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但许多农民和他们的领导人沃特泰勒与约翰鲍尔仍留在伦敦,这次战争以捷克民族英雄胡斯的宗教改革为旗帜

2020年1月14日 - 新事件

扎克雷起义,是1358年法国的一次反封建农民起义,是中古时代西欧各国较大的农民起义之一。扎克雷,源自Jacgues
Bonhomme呆扎克,意即乡下佬,是贵族对农民的蔑称,起义由此得名。
法国农村的阶级矛盾在14世纪已经达到极端尖锐的地步。货币地租盛行,封建主的贪欲日益扩大,无休止地提高租额。很多农民虽已赎免一些人身依附义务,但又落入高利贷者的魔爪。1337年11月,英法两国为争夺王位爆发了百年战争。英国封建主企图从法国掠夺战利品,从战俘身上勒索赎金,因而积极参加战争。战争的第一阶段,法国连遭败绩,受到战争灾害的首先是农民。英国军队驻在法国如同在本国一样,作威作福,破坏了农民的经济,法国军队也同样为所欲为。在战争间歇,那些没有事做的雇佣兵四出掠夺农民。封建主的剥削由于军费而日益加重,封建压榨成了一种压在农民身上的沉重不堪的负担,农民生活急剧恶化。1356年在法国西部普瓦提埃进行的战役中,英军由爱德华三世长子黑太子率领,大败法军,俘法王约韩和封建主多人。国王被俘后,太子查理监国。查理为筹集国王赎金和战争经费,实行了新的徭役制度,规定了附加税收。农民群众对现状日益不满。
百年战争还破坏了法国的手工业和商业,首都巴黎各阶层居民对政府十分不满,商人领袖艾顿马塞领导市民起义,要求国王实行一系列改革。太子查理逃出巴黎,招募军队镇压巴黎起义者。
当太子查理命令切断通往巴黎的一切道路时,封建主便在城市周围的城堡中进行战争准备。修筑城堡防御工事的各种工作全落在农民身上。1358年5月25日,农民自发地消灭了一队掠夺当地农民的查理的士兵,事后农民决定拿起武器反抗封建主。起义在巴黎以北的博韦省圣勒代瑟朗镇开始,很快波及到巴黎附近、毕伽第和香槟等地,进而席卷了法国北部绝大部分地区,起义人数多达10万人。参加起义的除农民外,还有手工业者、小商人、贫苦教士以及个别小领地的贵族骑士。尽管起义事先未经考虑成熟和订出计划就开展起来,但人数众多的起义军仍然捣毁了城堡,杀死了被俘的贵族,焚烧了记载徭役的契约。起义者没有成文的纲领,他们的口号和信念是:消灭一切贵族,一个不留!
博韦地区的起义规模最大,拥有人数约6000人,起义领袖是富有军事经验的吉约姆卡勒,他是博韦区麦洛村人。他的一位副手曾是宗教骑士团谙熟军事的骑士。他们将起义军每10个人编成一个小队,10个小队合编为一个中队。各中队长直接由吉约姆卡勒指挥。
富有智慧、远见,为起义农民尽忠到底的吉约姆卡勒十分清楚地懂得,分散和装备不良的农民非常需要市民作为强有力的同盟者,所以极力设法与领导巴黎市民起义的艾顿马塞取得联系。他派遣代表团到巴黎去请求援助,并且马上向康边进发。但是,富裕的市民没有让起义的农民通过,在桑利斯和亚眠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十分明显,掌握了城市管理权的富裕市民为了击破邻近的封建主城堡和对太子查理施加压力等,是不反对利用农民运动为自己的目的服务的。但是这些市民们不敢与起义农民结成同盟,他们担心自己的地位和财产受到损失,害怕革命运动发展,因而极力阻碍运动。他们宁肯在统治阶级让步以后,与其结成同盟,而不愿意和革命的人民结成联盟。只有市民中的贫穷阶层同情农民,在博韦和其他小城市支持起义者。但是由于贫穷的市民在城市中处于依附的地位,城市的政策不由他们来决定,没有能力向起义军提供太大的帮助。
艾顿马塞完全采取了城市富裕市民阶层对起义农民的态度。一方面,他和农民起义队伍取得了联系,请求他们破坏封建主在塞纳河和瓦斯河之间修筑的阻碍粮食进入巴黎的工事,并派遣了一支约300名的巴黎人队伍去援助农民。另一方面,他却在吉约姆卡勒急需兵力的时候,调回自己的队伍,而使农民暴露在装备精良的敌人面前。
由于贵族在起义初期突然被吓得不知所措,只顾四散奔逃,所以农民起义能够那样迅速地获得巨大的成功。后来所有反动势力都联合起来。原想利用法王约翰被俘之机攫取法兰西王位的纳瓦拉国王恶人查理,与法国处于交战状态的英国封建主,都来帮助法国统治阶级镇压农民起义。太子查理的骑士军和纳瓦拉国王恶人查理的军队奉命出动。6月8日,吉约姆卡勒农民起义军主力在麦洛村附近与恶人查理的骑士军精兵约1000人遭遇。吉约姆卡勒正确地判断,在空旷的地方进行战斗,农民是无法得胜的,于是动员农民向巴黎进发。但是,农民没有听从他们领袖的劝告,声称他们决不后退一步。因此,吉约姆卡勒将农民起义军部署在能控制周围地区的山地上,用马车筑起一道围障,将弓弩手配置在第一线,并将一支600人的骑兵队留作预备队。在起义军高昂的斗志及强大的阵容面前,骑士军几天内不敢向农民起义军发动进攻,转而施用诡计。恶人查理假意邀请吉约姆卡勒进行谈判,订立停战协定。吉约姆卡勒没有以人质保证自己的安全,轻信赴会,被背信弃义的恶人查理扣留。封建主的军队乘农民起义军中无主,发动猛攻。失去领袖的农民起义军抵挡不住铁甲骑士的突然打击而溃败。
统治者到处对农民进行血腥镇压,到6月24日为止,残杀农民达2万多人。两个月后,直到贵族们唯恐没有人给他们收割庄稼,对农民所进行的血腥镇压才算停止。吉约姆卡勒遭受酷刑后壮烈牺牲。扎克雷起义终于失败了,此后,巴黎市民的起义也以失败而告终。
扎克雷起义失败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缺乏坚强的组织和明确的斗争纲领,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没有得到可靠的同盟者。城市上层市民在利用农民起义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立即背叛和出卖农民。城市贫民虽然支持起义,但力量薄弱,没有形成一个觉醒的社会阶层,不可能领导农民革命。起义者自身也有很大的局限,他们轻信敌人,不认识国王是封建统治的最高代表,甚至在自己的旗帜上还绘王徽百合花。作战上兵力分散,武器也不足。
尽管扎克雷起义最终失败了,但起义在法国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一页。起义促使农民更迅速摆脱人身依附地位,唤醒了广大农民,提高了农民对封建主进行反剥削斗争的社会觉悟。起义削弱和动摇了封建主在法国北部广大地区的统治,丰富了法国人民同封建主进行武装斗争的经验。在此以后,这些经验又为欧洲其他反封建运动所吸取。

亚当耕种,夏娃纺织,谁是贵人?
沃特泰勒起义是14世纪英国爆发的最大一次农民反封建起义,也是当时整个西欧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英国的封建化过程开始于公元7世纪,至11世纪末,英国的封建制度才最后确立起来。在封建制度下,主要的生产资料土地都掌握在以英国国王为首的大小封建领主手中。这些大小封建领主支配着英国封建社会的经济、政治和居民的全部生活。由于封建领主的残酷剥削,英国农民的处境十分悲惨。到14世纪,货币地租在英国农村逐步占了优势。多数农民为了交纳货币地租,不仅受封建领主的剥削,而且还受商人和高利贷者的勒索。货币地租的推行,把英国农村的广大农民推向更加贫困的深渊。
1348年英国黑死病蔓延。城乡劳动力急剧减少,田地荒芜,物价上涨,封建领主面临劳动力缺乏和雇工不提高工资则拒绝受雇的威胁。以国王为代表的封建政权,从保护封建领主的利益出发,先后颁布了一系列劳工条例,规定劳动群众必须接受黑死病流行以前的工资标准,违者监禁。封建国家的这种倒行逆施激起了劳动群众的无比愤怒。
1369年英法之间的百年战争再度爆发,法国在第二阶段战争中取得了重大的胜利。
英国有增无减的苛捐杂税,加上在军事上连遭失败,使国内局势进一步恶化。为了满足在法国进行战争的需要,国王查理二世于1377年、1379年和1380年3次征收新的人头税,而且一次比一次重。1380年的税额比最初的人头税额提高了3倍。
封建地租的增加、劳工立法的迫害、苛重的战争负担,使英国农民挣扎在死亡线上,迫使他们揭竿而起。
在沃特泰勒起义的酝酿阶段,英国出现了教会改革运动。以约翰鲍尔牧师为代表的罗拉德派对农民起义起了重要作用。他们在传教中尖锐地抨击了封建制度的不平等,要求取消徭役、地租、捐税和财产差别,实行社会各阶层的平等。约翰鲍尔等人的宣传鼓动活动,为农民起义做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英国城乡革命形势日益成熟。
起义是1381年5月底在埃塞克斯郡为反对征收第三次人头税而爆发的。广大穷苦农民听到埃塞克斯地区反人头税斗争的消息后,纷纷举行起义,并很快席卷了英国大部地区。
6月初,埃塞克斯分散的小股起义队伍迅速集结起来,汇成一股洪流,向伦敦挺进。
起义军首先攻取了肯特郡的美德斯东。
在此期间,遭教会政治迫害的约翰鲍尔从监狱中被救出。泥瓦匠出身、参加过对法战争、懂得军事且勇敢善战的沃特泰勒被起义军推为军事首领。起义军有了领导核心。
在沃特泰勒和约翰鲍尔的领导下,起义军在占领美德斯东以后继续进军,很快占领了肯特郡首府坎特伯雷。起义军向伦敦的胜利进军,震撼了整个英国,沿途大批农民参加到起义队伍中来,声势越来越大,不可阻挡。6月12日,起义军进抵伦敦南边的布莱克希思,这里离伦敦很近。起义军准备和国王会见,幻想国王能解除他们的疾苦。
国王查理二世从温沙城堡赶回伦敦后,被以首相为首的宫廷会议所阻止,未与起义军会见。在布莱克希思这个往日伦敦的练兵场上,约翰鲍尔做了一次战前演说,他以亚当耕种,夏娃纺织,谁是贵人为题,指出所有各种奴役的形式都是后人不公正的压迫的结果。约翰鲍尔的讲话大大激发了起义军的斗志。
起义军于12日傍晚以前摧毁了伦敦马夏尔西监狱,释放了大批遭受劳工法迫害的农民和平民。部分农民起义军冲进首相的兰贝思宫,毁坏财物,烧毁文件。在伦敦城外起义军摧毁了财政大臣的庄园邸宅。13日,起义军在伦敦市民的支持下,顺利地占领了伦敦。他们受到伦敦穷人的欢迎,起义军和市内穷人一起摧毁了国王叔父的住宅萨沃伊宫。
萨沃伊宫是当时英国最富丽堂皇的邸宅之一,也是当时英国封建统治阶级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暴力的象征。附近的法学院也被摧毁,档卷付之一炬。国王、首相、财政大臣以及伦敦市长等人惊恐万状,因当时城内已无兵力保护,不得不急忙逃到伦敦塔楼内躲避,期待着能够躲过即将来临的灾难。
起义军在破坏西郊的监狱、释放犯人后,即折回城东的伦敦塔附近。当日晚上,起义军在塔楼对面设营,要求国王处死作恶多端的首相和财政大臣,颁发自由特许状。国王为了缓和与稳定局势,争取时间,约定第二天在迈尔恩德会见起义军。
在起义军与国王查理二世于市郊迈尔恩德举行的谈判中,起义军提出了迈尔恩德
纲领,要求废除农奴制和徭役,建立统一而合理的货币地租,实行贸易自由,并赦免起义者。国王被迫同意了迈尔恩德纲领的一切要求,并让许多书史制定自由特许状发给农民。会见结束后,沃特泰勒和约翰鲍尔立即带领数百人冲进伦敦塔楼,捕获了首相及财政大臣等人并立即处死。
国王对起义者要求的允诺,使得部分农民心满意足地离开首都回家了。但许多农民和他们的领导人沃特泰勒与约翰鲍尔仍留在伦敦,特别是大量缺少土地的贫苦农民不满意温和的迈尔恩德纲领,再次要求会见国王。沃特泰勒等人又草拟了激进的纲领,准备于6月15日在伦敦城外北部的史密斯菲尔德贸易广场与国王进行第二次谈判时,由沃特泰勒提交国王。这个纲领向国王提出了旨在反对整个封建制度的更加彻底的补充要求。起义者要求把从农民手中收去的公田归还给农民,废除劳工条例,取消贵族特权,各阶层一律平等,实行教会和寺院土地世俗化并分给农民。这个纲领,反映了绝大多数农奴和平民的愿望。
早在起义军进入伦敦并包围塔楼的时候,国王和大臣们就策划着如何将起义镇压下去,最终决定采用分化瓦解的方法,使起义者军心动摇分散回家,然后一举消灭起义军。
迈尔恩德谈判后,一部分农民离开伦敦使起义军的力量受到很大削弱。国王等人周密制定了一个阴谋杀害起义军领袖的计划,并答应于15日在史密斯菲尔德广场会见起义者。
谈判这天,沃特泰勒远离队伍,单骑与国王谈判。谈判过程中,沃特泰勒对王室的阴谋毫未觉察,他重申了起义者的要求,指出只有在这些要求得到准许之后,人们才会离开伦敦。就在沃特泰勒与国王谈判的时候,伦敦市长奸险地刺杀了沃特泰勒。
随后,国王调动反动武装把起义军团团围住。起义军既受到包围,又失去了自己的领袖,被迫立即离开伦敦分散回家。
国王阴谋得逞后,便背信弃义,开始了残酷的镇压。起义军离开伦敦后,各郡骑士和贵族的家臣队伍到处镇压分散在各地的农民队伍,进行血腥的屠杀。约翰鲍尔和其他首领,以及很多起义者,都被极其残酷地处死。轰轰烈烈的英国农民起义最终失败了。
农民起义的失败主要是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和农民本身的阶级局限性所决定的。这次起义由于没有先进阶级的领导,从而不能取得反封建的彻底胜利。从军事上看,各地的起义行动应当进行统一的组织斗争。农民阶级的无组织性和分散性使得多数起义者只关心局部利益,没有联合统一行动,这就影响了起义军的战斗力。
1381年的英国农民起义给予封建统治阶级以沉重的打击。它的伟大历史意义在于它推动了英国社会的发展,加速了农奴制的解体,在英国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胡斯战争又称捷克农民战争,它是欧洲历史上时间较长、影响深远的一次农民战争。
这次战争以捷克民族英雄胡斯的宗教改革为旗帜,以胡斯党人为领导,所以称胡斯战争。
捷克形成一个独立的国家虽然较晚,但工业发展很快,1112世纪,捷克出现了许多手工业和商业城市,布拉格逐渐成为国内的经济中心,对外贸易也发展起来。
从捷克向多瑙河上游、匈牙利、威尼斯等地输出的有马、牛、皮革、粮食、银、麻布等。到13世纪,捷克国王被列为罗马帝国七大选侯之一。
捷克丰富的土地资源和矿藏,引来了德国封建主贪婪的目光和野心。1213世纪,德国人开始向捷克大规模移民。首先移入的是教士和僧侣。这些教士和僧侣很快把持了捷克教会和寺院的主要职位,广占土地,几乎达捷克耕地的一半。与此同时,教会为巩固和扩大势力,从德国招引大批骑士,让他们分享土地,役使捷克农民和来自德国的移民。捷克国王为了增加国库收入,也让大批德国商人和手工业者进入捷克,并许可建立各种自治城市,享有各种特权。德国人大量移民的结果,在捷克国内形成了一个德国教俗封建主、城市贵族和矿山主的特殊社会集团。他们和捷克大封建地主相勾结,共同剥削捷克人民。农民、城市平民,身受民族和阶级的双重压迫,使他们像流亡者一样住在自己的国内。
当时教会是最大的封建主和剥削者,教士的上层几乎全是德国人,因此人们的仇恨首先指向教会。教会征收沉重的什一税。教皇通过教会大肆搜刮,把捷克当作教廷收入的主要来源。因此,从14世纪后期起,捷克人民掀起了一场浩大的反教会斗争。在反教会运动中,出现了由捷克教士组成的革新派,他们用捷克语讲道,揭露教会的罪恶。到15世纪初,运动的规模越来越大。领导这一运动的是捷克伟大的爱国志士、神学家、布拉格大学教授兼伯利恒教堂的传教士约翰胡斯。胡斯出身于一个穷苦的家庭,他认为教会占有大量土地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主张没收教会财产,收归国有。
他指责德国的高级教士说:在上帝的眼里,一个有道德的穷苦农民和老妇人,比一个富有而有罪的主教高得多。
他还揭露城市的德国贵族的罪恶。1412年,教皇派人到捷克兜售赎罪券,胡斯公开抨击,主张改革教会,否认教皇有最高权力。胡斯的言行,引起了德国教士以及罗马教廷的仇恨。
胡斯被迫转入农村进行反教会宣传。1414年,胡斯被召参加在康斯坦次举行的宗教会议,并把他逮捕,于同年7月6日在康斯坦次广场上以异端罪名把他焚死。皇帝西吉斯孟德在胡斯赴会时,曾答应保证安全,但这时却坐视不救。
胡斯的殉道激起捷克人民极大的愤慨,1415年9月,布拉格举行多次集会,抗议教皇和皇帝的背信弃义,市民开始驱逐德国教士,并不顾康斯坦次会议的集会,实行俗人用酒杯领圣餐的宗教仪式。1417年起,出现了消灭一切领主的口号。到1419年7月,大规模的农民战争在胡斯改革的旗帜下爆发了。
胡斯战争拥有一支以塔博尔派为核心的常备军,其军队主力是步兵,也有骑兵和炮兵。基本战术单位是战车,数十个车组编为一个战车队。步兵、骑兵与之协同作战,炮兵拥有野炮和攻城炮,野战部队总人数为40008000人。战斗序列包括前卫部队、主力和后卫部队。火炮布置在战车中间,步兵和骑兵隐蔽在工事内,战车保护士兵不受那些在有利情况下下马作战的重骑兵的袭击。胡斯党人军队的战术多半是进攻行动。主要战役发生在以下几个地方:在苏多麦尔日,400名胡斯党人击退了2000名国王骑兵部队;1420年,在维特科夫山,由杰士卡率领的部队,给西吉斯孟德一世皇帝率领的捷克第一次十字军远征部队以迎头痛击;1422年,在库特纳戈拉和涅梅茨卡布罗德附近,第二次十字军远征部队遭到了决定性的失败;1426年,在乌斯提附近,塔博尔派2.5万人击败了十字军骑士部队7万人;在塔霍夫和多马什里茨附近,第四次和第五次十字军远征被击退。胡斯战争的影响波及德国,对整个欧洲都产生了震动。
30年代初,捷克发生了重大的社会变革,胡斯党人分裂为圣杯派和塔博尔派。经济和政治上较稳固的圣杯派开始与封建天主教阵营勾结。贫民革命军成了圣杯派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市民阶级和贵族公开背叛人民,其力量已占3倍优势,遂于1434年的利帕内会战中打败塔博尔派。至此,胡斯战争结束。
恩格斯指出:胡斯革命运动即捷克民族为反对德国贵族和德意志皇帝的最高权力而进行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农民战争。胡斯战争虽然失败了,但它比英、法等国的农民起义具有更大的规模。它给德国在捷克的势力以沉重的打击,保证了捷克在一定时期内脱离神圣罗马帝国而获得独立的政治地位,如皇帝承认胡斯教会的独立,外人不得干涉捷克的宗教事务。同时,这次战争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捷克一国的范围,胡斯和塔博尔派的思想传播到捷克邻近各国以及整个欧洲,促进了这些国家15、16世纪反封建斗争的高涨,推进了许多国家的宗教改革运动,如16世纪德国的宗教改革和农民战争,16世纪初瑞士、法国、英国等宗教改革。
胡斯军在军队建设和军事学术方面有一定创新,比如:首创车载兵和战车工事对付敌重装骑士骑兵;情况需要时,战车相互联结成各种战车工事,保护士兵不受重装骑士骑兵的袭击;在野战中大胆机动,勇猛进攻,并大量使用轻炮兵;集中使用兵力,重视各种协同动作等。这些在世界军事史上都留下了重要一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