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麦加贵族军队3000人攻打麦地那,罗马波斯战争历经400年

2020年1月14日 - 新事件

公元67世纪,阿拉伯半岛正处在社会激烈动荡和变革时期,奴隶主与奴隶之间、各氏族部落之间、民族之间的矛盾错综复杂,特别是拜占庭、波斯和阿比西尼亚等帝国长达几个世纪的侵略战争,给阿拉伯半岛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在内外矛盾交织、社会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只有把分裂的阿拉伯半岛统一起来,才能抵御外族入侵,促进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伊斯兰教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它点燃了旨在统一阿拉伯半岛的第一场圣战。
穆罕默德于公元610年在麦加创立了伊斯兰教,在传教活动中受到麦加贵族的迫害。
为了避免重大损失,穆罕默德毅然决定将信徒分批迁往麦地那。公元622年,穆罕默德也前往麦地那,在当地一些部落的支持下继续传教,并建立不分阶级、地域、民族和部落的政教合一的宗教公社,组建穆斯林武装,用武力与麦加贵族抗衡,开始了阿拉伯半岛统一战争。
穆罕默德迁至麦地那后,麦加贵族对伊斯兰教的发展深恶痛绝,频频滋事。为了打击麦加贵族,巩固麦地那宗教公社,穆罕默德采用以攻为守的战略策略,打击、拦截麦加贵族的商队,瘫痪麦加的商业。但他几次率队出征均扑了空。公元624年3月,当他得知古来氏人派往叙利亚的大商队即将返回麦加时,即派300人前往截击。商队闻讯改变了路线。穆罕默德率部在白德尔与麦加援军相遇,经激战首战获胜,歼灭麦加贵族军队近千人,缴获100匹马和700峰骆驼,打击了敌人的锐气,大长了穆斯林的威风,同时也考验了穆斯林为宗教牺牲的精神。
麦加贵族在白德尔惨败后,为重整旗鼓,伺机复仇,拿出5万金币扩充军备。公元625年3月,麦加贵族军队3000人攻打麦地那。在兵临城下的危急之际,穆罕默德沉着应战,亲率1000人出城迎敌。两军在伍侯德山谷交战。由于穆斯林军中有的临阵脱逃,有的擅离职守,使得军心不振,阵脚大乱,伤亡70多人,穆罕默德也受了伤。此战,使穆罕默德认识到,要巩固提高穆斯林军的战斗力,必须征服麦地那周围各部落,扫清犹太教部落的隐患,争取犹太教徒皈依伊斯兰教,对不从者采取驱逐、镇压等手段,迫其离开麦地那。
公元627年3月,麦加贵族经两年准备,组建了万人大军,再次进犯麦地那。穆罕默德吸取伍侯德失利的教训,据城坚守。他派人在城北开阔地挖了一条宽阔的壕沟,防御敌军侵犯。在敌大兵压境之时,城内犹太部落与麦加军队串通,使穆斯林军腹背受敌,处境十分危急,但幸有壕沟防御,坚守一个多月未被攻破。后因酷暑飓风,使麦加军队人心惶惶,不得不撤退。敌军刚一撤退,穆罕默德就立即进攻古来祖犹太部落,拔除了异教徒在麦地那的最后据点。此后,穆罕默德与麦加人达成停战协议。穆罕默德为确保麦地那安全,开始集中力量征服麦地那周围的犹太部落,肃清残余力量,并于公元628年5月攻克犹太人势力较大的海巴尔城,迫使其他地区犹太部落投降,从而解除了后顾之忧。随后,他开始向巴勒斯坦、叙利亚方向扩张穆斯林势力。公元629年5月,穆罕默德派其义子裁德率3000军队征伐巴勒斯坦。双方在死海附近的穆塔交战,穆斯林军队被击败。但这并没有使穆罕默德气馁,他通过各种外交手腕,加深了与四方各部落的联络,使其归顺;对周围的强国,则派出使节,增强友好关系,以期安定四方,为进攻麦加做好充分准备。
公元630年1月,穆罕默德率军1万余人向麦加进军。穆斯林将士斗志昂扬,声威大震,麦加贵族闻风丧胆,溃不成军,麦加成了一座空城,穆斯林军和平进入麦加城。进城后,穆罕默德处决了少数极端仇视并残害穆斯林的顽固分子,对广大市民进行了安抚。
两周后,麦加东南的塔伊夫镇部族首领集结了3万人企图偷袭麦加。穆罕默德闻讯率领1.2万人出城迎敌,在侯乃尼山谷遭敌军伏击,经顽强战斗,击溃敌军,乘胜追击,包围塔伊夫城,经3个星期攻城作战,迫敌求降。麦加之战的胜利,极大地推动了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的传播,大批阿拉伯人纷纷加入伊斯兰教,使伊斯兰教成为阿拉伯半岛居统治地位的宗教。公元631年,来自阿拉伯半岛各地的使团争先恐后地到麦地那表示友好和归顺,基督教和犹太教居民也派代表团前来签订和约,愿以纳贡形式求得宽容。同年夏,穆罕默德率领3万军队,冒着酷暑炎热,进行了最后一次大规模远征,企图征服拜占庭帝国统治下的叙利亚。远征军因长途跋涉,天气酷热,士兵厌战,加之穆罕默德年老体衰,行至叙利亚边境的塔布克就停止了前进。双方不战而和,签订了和约。和约允许异教徒保持原有信仰,但每年必须缴纳一次人丁税。这一先例在非伊斯兰教地区产生深远影响。632年,阿拉伯半岛基本统一。
穆罕默德在迁往麦地那后的10年传教和建国过程中,以圣战的名义,先后作战65次,其中亲自带兵出征达27次,为巩固政教合一的宗教公社,实现阿拉伯半岛的统一,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马克思和恩格斯将穆罕默德这个时期的创教活动,称之为穆罕默德的宗教革命。
阿拉伯半岛统一战争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取得胜利,其主要因素有以下几点:
首先,阿拉伯半岛统一战争是以宗教革命为动力,打破部落割据,制止了血亲仇杀,适应了阿拉伯社会历史发展的总进程,使阿拉伯半岛由分散走向统一,从而促进了阿拉伯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并为商业活动开辟了广阔的前景,因此得到了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拥护和支持。
其次,阿拉伯半岛统一战争一开始,穆罕默德就通过布道活动,建立起政教合一的宗教公社,组织穆斯林大军,推行一系列军事、政治,宗教制度,使参战者意志统一,目标明确,把进攻麦加看成是争取自身解放的斗争,是为真主而战,从而为战争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随着战争的发展,穆罕默德在不同时期,根据敌我双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战略策略手段。对反对派,他采取克制和灵活的策略,争取归顺者,打击顽固者;对犹太人根据不同时期斗争的需要,分别采取联合、安抚和排挤、打击的策略。由于战争指导符合战争实际,使穆斯林军队由弱到强,最后战胜了强大的敌人,实现了阿拉伯半岛的统一。
此外,穆罕默德在作战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英勇善战;在情况险峻的时候,镇定自若,毫不动摇,沉着应战;对待穆斯林军队官兵,纪律严明,态度和蔼,表现出非凡的统帅才能,赢得了广大穆斯林的拥护和爱戴,坚定了他们必胜的信心。这也是穆罕默德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原因。

两败俱伤的帝国争霸战争罗马波斯战争是萨珊波斯同罗马帝国为争夺东西方商路和小亚细亚霸权而进行的长达400年的征战。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几乎同萨珊波斯共始终,它是古代西方势力同东方势力千余年冲突的一个缩影。战争的结果是拜占庭帝国日趋衰落,萨珊波斯遭到惨败,不久便在阿拉伯帝国的铁蹄下灭亡。
早在奴隶社会时期,随着古希腊文明和两河流域文明的发展和帝国的出现,以希腊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和以西亚波斯为代表的亚洲东方文明之间便展开了较量和争斗。由于西亚乃欧亚交界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在这里展开的东西方大战经久不息。公元前514年,波斯皇帝大流士一世率大军横渡博斯普鲁斯海峡,第一次踏上欧洲土地。
他命令600艘战舰沿黑海西岸配合,水陆并进直抵多瑙河口。虽然在剿灭游牧民族斯基太人的草原战争中无功而还,但却把国境推进到欧洲的赫勒斯滂海峡和色雷斯地区,不仅控制了有雅典生命线之称的黑海通道,而且从海陆两面构成对雅典夹击之势。于是公元前500年,爆发了着名的希波战争。在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战争中,波斯在千古扬名的马拉松战役中锋芒受挫,后在着名的温泉关战役中令希腊全军覆没,但这次战争终以希腊的胜利而告终。希波战争的结果对世界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西亚北非地中海东岸发展的古代东方文明至波斯时期渐趋合一,若波斯西进成功,则地中海将成为单一的古代文明区,刚露曙光的希腊文明则有夭折之虑;希腊的胜利形成希波对峙之势,希腊文明得以传入罗马再扩及欧洲,形成西方文明。波斯则经安息、萨珊和伊斯兰文明等形成东方文明。
正当波斯帝国日渐衰落之时,希腊出现了胸怀灭波斯、建三洲帝国之志的亚历山大国王。公元前334年,年仅22岁的亚历山大率精锐之师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刚踏上亚洲土地便大败波斯大军。经伊苏斯、高加米拉大会战,终于在公元前330年消灭了波斯帝国。与此同时,公元前247年建立的安息王国迅速崛起,到公元前1世纪时已成为可以同罗马帝国抗衡的西亚帝国。公元前65年,罗马将领庞培与安息交战,不分胜负,两年后罗马统帅克拉苏斯在东侵安息时全军覆灭,身首异处。东方民族的反侵略斗争总算为斯巴达克起义的奴隶们报了一箭之仇。此役后,罗马东侵扩张之势基本受到扼制,安息西境基本保持在幼发拉底河以西邻接叙利亚一线。安息抗衡罗马长达数百年,为西亚大部分地区的平稳发展,特别是萨珊波斯和伊斯兰文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公元224年,波斯贵族阿尔达希尔灭安息王国,建立萨珊新波斯帝国。萨珊波斯继承了安息与罗马抗衡的传统,在亚美尼亚、小亚、叙利亚边境与罗马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231年,阿尔达希尔一世致书罗马皇帝塞维鲁,要求罗马势力退出亚洲,长达400年的罗马波斯战争正式开始。
232年,萨珊波斯同罗马交锋,打败罗马军队,并通过和约获得亚美尼亚。260年,萨波尔一世同罗马帝国军队交战,大败罗马军,并俘虏罗马帝国皇帝瓦勒良。至今在帕赛波利斯附近仍留存着纪念这次胜利的摩崖石刻,它以巨幅浮雕表现瓦勒良跪着为萨波尔一世骑马上鞍垫脚的情景。这次战争后,萨珊一度占有小亚东北部的卡帕多细亚。但萨珊与罗马之争一如安息王国时期呈拉锯之势。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君士坦丁等都曾率军远征波斯,但未取得显着战果。286年,罗马煽动亚美尼亚起事,萨珊被迫撤退,以后又丧失底格里斯河以西之地。375年以后,罗马帝国忙于应付哥特人等日耳曼蛮族的入侵而无暇东顾,波斯也因抵御匈奴人的侵扰无力继续向罗马挑战。
476年,罗马帝国为蛮族所灭,东罗马帝国以君士坦丁堡为都城,继续占有巴尔干半岛、小亚细亚、亚美尼亚、叙利亚、巴勒斯坦、上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利比亚等地区,是一个横跨三大洲的大帝国。487年,萨珊波斯的科巴德一世上台执政,他好大喜功,梦想再现其远祖的辉煌。他指挥由波斯人、匈奴人和阿拉伯人组成的联军从拜占庭帝国手中夺走了上美索不达米亚和亚美尼亚。502年,联军又围攻阿米达城,经80天鏖战,攻陷该城,后又连续击败拜占庭军队的反击。505年,双方媾和,拜占庭以1000磅黄金为代价复得阿米达城,双方维持原有边界,处于和平状态20年。
527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一世去世,其外甥查士丁尼继位,即有名的查士丁尼一世。为恢复昔日罗马帝国的版图,他对内厉行改革,加强中央集权,对外积极向东、西两个方向举兵扩张。他向东方的征讨重开了罗马波斯战争。在以后的100多年内,拜占庭与萨珊波斯之间先后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争霸战争。
第一次战争:528531年。527年,刚刚继位的查士丁尼一世就任命22岁的贝利撒留为东征大元帅。528年,波斯先发制人,命大将扎基西斯率3万大军向拜占庭军发动猛烈进攻,在529年的尼亚比斯首次战役中击败贝利撒留,并直扑上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战略重镇德拉城。530年的德拉城战役,波斯大军全军溃败,后来从叙利亚沙漠方向发动的多次进攻也在贝利撒留的巧妙反击下失败。531年,双方在卡尔基斯会战,波斯打退了贝利撒留的进攻。532年双方媾和,拜占庭撤回德拉城驻军,向波斯支付1000磅黄金。
第二次战争:540545年。540年,库斯鲁一世率大军从首都泰西封出发,对拜占庭的幼发拉底防线发动突然袭击,先后攻下希拉波利斯、卡尔基斯,直捣叙利亚首都安条克。经过激烈战斗,波斯攻下该城,并大肆烧杀抢掠。543年,乘拜占庭内讧之机,库斯鲁一世进占亚美尼亚,全歼了前来进攻的3万拜占庭大军。544年,库斯鲁再次亲征上美索不达米亚,围攻首府尼德撒城数月之久,但未果而撤。545年,双方缔结5年停战协定,拜占庭收复波斯占领的全部领土,支付赎金2000磅黄金。
第三次战争:549562年。547年,库斯鲁一世率8万大军进占科尔奇斯王国,并攻陷拜军的庇特拉要塞。549年,查士丁尼一世应科尔奇斯人的邀请,派大军进攻庇特拉要塞。
经过3年断断续续的攻战,拜占庭军队夺回庇特拉要塞,波斯军伤亡惨重。此战之后,双方在高加索山麓又进行了6年的拉锯战。拜占庭先赢后输,波斯军队连续获胜。
555年,法息斯河口一战,拜占庭军队背水一战,向轻敌冒进的波斯军队发起反攻,消灭敌1万余人,大获全胜。562年双方再次媾?和,波斯放弃对科尔奇斯的领土要求,拜占庭每年向波斯支付黄金1.8万磅,有效期50年。
第四次战争:571591年。571年,查士丁尼二世停止向波斯支付年金,库斯鲁一世以敌人毁约为名率军进攻德拉城,经5个月的厮杀破城而入。索得黄金4万磅后,波斯撤军。589年,波斯发生内乱,拜占庭皇帝莫里斯派7万大军援助库斯鲁二世夺取王位。
591年,拜军在幼发拉底河畔击败波斯军,杀掉篡位者,攻陷泰西封,扶库斯鲁二世登上波斯王位。波斯则将亚美尼亚的大部分和伊比利亚的一半割让给拜占庭,并订立永久和平协定。
第五次战争:603631年。库斯鲁二世乘拜占庭内乱之机于606年率大军西征,战火又起。波斯军经过9个月战斗攻陷德拉城。608年,波斯分两路大军西进,一路攻占卡帕多西亚、比西尼亚、卡拉奇亚,另一路攻占卡尔西顿城,并联合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威胁君士坦丁堡。这时,拜占庭内战方酣。波斯大军长驱直入,609年攻下叙利亚,611年再下安条克,613年攻下耶路撒冷城,并把该城洗劫一空。616年,巴夏巴尔兹又率波斯大军侵入埃及,攻陷亚历山大里亚,到619年征服整个埃及。同时,另一支大军出征小亚细亚,直抵博斯普鲁斯海峡,再次威胁君士坦丁堡。至此,波斯版图达到极点,萨珊的势力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顶峰。617年,波斯军又一次攻占卡尔西顿城,并联合蛮族共同进攻君士坦丁堡。
620年,巴尔兹从埃及赶到卡尔西顿,参加对君士坦丁堡的围攻。在海上攻势受挫后,双方达成休战协定。利用休战之机,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做好了各种准备。622年,他亲率大军避开正面敌人,乘军舰出其不意地在小亚细亚的伊索斯港登陆。
波斯军慌忙派军火速赶往伊索斯。双方在卡帕多西亚遭遇。拜军大败波军,乘胜收复失地,占领科尔奇斯、亚美尼亚、美地亚。至625年,希拉克略平定小亚细亚西部。
626年至627年双方继续征战不停。628年,波斯发生政变。631年,科巴德二世与拜占庭议和:波斯归还历代侵占的拜占庭领土、释放战俘、归还抢自耶路撒冷的圣十字架,归还抢自拜占庭的一切财物,偿还数年军费。波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罗马波斯战争历经400年,双方交战数百次。战争结果虽然波斯失败,但从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拉锯战,战争的结果只不过恢复了交战双方的战前状态罢了。
战争中,波斯在绝大部分时间内占有优势和主动,但由于缺乏一支可与拜占庭海军相抗衡的海军舰队,无法对拜占庭的欧洲部分尤其是君士坦丁堡构成致命威胁,因此几次围攻都以失败而告终。
拜占庭拥有许多伟大的将帅,如贝利撒留、贝思、希拉克略等,他们颇负胆略和指挥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自己军队的弱点,在局部战场上争取了主动,做到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最后在决战中击败敌人。
拜占庭帝国作为罗马帝国的延续,虽然已开始衰落,但仍有相当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波斯虽是一个处于上升阶段的国家,但经济和军事实力不能与拜占庭帝国相抗衡,加上长达几个世纪的征战耗尽了国家的财政和经济潜力,因而在最后一战中遭到失败。
罗马波斯战争严重消耗了交战双方的力量。拜占庭帝国的军事力量由此大大削弱,后来竟无力抵御蛮族和阿拉伯人的入侵,为它的最终衰亡埋下了隐患。波斯经此长期战争更是元气大伤,大厦根基动摇,20年后的651年,萨珊波斯被阿拉伯帝国灭亡。可以说,历时4个世纪的罗马波斯战争加速了罗马帝国特别是拜占庭帝国衰亡的步伐,也为萨珊波斯敲响了丧钟。

阿拉伯对外扩张战争是公元78世纪,穆斯林统一国家阿拉伯帝国形成后,为了扩大其统治范围,以传播伊斯兰教和展开反对异教徒的圣战为借口,强行吞并西亚、北非和西南欧大片领土的行动。这场战争可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穆罕默德去世后,其继承者继续执行其对外军事扩张的伊斯兰远征计划。在平定了内部叛乱后,于公元633年秋,组织三支阿拉伯军队,每支7500人,从阿拉伯半岛出发,经叙利亚沙漠侵入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此时,拜占庭和波斯帝国因长期战争两败俱伤,无力抵抗阿拉伯人的进攻。636年,阿拉伯军队由瓦立德率领又向伊拉克、叙利亚进发,首先攻克加萨尼王朝都会巴士拉;尔后占领外约旦的斐哈勒,并乘胜直趋大马士革,围城6个月攻陷该城。此时,东罗马帝国调兵5万人,解救大马士革。瓦立德被迫放弃大马士革撤至约旦河东支流雅穆克河畔,以2.5万人采取以逸待劳的战术,打败了拜占庭军队,重新收复大马士革,占领了整个叙利亚。阿拉伯军队的接连胜利,迫使被围困两年的耶路撒冷于638年自动请降归顺。
在进军叙利亚的同时,阿拉伯军队还向伊朗和埃及发动了进攻。633年,阿拉伯军队占领伊拉克南部的希拉后,开始进军伊朗,伊朗军队用战象作为突击力量,大败阿拉伯军队,曾一度使阿拉伯人深感恐惧。637年6月1日,阿拉伯军队在获得增援后取得卡季西亚会战胜利,轻取波斯帝国首府泰西丰,缴获大量战利品和珍宝。随后,又攻占摩苏尔和讷哈范德两城,将伊朗并入阿拉伯帝国的版图。639年底,阿拉伯军队对埃及突袭成功,一举攻克皮卢希恩,640年,又在开罗大败拜占庭军队。尔后迅速前推,于642年9月占领亚历山大里亚,进至昔兰尼加,从此,拜占庭失去了埃及。643年阿拉伯军队攻占利比亚,647年又侵入拜占庭在北非的领地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等地。为了进一步控制地中海,阿拉伯征集小亚细亚沿岸居民,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并迅速占领了地中海几个有战略意义的岛屿。到7世纪50年代,阿拉伯军队向西进占了北非部分省份,向东已逼近印度边境,向北突进至亚美尼亚以北,控制了拜占庭帝国在近东的大部分领土,形成了一个横跨欧、亚、非的新帝国。659年,由于阿拉伯贵族内讧,阿拉伯军队暂时停止了进一步扩张。661年,倭马亚王朝以叙利亚为基地建立起伊斯兰教阿拉伯帝国的第一个王朝。在平定内乱后,阿拉伯人又重新组织对拜占庭发起新的进攻。
第二阶段阿拉伯军队首先以拜占庭沿海城市为进攻目标,派舰队渡过爱琴海,穿越达达尼尔海峡,进入马尔马拉海,在基齐库斯城建立军事基地。673677年,阿拉伯舰队连续在每年夏季进攻君士坦丁堡。由于拜占庭军队做好了充分准备,精心布置防卫,并采用一种叫希腊火的液体燃烧剂,有效地粉碎了阿拉伯舰队的进攻,保卫了君士坦丁堡。677年6月,阿拉伯舰队被迫撤离君士坦丁堡,在途经小亚细亚南岸海面时,遭到风暴袭击和希腊舰队阻截,几乎全军覆没。陆军在小亚细亚也遭到惨败。678年,双方再度签订和约,阿拉伯国家被迫向拜占庭纳贡。在北非,阿拉伯军队却进展顺利。697698年,夺取迦太基,从而结束了拜占庭对北非的统治。709年,阿拉伯军队进抵大西洋沿岸。711年春,一支由300名阿拉伯人和7000名信奉伊斯兰教的柏柏尔人组成的部队进入比利牛斯半岛,趁西哥特王国发生内讧,社会和宗教矛盾重重之机,占领了半岛大部分地区,建立起阿拉伯人的统治。732年10月4日,阿拉伯军队在普瓦提埃与法兰克人交战,结果阿拉伯军队战败。由于比利牛斯半岛人民的顽强抵抗,驻西班牙的阿拉伯军队内部各部族发生矛盾,阿拉伯军队于8世纪中叶被迫退出高卢,停止了向欧洲的进军。
705715年,阿拉伯军队侵入中亚细亚的费尔干纳、喀布尔地区。为了占领这些地区,阿拉伯军队与突厥族游牧部落及中国人进行了交战。712年,阿拉伯军队进入印度,这支军队虽不足6000人,但装备精良,有可拆卸后用骆驼运载的掷石器和攻城器等。阿拉伯军队连续击败印度人后,将印度河谷并入阿拉伯帝国。
717年,阿拉伯军队分水陆两路再次对君士坦丁堡发动进攻。陆路以骑兵和骆驼兵为主,号称12万人,越过小亚细亚,从阿拜多斯城跨越达达尼尔海峡,进入欧洲大陆,包围色雷斯;水路1800艘战舰从叙利亚和埃及港口出发,直驱博斯普鲁斯海峡,同时20艘各载100名重装士兵的大型战船紧随其后,准备登陆作战。拜占庭军队采用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方针,拆除设在进港海口的防卫铁链,任阿拉伯舰队驶进港湾。然后,出其不意地发出火箭、火船和火矛,投射希腊火。阿拉伯舰队在突然袭击下大乱,在熊熊烈火中几乎全军覆灭。陆路一支因阿拉伯士兵不耐严寒,且供应不足,加之时疫流行,战斗力锐减,被拜占庭收买的保加利亚人乘机进攻,重创阿拉伯军队。另两支运送武器、士兵和粮食的阿拉伯舰队也被击溃。至此,围攻君士坦丁堡长达一年零一个月的阿拉伯军队,以失败而告终。
君士坦丁堡会战之后,拜占庭开始向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展开全面进攻,整个战局发生了根本转折,拜占庭转为战略进攻,阿拉伯转为战略防御。746年,在塞浦路斯附近的大海战中,拜占庭击溃了拥有1000多艘战舰的阿拉伯舰队,夺回了塞浦路斯。8世纪后半期,拜占庭在小亚细亚屡获胜利,把阿拉伯人赶到小亚细亚东部,重振了帝国
的声威。750年,阿拉伯帝国内部矛盾激化,阿拔斯王朝取代了倭马亚王朝的统治,迁都巴格达。此后,拜占庭与阿拉伯争夺的重点主要在小亚细亚和上美索不达米亚、黑海沿岸及地中海东部和意大利等地,虽然战事连绵不断,但规模不大。
阿拉伯人的对外扩张战争所以能取得胜利,首先取决于拜占庭和波斯帝国连年战争,国力衰竭,无力抵抗阿拉伯人的进攻。阿拉伯是游牧民族,军队以骑兵和骆驼兵为主,主要武器是投枪,擅长沙漠作战,但不善用弓、剑、长矛和攻城器械,攻城的方法只是强攻、策反和封锁。因此,在战术上并不占优势。但拜占庭已历经长年战乱,内部党争不已,阶级矛盾突出,军队成分复杂,又在几个方向抗击阿拉伯的进攻,常常顾此失彼,穷于应付,使阿拉伯人得以顺利地进行扩张。
其次,阿拉伯军队组织严密,骑兵部队机动快速,从而能达成作战的突然性。在战术上为弥补武器装备的不足,战斗队形借鉴拜占庭和波斯军队的长处,沿正面和纵深分为前卫、中军、左翼、右翼和后卫几部分。两翼用骑兵掩护,并掌握强大的预备队。当出现胜利希望时,迅速将主力投入交战;追击敌人时要求迅猛异常,穷追不舍,以便不断扩大战果。
另外,阿拉伯对外扩张战争加速了阿拉伯社会封建化的进程,建立起一些神权专制式的中央集权封建主义国家,扩大了伊斯兰教的传播范围,为巩固和扩大自己的统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