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张自忠的遗体被找到,李书训老人一直与当时一同抗战的战友们保持着联系

2020年1月15日 - 澳门赌钱官网
张自忠的遗体被找到,李书训老人一直与当时一同抗战的战友们保持着联系

今年90岁的李书训老人,1925年出生,1939年入伍。如今生活在河北省阜城县光荣院的他,身子仍很硬朗。对他来说,今生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参加抗战。
1939年,李书训的老家阜城县井庄村来了一位八路军伤病员,住在了他的家里。李书训早就听说日本鬼子在中国烧杀抢掠,坏事干尽,而八路军专门为民除害。他有着强烈的当兵愿望,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这位伤员。有一天,这位伤员带着他到景县张家坟村去办事,碰上当时衡水第五分区警卫连连长李明可。一听说眼前的李书训要求当兵,李明可摇头拒绝了:年龄太小,跟不上大部队。话音未落,村子突然遭到炮弹袭击,来不及多想,李书训跟着八路军迅速朝安全地方撤退。见他岁数虽小却特别机灵,李明可当场批准了李书训的当兵申请:去景县七区游击队吧!李书训至今清楚地记得,1939年正月初四,14岁的他正式成为八路军的一名通讯员。李书训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敢,带着重要情报穿过日伪军控制的据点,多次圆满完成情报送达任务。
李书训17岁那年,在阜城城南,20多人的游击队与50多人的日伪军展开激战,战士们不怕牺牲,英勇杀敌,日伪军动用大炮进行轰炸。打得赢就打,打不过就撤。为确保我军实力,游击队边打边退。李书训在撤退时不幸受伤,右手食指被炸掉,当时他的一名战友左手被炸没了。指导员赵光在安全地带为他们清洗伤口并进行包扎,随后将他们转到冀中部队根据地住院治疗。半年后,李书训养好伤,被调到景北县大队当通讯员。李书训还记得一次遭遇战,当时游击队住在景县一村庄,由于出了汉奸,30多人的游击队伍被日本鬼子包围。英勇的战士们与日军拼起刺刀。在这场遭遇战中,游击队员们因为熟悉地形,边迎击边转移,痛歼日军。
1942年6月和1945年7月,李书训参加了攻打衡水和德州的战役,他和战友们经过浴血奋战,歼灭了占领衡水、德州的日伪军,取得了这两次战役的胜利。解放战争时期,李书训因右手残疾未能再上战场,被安排在分区做管理工作。
这些年,李书训老人一直与当时一同抗战的战友们保持着联系。前些年李书训身体好,坚持去各地看望战友。老伴儿去世后,李书训住进了阜城县光荣院。
李书训一直珍藏着两枚纪念章,一枚是华北解放纪念章,另一枚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对他来说,这一生最难以忘怀的就是参加了抗战,把日本鬼子赶出了中国。那是他一生中既艰苦又光荣的岁月。战争中留下的伤痕和奖章,成为他引以为豪的历史。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90岁的李书训老人心情激动地说:我要把抗战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让他们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

图片 1

图片 2

第四分队的藤冈一等兵,是冲锋队伍中的一把尖刀,他端着刺刀向最高指挥官模样的大身材军官冲去,此人从血泊中猛然站起,眼睛死死瞪住藤冈这是一名日本士兵的口述档案,它记录了抗日爱国将领张自忠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北碚区烈士陵园管理所主任陈尚利说,这份珍贵的历史档案来自南京市档案馆,在张自忠牺牲70周年之际,它首度走出档案馆,现身张自忠将军纪念馆。
将军英勇,吓呆日本兵
这份源自日军《231联队史》的珍贵档案,以日军官兵的亲口讲述,再现了张自忠以身殉国的全过程。
当冲到距这个高大身材军官只有不到13米的距离时,藤冈一等兵从他射来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竟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这时背后响起了枪声,第三中队长堂野军官射出了一颗子弹,命中了这个军官的头部。他的脸上微微出现了难受的表情。与此同时,藤冈一等兵像是被枪声惊醒,也狠起心来,倾全身之力,举起刺刀,向高大的身躯深深扎去。在这一刻,这个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体倒塌似的,轰然倒地。
陈尚利说,1940年5月16日,张自忠为国捐躯后,遗体当天晚上被日军13师团草草埋葬在陈家集(现湖北省襄阳县内)。18日,张自忠的遗体被找到,当医疗队人员用酒精擦洗遗体全身时,看到他全身共负重伤7处,最重的是一处洞穿胸部的炮弹伤。
随后,将军遗体被运往当时的战时首都重庆安葬,路经宜昌时,十万军民恭送灵柩至江岸,其间日机三次飞临宜昌上空,但祭奠的群众无一退却。最后,日本飞机一弹未投,盘旋而去。

15岁的三少爷投笔从戎
1922年9月11日,张挺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富裕中农兼商人家庭。九一八事变爆发时,他正在上学。
我们的体育兼语文老师常笑仙上课时,常常给我们讲国家大事,纵论古今英雄。说到日寇入侵,国破家亡时,义愤填膺,声泪俱下。张挺至今还记得这位给他灌输了进步思想的老师。
一二九运动,掀起全国抗日救国新高潮。13岁的张挺同一些进步学生一起,组织成立了抗日救国会,小小年纪,成群结队出入城里关外,张贴抗日标语,宣传抗日救国,在老百姓中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两年后,张挺高小毕业,因为在全县高等学堂会考中,成绩名列榜首,名字登在了《山西日报》上。我父亲本想让我守着家里80亩耕地,继承家业,看到报纸后,认为我可成大器,要我继续上学。
谁知,我在忻县中学学习不久,卢沟桥事变爆发,狼烟四起,人心惶惶。学校被迫停课。面对破碎的山河,热血男儿岂能熟视无睹?
是去南京,还是去延安?这时,一位叫张维汉的先生把他引向了延安,指引他找到了共产党,参加了八路军。
直到今天,93岁的抗战老战士、原电子工业部部长张挺,依然怀念那个人:张维汉先生,是他,指引我找到了共产党,参加了八路军。
抗战胜利后,张挺给张维汉写信,没有回音;新中国成立后,他寻访过张维汉,依旧无果。
张维汉消失了?在中国抗日战争的进程中,有无数个张维汉,在传递完革命的火种之后,消失在烽火之中;他们的青春和热血,融进了历史的底色。
但他指引过的张挺,从此浴血战斗在抗日的前线。
当这位吃得好、穿得暖,人称三少爷的张挺穿着军服,打着绑腿,以一个八路军战士的模样站在父亲面前时,父亲一阵惊讶,又有些不放心。
请父亲放心!这些事情我已经想过好多次了。我是个热血男儿,岂能只顾自己享受?我决心参加革命,上前线抗击日本强盗。我选择的这条道路,可能布满荆棘,曲折坎坷,甚至会牺牲自己的生命,但为了国家民族,必须有一批勇于献身的仁人志士,才能挽救危亡。我要跟着共产党抗战到底。
说这些话时,张挺只有15岁。 山洞历险,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
在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三营十连,张挺是唯一的知识分子,搞文书工作非他莫属。当时士兵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能识字的很少。张挺说:我给战士们上文化课,教他们读政治课本,替战士们写信,帮事务长记账。他们都叫我先生。
但张挺觉得自己这个兵既不扛枪,也不打仗,实在名不副实。他多次跟连长请战,希望可以像真正的战士那样,或威武雄壮地站岗放哨,或冲锋陷阵于枪林弹雨。
机会终于来了。他随部队转战山东后,第一次参加了真正的战斗。
一日早晨,曙光未露,突然传来紧急命令:四五百名日本鬼子正向司令部驻地发起进攻。我当时是警卫连指导员,接到命令后,战士们很快便做好了战斗准备。可这是我第一次打仗,心里实在太紧张,连枪栓都拉不开,直到打出第一枪后,我才慢慢平静下来。
张挺笑着回忆:敌人用小钢炮、掷弹筒向我们山头射击,接着重机枪像刮风一样向我们扫射。相比之下,我们仅有的一挺歪把机枪和一些步枪,实在太弱。只好等敌人靠近了,猛投手榴弹。日本鬼子冲上来了,全连又拿起刺刀跟他们肉搏。战士们一鼓作气,杀死二三十个鬼子,敌人没再前进。
在山东抗战中,张挺度过了他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
1941年11月,日伪军向沂蒙山区疯狂扫荡。在部队撤离时,张挺却患了重病,疟疾与伤寒并发。他被命令去后方医院治疗。所谓后方医院,其实就是在农家院子临时搭建的一个棚子,敌人来了就得疏散。
身患疟疾的张挺,走了一天一夜,60多里路,好不容易在一个山沟里找到了后方医院。军医大夫给了他一大包硫苦,让他泻肚子。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天一早,敌人逼近,后方医院必须紧急疏散隐蔽。一个轻病号架着张挺就往半山腰跑。我泻肚子后浑身没一点劲儿,哪里跑得动?我就让他先走,免得被我拖累,能活一个就是保存一份抗日力量。
一直爬到黄昏时刻,张挺才爬进了半山腰的一个山洞。我在山洞里待了三天三夜,饿了吃干粮袋里的煎饼,渴了喝岩壁上渗出的水。脑袋里想了很多,想到对我关怀备至的战友,想到官兵间的团结友爱,想到家人,但从未想过不跟日本人干仗了。有一天,忽然听到洞口有脚步声,心想不会是鬼子进山搜索了吧?我攥着一块石头,就算今日大难临头,临死也得跟敌人拼了。张挺说。
幸运的是,进来的是一个战友。 临危受命,创办兵工厂
沂蒙反扫荡后不久,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的岁月,上级交给张挺一项新任务参加创建敌后小型兵工厂。
我刚满二十岁,连兵工厂是个什么样儿都不知道,领导便任命我为兵工厂政治指导员。没有厂房、没有车间、没有资金,好在厂长是个产业工人,干过车工,是难得的技术人员。
说起创办兵工厂的过程,张挺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请乡间的铸锅师傅帮着做手榴弹壳,鞭炮师傅指导我们做炸药,老木匠做木柄就这样七拼八凑,小型兵工厂诞生了。厂里百十来个工人,都是战士和当地农民,大部分产品都是在老百姓的炕头生产出来的。
职工的报酬极其低微,技工每月五元,我这样没有技术特长的干部,每月只能领到一元。张挺说,但那时谁也不计较报酬,想的只是如何能制作出更多更好的武器,最大量地杀伤敌人。
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冒着生命危险做试验,每年生产手榴弹两万枚左右。兵工厂还制作地雷等。由于兵工厂对抗战的突出贡献,他们还受到罗荣桓表扬。
脑海里是漫天烽火,窗外却是和平的阳光。在抗战胜利70年后的今天回忆往事,张挺不胜唏嘘,赋诗一首:艰苦抗战八年整,打败日本野心狼,可歌可泣英雄汉,一腔热血洒疆场,时今相距七十载,血泪历史永不忘,同心共铸中国梦,强大祖国立东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