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历来十分重视民族宗教政策

2020年1月29日 - 联系我们

论中国优秀宗教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几个问题

何小莲:中国共产党关于民族宗教的政策与实践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中国优秀宗教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来源,对其构建有一定的涵养作用,外来宗教文化中国化的经验,可以为当前实现外来文化中国化提供重要的示范作用。

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的宗教问题,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为指导。要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涵义,科学评价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宗教观,高度重视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丰富和发展。积极引导宗教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把广大信教群众和宗教界人士吸引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伟大事业中来。

中国共产党历来十分重视民族宗教政策。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党的三代领导集体根据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时代特点 ,制定出适当的民族宗教政策
,并将其付诸实践 ,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宗教理论。不过
,在处理民族宗教问题上 ,也有过重大的曲折和反复 ,这些宝贵的经验教训
,使党能够在新的时代条件下 ,坚持稳健、务实的民族宗教政策。

宗教文化; 核心价值观; 相互关系;

宗教/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积极引导

宗教; 民族; 中国共产党;

何虎生; 王超;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马克思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工人阶级政党正确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的指南。这一基本认识看起来不言自明,但是真正科学地把握住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并付诸实践,却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历史的发展表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不仅一直遭到敌视马克思主义的种种思潮的歪曲和攻击,而且也常常受到国际工人运动和工人阶级政党内部“左”右两种错误倾向的干扰。就当前来说,国际上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入低潮,马克思主义(包括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再一次面临敌对势力和时代的挑战;从国内来说,近些年来,随着宗教的日益活跃,关于宗教的各种各样的观点和理论也在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有的人以当代世界宗教状况发生重大变化为由,提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并没有系统地研究过宗教,他们的宗教观又是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的理论,而且是针对德国和俄国的宗教状况的,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普遍真理性,特别是对于正确认识当代世界的宗教问题的科学指导作用自觉或不自觉地提出了质疑。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进一步科学地认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巩固它在认识和处理我国宗教问题过程中的指导地位,是十分必要的。

何小莲;

He Husheng;Wang Chao;School of Marxism Studies,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一、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涵义

澳门赌钱官网,He Xiaolian (Social Science Department,School of Culture and Law,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92,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按照传统的理解,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宗教观。列宁的宗教观,有时也称作列宁主义宗教观。这种解释确认了从马克思到列宁创立并形成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理论体系和处理宗教问题的一系列方针和原则,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又存在几个问题。首先是笼统地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等同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宗教问题的全部思想;其次,是忽略了他们同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以后的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丰富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在确立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以前,已经有了一些关于宗教和宗教问题的思想,尽管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总体上不应归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体系之中,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应该是他们成为共产主义者以后关于宗教、宗教问题的一系列科学观点和体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以后的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人在认识和处理中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过程中,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有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其理论上的结晶理所当然地应当成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组成部分。

同济大学文法学院社会科学系 副教授、博士;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作为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科学理论体系,它经历的某一特定的历史阶段不可避免地要留下时代的烙印,某些具体的论断自然也会有历史的局限性。因此,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决不能采取教条主义的态度,而是要科学地把握住它的基本原理。也就是说,要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下,认识宗教和宗教问题得出科学结论。

民族与宗教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民族问题与宗教问题是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但宗教常常是民族的纽带。在许多情况下,民族是载体,宗教是灵魂,民族与宗教往往交织在一起。

儒佛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姑且不论儒教是否是宗教,但佛教、道教是宗教则是不容置疑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来源,当然也包括中国优秀宗教文化,它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来源之一,在其构建过程中具有一定的涵养作用,也能够为外来文化中国化提供经验和借鉴。

澳门十大正规网站,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也是一个多宗教国家。由于社会、文化、历史等多方面的原因,中国少数民族宗教信仰呈现形式多样内容繁杂的状态。从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到世界性宗教———佛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我国都有悠久的历史。特别是有20多个少数民族几乎全民信教,涉及广袤的地域、几千万人口,宗教渗透到这些民族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心理结构等各方面都产生着难以估量的影响。因此,正确认识和处理民族宗教问题,不仅关乎少数民族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问题,而且成为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团结的大问题。

一、中国优秀宗教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来源

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三代领导人,都非常重视民族宗教问题,都根据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时代特点,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将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制定适当的民族宗教政策,并将其付诸实践,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宗教理论。

宗教和宗教文化在我国曾一度被片面对待,改革开放以来,宗教的文化价值,包括宗教教规教义、宗教经典、宗教道德等,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

一、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探索与形成

首先,宗教文化是具有宗教性质和宗教意蕴的文化类型。文化是一个国家振兴发展的灵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有序开展的轴心。所谓“文以载道,文以化人”,文化在社会发展中能够起到道德教化和精神支撑作用。习近平指出:“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上存在的其他学说都坚持经世致用原则,注重发挥文以化人的教化功能,把对个人、社
会 的教化 同 对国家的 治
理结合起来,达到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目的。”[1]宗教文化属于人类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在人类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内涵上,宗教文化
“是宗教的文化义蕴,宗教性质的文化类型”;[2]在外延上,它又突破宗教信仰和教义本身,成为人类精神文明的成果,是人类文化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和组成部分,对此中国共产党人有深刻的认识。毛泽东曾经从文物价值和文化遗产的角度要求保护好宗教文化。1947年,毛泽东在陕北葭县南河底村的白云山庙参观时对庙内老者说:
“这些东西
(庙里的雕刻、塑像、石碑和牌匾———笔者注),都是历史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宝贵财富。一定要好好保护,不要把它毁坏了。”[3]邓小平曾从中外友好往来的角度,高度评价佛教文化和佛教界人士鉴真在中日交往和文化交流中的贡献。[4]江泽民从文化相互交融与社会作用的角度指出:“我国宗教在其产生和发展的过程中,与我国文化的发展相互交融,吸取了我国建筑、绘画、雕塑、音乐、文学、哲学、医学当中的不少优秀成分,可以研究和发掘其中的精华。宗教道德中的弃恶扬善等内容,对鼓励广大信教群众追求良好的道德要求有积极作用。宗教通过对信教群众的心理慰藉,对稳定信教群众的情绪、调节信教群众的心理也有积极作用。”[5]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时,也从宗教积极作用的角度强调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对中国的积极影响,特别指出了佛教对中国的影响,并通过中国对世界产生积极作用。[6]当然,我们肯定的宗教文化主要是优秀宗教文化,本文所探讨的宗教文化,指具有宗教性质和宗教意蕴的哲学、文学、艺术、语言、民俗等类型的优秀文化。

共产党是彻底的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但同时又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者,承认宗教产生和存在有其客观基础,承认它是一种人类社会的必然现象。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十分关切民族宗教问题,相关理论与政策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和成熟。

在中国共产党最初制定的一系列民族政策中,首先强调的是民族的平等和自决的问题,而对于宗教政策尚没有明确的表达。但中国共产党关于“蒙古、西藏、回疆实行自决、联邦到自治的主张,一定程度上正是建立在党对少数民族与汉族有着经济状况、民族历史、宗教、语言等不同的分析之上的。它表明党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民族的特点,并把它作为自己制定民族政策的依据。”①在中国共产党“三大”的党纲草案,以及四届三中全会等决议中都提出:“革命活动不应分党派、宗教、阶级”。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时期,党制定了较为系统的民族政策,有关宗教问题的政策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明确地体现出来:“中国境内各民族,不论汉、满、蒙、回、藏、苗、瑶、黎或高丽,也不论民族的大小、先进与落后,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若在苏维埃政权领域内,则不分民族、宗教信仰皆为苏维埃共和国的公民。“中华苏维埃政权以保证工农劳苦民众有真正的信教自由为目的,绝对实行政教分离原则”。但一切宗教都不能得到苏维埃国家的任何保护和供给费用,一切苏维埃公民有反宗教宣传之自由,帝国主义的教会只有服从苏维埃法律才能许其存在。苏维埃共和国绝对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保障各民族的工农劳苦民众有真正的信教自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