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此前被认为是世上仅存野马的,英国科学家借助3D技术还原了古埃及王后纳芙蒂蒂的真面目

2020年1月21日 - 服务类型

英国科学家借助3D技术还原了古埃及王后纳芙蒂蒂的真面目,并由专家耗费500小时为这位著名的古埃及美女塑造逼真半身像。

这项研究说,此前被认为是世上仅存野马的“普氏野马”其实是驯化马的后代,目前已经没有纯种野马存世。

一般来讲,学徒制分为传统学徒制、现代学徒制、认知学徒制等几种类型,每种学徒制各自其特点。以传统学徒制(traditional
apprenticeship)为例,有时也被称为“手工学徒制”,指的是在近代学校教育出现之前,手工作坊或店铺中师徒共同劳动,徒弟在师傅指导下习得知识或技能的传艺活动,这种活动是一种高度情境性的学习方式,学徒在真实的工作场所中观察师傅的实作。具体而言,英国学徒制体系由中级学徒制、高级学徒制和高等学徒制组成,学徒培训的依据是国家统一发布的“学徒制框架”,核心内容是学徒需要获得的若干个国家资格证书。学徒培训在企业和学徒培训中心之间交替展开,企业培训约占整个学徒制时间的70%。

古埃及;王后;真面目;美女;才识

野马;家谱;祖先;奥尔森;种马

学徒;高等教育;英国;认证;技能

英国科学家借助3D技术还原了古埃及王后纳芙蒂蒂的真面目,并由专家耗费500小时为这位著名的古埃及美女塑造逼真半身像。

新华社华盛顿2月22日电美国《科学》杂志22日刊登的一项新研究给马写了一份新家谱。这项研究说,此前被认为是世上仅存野马的“普氏野马”其实是驯化马的后代,目前已经没有纯种野马存世。

学徒制对于打造工匠精神的重要性越来越多地被人们所关注。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网近日发表德国学者文章称,近年来高校规模的扩张让人们看到了高等教育的崛起,但与此同时令人担忧的是,进入高校学习似乎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唯一选择至少是首要选择,一些需要传承的工匠技艺更难寻觅学徒,“手艺人”越来越少,学徒制的影响日渐式微。

生活在3400多年前的纳芙蒂蒂是著名的古埃及王后,因美貌闻名于世。埃及博物馆收藏的一具名为“年轻女士”的木乃伊据信是纳芙蒂蒂。研究人员曾猜测她是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的继母,2010年DNA检测显示她是图坦卡蒙的生母。

研究人员通过系统发育学分析发现,普氏野马的祖先是大约5500年前生活在今天哈萨克斯坦北部的波泰人驯化过的一种马。此前,波泰马被认为是所有现代驯化马的祖先,但对各种马样本的DNA分析结果表明,波泰马并非现代驯化马的祖先,而是普氏野马的祖先。

通过学徒制打造“工匠精神”

得到埃及政府和埃及博物馆许可后,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埃及古物学者艾丹·多德森移开保护“年轻女士”的玻璃罩,检测这具木乃伊并利用3D成像技术还原了纳芙蒂蒂的容貌。古代生活场景还原艺术家伊丽莎白·代内斯继而耗费500小时制作了纳芙蒂蒂的逼真半身像,其所佩戴首饰为奢侈品牌迪奥设计师手工打造。美国旅游频道《未知的探险》定于14日晚播出还原纳芙蒂蒂面目的过程。

主持研究的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分子考古学教授卢多维克·奥兰多说:“过去认为普氏野马是地球上最后一种野马,但它们实际上是最早驯化马的后代,这种马后来因受到人类的压力而逃回荒野,在野外生存数千年。”

一般来讲,学徒制分为传统学徒制、现代学徒制、认知学徒制等几种类型,每种学徒制各自其特点。以传统学徒制(traditional
apprenticeship)为例,有时也被称为“手工学徒制”,指的是在近代学校教育出现之前,手工作坊或店铺中师徒共同劳动,徒弟在师傅指导下习得知识或技能的传艺活动,这种活动是一种高度情境性的学习方式,学徒在真实的工作场所中观察师傅的实作,感知和捕捉师傅的知识和技艺,然后在师傅的指导下进行实作,逐渐学会师傅的技能。现代学徒制是由企业和学校共同推进的一项育人模式,其教育对象既包括学生,也可以是企业员工。对他们而言,就学即就业,一部分时间在企业生产,一部分时间又在学校学习。因此,学生和员工都可以从企业领取相应的工资。但是,作为一种新模式,在推广中需要企业和学校专门制定相应的人事政策进行支持。认知学徒制则是指将传统学徒制方法中的核心技术与学校教育相结合,以培养学生的认知技能,即专家实践所需的思维、问题求解和处理复杂任务的能力。在这种模式中,学习者通过参与专家实践共同体的活动和社会交互,进行某一领域的学习。

借助3D技术塑造的纳芙蒂蒂半身像与德国考古学家1912年在埃及阿马纳发现的纳芙蒂蒂半身塑像颇为相似。然而,半身像照片在网络发布后遭到部分网友质疑,称肤色过于白皙。不过,也有网友指出,古埃及人与欧洲人血缘相近,肤色确实偏白。

普氏野马一度濒临灭绝,后经培育并放回欧亚草原,目前大约2000只普氏野马是20世纪初捕获的15只普氏野马的后代。

英国学者希拉里·斯蒂尔曼(Hilary
Steedman)将欧洲的学徒制分为需求引导型(demand-led)和供给引导型(supply-led)两大类。需求引导型的学徒制也称为高企业合作与低学校整合型,特点是雇主责任感高,企业培训占主导地位,学徒制与全日制教育结构相分离,代表国家包括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等。供给引导型的学徒制也称为低企业合作与高学校整合型,特点是雇主责任感相对较低,企业培训相对较弱,学徒制与全日制教育结构进行了较为密切的整合,代表国家有英国、法国、荷兰和丹麦等。

作者简介

论文共同作者、美国堪萨斯大学的桑德拉·奥尔森说,过去生物学家错以为普氏野马属于野生动物,部分原因在于这些马有竖立的马鬃,这被认为是野马的特征,而且其褐色的皮肤与冰河时代法国和西班牙岩洞壁画中的野马类似。

不管是过去还是如今,学徒制对于技艺和相关知识的传承都是极为重要的。世界上很多国家也一直在出台相关政策法规保障学徒制的发展。例如,相对于其他部分欧盟国家而言,德国拥有相对较低的失业率。这有赖于德国从政府到企业都相信德国独特的双轨制职业培训系统(Dual
Vocational Training System,也称Dual system),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学徒制。

姓名:袁原 工作单位:

但现在基因证据显示普氏野马的祖先是波泰马。考古学证据表明,波泰马是家养的,因为波泰人不仅吃马肉,而且喝马奶,在波泰人的村落遗址里还发现了马栏。

德国是一战和二战的策源国及战败国,但战后德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并在20世纪60年代再次超越了英法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强国。而其致胜的法宝之一,就是以特色学徒制为主的职业教育体系。

奥尔森说,新发现又带来了新问题,在认为现代驯化马不是起源于普氏野马后,还要继续寻找现代驯化马的真正起源。她认为,在历史上人类曾两次驯化马,驯化了两个略有差异的种或不同亚种。

众所周知,德国这个国家的自我形象曾以手艺严谨的大批产业工人享誉世界,他们对产品的精益求精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学徒制所培养出的工匠。

作者简介

为了保护学徒制,德国虽然每个地区对此有不同的政策保护和实施方式,总体来讲,全德国青少年中约有半数以上曾经进入职业教育培训体系,尤其是在十五岁、十六岁左右。他们在接受职业培训的同时,会在企业进行实习和工作。因此,对德国青少年来讲,不管是技术工人还是高级工程师,从建筑工人、水管工到对专业技艺要求较高的手工艺人、甚至贸易和医疗领域的专业人才,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学徒制的影响。德国注重学校与企业的合作,2003年,每3家德国企业中就有一家提供学徒制,2004年,德国政府要求除那些特别小型的公司外,其他德企必须统一接受学徒。

姓名: 工作单位:

一般而言,学生每周在技术培训学校(Berufsschule)学习一两天理论知识,另外三到四天则在公司学习实践技艺。这一过程将根据专业和公司的不同,持续2年到3年不等。这其中,理论教学的水准控制规定严格,受到商务部的监管和国家培训法规的保护。在德国,有些行业必须完成学徒制的培训才可正式入岗,比如海洋工程类的职位,就对此有着明确的要求。

毕业于牛津大学、如今从业于媒体的大卫·马修斯(David
Matthews)对此做了一系列调查。他称,人们曾对德国的学徒制大加赞赏,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学徒制培养出来的人才使得德国的失业率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

不容忽视的学徒制危机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西方各国纷纷开展了新的学徒制改革,相关的立法、政策和项目层出不穷。

就此,学徒制在现代社会得到了重生,在西方社会掀起了新一轮学徒制研究与实践的高潮。目前,大多欧盟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都建立了或正在探索建立合适的国家现代学徒制。学徒制在当前很多国家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中,发挥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在英国、法国、爱尔兰和加拿大等国家,亦是学校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有力补充。

具体而言,英国学徒制体系由中级学徒制、高级学徒制和高等学徒制组成,学徒培训的依据是国家统一发布的“学徒制框架”,核心内容是学徒需要获得的若干个国家资格证书。与德国和瑞士不同,英国学徒制框架本质上是一种目标/结果导向的管理策略,对学习的具体内容和校企分工没有限制,培训机构教什么,企业教什么,学徒怎么学,都非常灵活。澳大利亚的现代学徒制包括学徒制和培训生制两类,学徒制时间较长且更稳定;培训生制时间较短,稳定性略差。两种类型开展培训的依据都是澳大利亚职业资格框架。集团培训公司是澳大利亚学徒制中富有特色的第三方机构,他们直接招聘学徒,然后把学徒派遣到小微企业工作,同时把脱岗培训外包。法国的学徒制分为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两个层次,最高相当于硕士。每个学徒制项目都是围绕某个国家资格认证开发的。学徒需要与企业签订学徒制合同,并到行业委员会注册备案。学徒培训在企业和学徒培训中心之间交替展开,企业培训约占整个学徒制时间的70%。在完成学徒制时,学徒要参加国家资格考试,获得相关资格认证,这些认证与全日制职业学校的学生获得的认证是完全一样的。

然而,近年来
,培训学徒的公司一直在警告,随着大学数量的增长,没有足够多的年轻人选择做学徒了,这切断了未来的熟练技术人员和其他体力劳动者的培训管道。

德国工商联合会高等教育部门负责人茱莉亚·弗莱迪克(Julia
Flasdick)称,不管科技如何发达,机器总需要人来驱动,计算机代码也需要人来编写。在目前的经济需求和高校培训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鸿沟,大学生大部分倾向于理论上的学习,而不是工作技能上的培训。

虽然像护士培训等在一些国家如英国正在向大学转移,但目前高校针对经济需求所做的培训,依然远远不够。学徒制也并没有在高校获得尊重和发展。

马修斯表示,长期以来,一些研究人员一直想搞清楚,在一些国家,高等教育培养的人才是否已经远远超出了经济发展的需求。高等教育目前已成为人们进入中产阶级的必经之路,但一些观察人士同样认为,这同样造成了部分国家学徒人数的大幅减少,而大学生就业率的下降也是一个很明显的警示信号。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侯丽

作者简介

姓名:侯丽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