

图片 7

梁实秋在《送行》中曾经这样形容过朋友:“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去接你。”

公元1188年冬,大雪纷飞,陈亮自家乡永康出发,一匹白马,一袭蓑衣,沿浙赣道直赴信州,跋涉800多里,去见辛弃疾。

此时,辛弃疾正患病卧床,但是好友的到来让他异常兴奋,他不顾医嘱,拖着病体顶风冒雪去迎接,两人还相伴同游武夷山的鹅湖。

“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

辛弃疾和陈亮雪夜煮酒,纵论天下大事,好不痛快。

图片 8

陈亮陪辛弃疾玩了10天,第11天于茫茫风雪中飘然而去,辛弃疾没有送行,仿佛这个朋友从来没有来过。

但是,当天夜里,他忽然发现身边缺了什么东西,天一亮,他便起身追寻陈亮而去。

可惜风雪阻路,他到底没能赶上。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辛弃疾,何等的大英雄?

他一生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波澜壮阔。

我们很少看见他的儿女情长,但是他却把最热烈的相思,给了一个脾气又硬又臭的男人陈亮。

仿佛心有灵犀,是夜,旅途中的陈亮竟也无眠,回到家中,便给辛弃疾附和一首:

“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但莫使、伯牙弦绝。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陈亮也的确不负辛弃疾的深情,将辛弃疾视作此生唯一的至交,嘱咐彼此珍重,莫要让一人绝弦孤老。

图片 9

这一年辛弃疾48岁,但是因为经年累月的军旅生涯,他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再加上此时是被贬之身,心情丧到了极点。

但是陈亮的到来以及诗文唱和却让他燃烧起久违的热情,两个中年大叔仿佛又回到了“气吞万里如虎”的青葱岁月。

两人在朋友圈互相留言。

辛弃疾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陈亮回复:“天下适安耕且老,看买犁卖剑平家铁!壮士泪,肺肝裂!”

辛弃疾再回复:“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两个大男人只是彼此陪伴了十天,然后互相唱和了四五首诗词,看似“无用至极”,却偏偏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鹅湖相会”成为千古佳话。

复旦大学教授陈果说过:

“朋友不是实用品而是奢侈品。什么是奢侈品?就是你一旦拥有它你就会感到心满意足,你对他没有任何实用性的要求。”

当我失意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默默地站在我身旁。

因为有你在,我知道我一点也不孤单,一点也不寂寞。

图片 10

辛弃疾与陈亮的“鹅湖之会”,本来还有一个主角,就是朱熹。

两人在鹅湖待了几天,便南下到靠近福建的紫溪去等朱熹,这里离朱熹所住的崇安不远,想要见上一面并非什么难事。

但朱熹最终还是爽约了,他后来致信陈亮,解释自己没来的原因是:不愿讨论政事,只想在山里过读书隐居的日子。

但是个中原因真得如他所说淡泊名利吗?

当时,朝中周必大要当宰相,王蔺要任枢密使。

这两人和辛弃政见相左,辛弃疾就是被王蔺弹劾后遭贬的。

他是担心自己受辛弃疾和陈亮的影响,被周王二人误会,耽误了仕途,是以借故不来。

若他真是甘于隐居深山,何必又在不久后,出任漳州知州呢?

反观陈亮,还要准备科考,年过四十,他的机会是用一次少一次了,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顾虑,听闻哥们病了,马上跑来探视。

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

图片 11

判断一段友谊的真诚与否,看他对待困境中朋友的态度就知道。

同样,不久后当陈亮因为家仆杀人事件,卷入人命官司,深陷牢狱之灾的时候,虽然陈亮没有打算麻烦好友,但是此时恢复官职的辛弃疾却不惜动用自己在官场上的所有资源,帮助他恢复了清白之身。

真正的朋友从不怕你身上的麻烦,他只怕自己给你带去麻烦。

庄子曰: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朋友不是工具,当你不以功利为目的去结交朋友,你自然会收获一段情比金坚的友谊。

图片 12

公元1194年,屡试不第的陈亮终于考中了进士,并且被皇帝亲点为状元郎。

但是乐极生悲,衣锦还乡的途中突然猝死。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说没就没了,也是蹊跷得很。

此时距离“鹅湖相会”已经六年,辛弃疾没有想到当年一别竟成永别。

他在《祭陈同父文》中写道:“而今而后,欲与同父憩鹅湖之清阴,酌瓢泉而饮,长歌相答,极论世事,可复得耶?”

的确,有些友情失去了,就再也得不到了。

陈亮故去,辛弃疾常常借酒消愁。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从此以后,他只有独自饮酒醉,醉眼朦胧中树影婆娑,以为有人要来搀扶自己,他甩手一推,喝道:“去,谁要你扶。”

他哪是不要人帮忙啊,只是再也遇不到那个互相搀扶的人罢了。

这个一生倔强的男人,脾气是真臭,可也是真孤独啊。

图片 13

直至临终前,辛弃疾还吟诵着和陈亮唱和的那句“男儿到死心如铁”,宛若回到了两人初遇之时的英雄少年,高呼数声“杀贼”后,气绝身亡。

有人说,辛弃疾和陈亮,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段友谊。

我们羡慕他们的“我病君来高歌饮”,我们赞叹他们的“气吞万里如虎”,我们敬佩他们的“男儿到死心如铁”……

这一切的一切,无非两个字“无用”,无功利之用。

无用,是友谊最高级的形态。

未必常常想起,但是永远也不会忘记。

盘点古代官场的公务接待中那些奇葩事

图片 14

魏晋南北朝时期,各州郡甚至设置了“送故主簿”这样专门负责接待的官员。宋朝时,政府曾明文规定“凡点检或商议公事、出郊劝农等,皆准公筵”,可见,古代官场是允许“公款接待”的。但是,历朝历代也大都按照节俭原则,规定了不同级别官员的接待标准。

其实,按规定的标准做好接待工作,是公务活动的保障,本应无可厚非,问题是古代官场不按标准接待,而是竞相攀比,排场越搞越大,于是惹得怨声载道。下面撷取几个古代官场公务接待中让人捧腹的奇葩事情,以飨广大网友。

图片 15

一、明朝兵部尚书奉旨劳军,回程时财礼塞满1000辆大车。

从明清官场情况上来看,接待排场之风达到顶峰。明朝巡抚驾到的时候,府官、州官和县官,一律要跪在道路两旁欢迎。如果运气不好遇上刮风下雨的天气,即使是知府,也避免不了“陷膝污泥”的命运。在清代,如果遇到钦差大臣经过,“数十里外设马为长探,二十里内设马为短探,无不竭力趋跄”,都想争取给朝廷要员留个好印象。

明代嘉靖十八年,兵部尚书翟銮奉旨到塞上犒劳军队,边区文臣武将都全身披挂到郊外恭迎,而且竞相送礼。等到翟部长完成使命返回的时候,收受的财礼竟然塞满了1000辆大车。官至南京兵部主事的管志道回忆说:“我在乡里做生员时,曾经亲眼看见一位县长向前来视察的巡按百般献媚,拍马屁一直拍到马桶上,甚至到了用貂皮来装饰尿壶、将缎褥铺在厕所里的程度。”

图片 16

二、广西官员因上级领导斥责招待不周,竟然羞忿自杀。

清代乾隆三十四年春天,广西学政梅立本到陆川县主持科试,陆川县的杨县长承办接待工作。杨县长不仅包办了梅大人和他一大帮随从近一个月的饮食起居和各项供应,还雇人来代买物品,额外又花了很多钱送礼。尽管如此,梅立本及其手下人的需求仍未得到满足,继续多次刁难,并几度杖责杨县长派在学政身边听候差使的王升、陈忠等人。

迫于情势,杨县长去求情,梅立本又当面恐吓他说:“我与你虽然是同年,但是你办事不妥,我照样要参劾你!”杨县长非常害怕,不自觉间居然双膝下跪,说道:“卑职刚刚到任,很多情况不熟,还求您多多指教。”梅学政说:“你不懂就去问邻县的官员吧。”说完转入后堂,不再理会杨县长。

杨县长与梅学政本来是同榜出身,只因官运不济,地位悬隔,便一再受辱,以至于羞忿难堪,竟于靴筒中拔出小刀,在轿内自刎殒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