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观世音菩萨之所以在女性中间格外深入人心,明清时期聊城地区关帝信仰盛行

2020年1月29日 - 新事件
观世音菩萨之所以在女性中间格外深入人心,明清时期聊城地区关帝信仰盛行

观音信仰在民间的兴盛与女性地位的下降大体发生在同一时期。民间传说、地方戏曲和曲艺中讲述的观音本生与显化故事,成为传播观音信仰的重要媒介。化身众多、变幻无方是观世音菩萨与其他女神、娘娘相比十分突出的一大特征。从女性主义视角看,菩萨这种“多面”形成,是佛教观念的传播与妇女信众群体的女性意识觉醒互动的结果。观世音菩萨之所以在女性中间格外深入人心,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对她/他指引了一条于外低调含蓄、谨守本分,于内坚守内心、张扬个性的女性救赎策略,为天下女性提供了一种身缚枷锁而心灵自由的可能。

关帝信仰是中国古代社会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一种人格神信仰。明清时期聊城地区关帝信仰盛行,祭祀关帝的庙宇遍布城镇和乡村。除了官方的倡导外,当地尚武好义的民风、大量山西移民的存在以及山西商人的推动成为信仰传播和盛行的主要原因。关帝职能的多元化使其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地方官员往往借修建庙宇、崇祀神灵灌输国家祭祀理念,实施社会教化。地方士绅则通过修建庙宇和祀神活动,参与地方公共事务,彰显自身事迹和影响力,表达愿望和诉求。与地方官员和士绅不同,民众信仰关帝主要目的则是为了禳灾祈福、酬神还愿。

最近《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热播。而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祭祀供品中也有大量的美食,今天我们就说一说“舌尖上的祭祀”。

庞亚辉

胡梦飞

简单来说,传统中国的民间宗教都是“血食”的,以敬天法祖、祭祀土地神为核心,以“社”为组织的传统民间宗教,可以称之为“血食教”。中国传统上有“血食生气”的观念,认为使用牲畜祭祀,才能与神沟通,神明才会灵验。像元杂剧中的土地神就经常抱怨每月初一、十五才得一杯清茶,一年到头没有肉星,哪有力气去降妖捉怪,保佑百姓。

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

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山东聊城252059

当然,中国的神也不都是血食的,佛教、道教以及教派性质的民间宗教,都是用素食祭祀的。南朝梁武帝的《断酒肉文》在历史上十分有名,梁武帝就主张用素食来进行国家祭祀。大约同时代的北齐文宣帝也主张素食祭祀,《茶经》还说他在祭祀中不仅使用素食,还要喝茶。“南齐世祖武皇帝《遗诏》:灵座上慎勿以牲为祭,但设饼果、茶饮、干饭、酒、脯而已。”用素食来进行国家祭祀和祖先祭祀,在主流社会中只是昙花一现,不过在社会上也有一些影响,比如民间传说馒头是三国时诸葛亮七擒孟获时发明的,用面做的蛮人之头来代替人头祭祀。

《世界宗教文化》 2016年第6期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2017年第3期

中国主流文化也主张血食,大儒学家朱熹就是“血食生气”的拥护者,他在《朱子语类》卷三里还提到一个故事:四川灌口二郎庙祭祀李冰父子,原本是用血食,但因为宋徽宗喜好道教,封了李冰父子“真君”的封号,结果祭祀就按照道教的规矩改成素食了。李冰父子受不了,就给人托梦说:“我向来封为王,有血食之奉,故威福用得行。今号为‘真君’,虽尊,凡祭我以素食,无血食之养,故无威福之灵。今须复我封为王,当有威灵。”于是又改回了血祭,每年杀牛宰羊,于是官府还多了一笔屠宰税的收入。

佛教 观音 女性主义 救赎

明清 聊城 山西商人 关帝信仰

中国的神仙似乎喜好血食的居多,《夷坚志》补卷十五“李五七事神”记载:南宋宁宗时,自称婺源“五显宫太尉”的神明来到浙江建德县村民李五七家,李五七用面食蔬果来招待这位“五显宫太尉”,没有想到这位神仙却不满意,“吾在本宫为四方信士瞻仰,不得不斋心报答耳。今此既非当境,稀接檀信,但随食荤腥无碍。”原来这位神仙下凡是因为庙里饮食清淡,偷偷跑出来开荤的。不过事后发现这位神仙是冒牌货。

自从佛教传人中土以来,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是最受民间欢迎的两位佛菩萨,而从造像之华美、传说之丰富、传播方式之多方等方面来说,观世音菩萨恐怕还略胜一筹。

聊城大学博士科研启动基金项目“明清时期京杭运河沿线金龙四大王信仰研究”(321051519)

中国古代也有神仙喜好素食的,《稽神录》卷一“庐山卖油者”中提到一位卖油郎被雷劈死,他的母亲去庙里哭诉,晚上神仙托梦告诉她:“汝子恒以鱼膏杂油中,以图厚利。且庙中斋醮常用其油,腥气薰蒸,灵仙不降。其震死宜矣。”原来这位卖油郎用“鱼膏”等动物油掺入菜油中卖,不巧的是他卖的油被寺庙买去,法事活动中用了荤油,冲撞了神明,所以遭到报应。

观音传人后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从古印度贵族身份的“勇猛丈夫”转变成了或慈祥敦厚或妩媚娇柔的女子形象。尽管外形有变,但仍保留了印度观世音菩萨的若干特质。
比如千变万化。富于变化的特性大抵源于印度上古传统,像印度最早的吠陀经《梨俱吠陀》里的“原人”,千头千眼千足,从头、肩、心、眼、脐、气息等各部分变化出整个世界和人类。
古婆罗门教三大神之一的毗湿奴神更以变化无方著称。观世音是大乘菩萨,她/他以众多化身示现并非卖弄神通,而是为了方便度化—
— “应以X形得度者,即现×形而为说法”(《妙法莲华经·卷七》)。

关帝信仰是中国民众以及海外华人华侨信仰的大宗,是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一种人格神信仰。关帝即关羽,从三国时期号称“万人敌”而功业未竞的勇将,到地位凌驾于历代武将之上的“武圣人”,再到让芸芸众生顶礼膜拜的“协天大帝”,其崇拜遍及海内外,影响持续千余年,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一种十分独特的景观。应该说,在中国历史悠久、形式多样的人格神崇拜中,只有对“万世师表”的孔子的崇拜可以与关羽崇拜相提并论;而至少在其影响的广度上,关羽崇拜又明显超过孔子崇拜。这种现象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文化信息。由于运河流经,明清时期的聊城既是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之地,又是关帝信仰极为盛行的地区,祭祀关帝的庙宇数量众多,遍布其城镇和乡村。本文论述明清时期聊城地区关帝庙宇分布情况,分析关帝信仰传播的社会原因,探讨关帝信仰对该区域社会发展和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

除了荤、素食材的讲究,中国古代对供品的要求其实是极高的,要色香味俱全,特别是“香”,对于祭祀供品具有特殊的意义,甚至可以说不仅是舌尖上的祭祀,更是鼻尖上的祭祀。因“上供人吃”,神仙对祭品其实主要是闻味。比如蒸馒头、包子,开笼屉后如果发酵得不好,比较干瘪,古人会觉得馒头、包子的“精华尽去”,是被饿鬼偷吃了。

观世音菩萨的另一重要特质,在于“闻声救难”:“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妙法莲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的这一品质和阿弥陀佛近似,似乎充满佛教一向反对的那种神通力量,却也正因如此而益发深入人心。

一、聊城地区关帝庙宇的分布

鬼神的饮食世界,看来是与人间一样“与时俱进”的,荤素、色香、冷热,都有要求。舌尖上的祭祀,也是中国古人饮食观念的重要反映,是“舌尖上的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观世音菩萨的中国化特征,表现在其极强的渗透性和包容性— —
观音信仰每传至一地,很快即与当地原有的地方性女神信仰合流,原地方神往往自动降级,甘心成为观音菩萨的晚辈后学,与观音菩萨一道接受崇奉,荫庇一带乡里。如名高位尊的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本为道教女神,在后世民间传说中却因观音菩萨点化而成道,甚至有时甚至被视作观音的一个化身。

山东是关羽信仰比较发达的地区,明清两朝,山东几乎所有的州县都建有关帝庙。“自通都大邑以逮穷乡僻壤、异域遐陬,莫不立祠肖像,岁时瞻礼。”而聊城地区由于地近山西,北通京师,关帝信仰就更加普遍,翻检聊城各州县地方志,涉及关帝庙的记载很多。“盖其威灵赫,若天下后世,人人若亲,见面俨然如在目前。虽儿童妇女、愚劣狂瞽亦无弗尊信钦仰者,斯祀自古以来,惟一关王耳。”东昌府治聊城在清季时关帝庙遍布大街小巷,据称,城区内外足有百十座,其著名者有运河岸边的山陕会馆依西门城墙而建的关帝庙,南城门城上、城下的“一步三关庙”(意思指在城门下穿过时,头上一座,脚下左、右各一座),还有东关运河西岸的“赤帝当阳庙”,粮市街的阳谷庙(由阳谷武生员集资建立),东关大街的“庙上庙”(因庙有两层,下祀财神,上祀关公)等等。明清时期聊城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因而商人会馆也多供奉关帝。位于聊城东关、运河西岸的山陕会馆建于乾隆八年,其大殿供奉的就是关帝。在临清、张秋、阳谷等地,关帝庙的数量同样难以计数。

作者简介

一、观音信仰的盛行与女性地位的转折点

由表1可见,明清时期聊城境内共有关帝庙宇34座。当然这只是地方志中有明确记载的庙宇,众多庙宇由于规模较小、离城镇较远等原因没有被地方志记载。民国《茌平县志》记载,除城东和南关桥两处关帝庙外,境内各乡屯还有关帝庙16座。康熙《张秋志》记载,除荆门闸和纸店街两处关王庙外,“四郊祠者十三,不暇悉举”。此外,众多由商人所建的庙宇也未被收录其中,故庙宇的实际数量远高于此数。由此可见明清时期聊城地区关帝信仰之盛行。

姓名:雨山 工作单位:

观世音菩萨外形上从男变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转变也经历了一段缓慢的过程,对此已有多位学者作过专论,可知其中有净土信仰的盛行,对“圣母”“地母”
观念的取代,“柔静绰约”
的传统女性审美理念,六朝时期庄子奇诡的“玄幻”观念转化为《华严》《法华》的佛教式“奇幻”
等多重原因的共同作用。
但观音信仰由唐朝白衣女身形象流传,至宋朝普及全国并深入乡间僻壤,乃至在民间达到“家家观世音”
的盛况,却恰与有宋一代女性地位的疾速跌落遥相呼应。这种“巧合”耐人寻味。

图片 1

中国历史上女子的地位究竟如何?要对这一问题作出合理的回答,不仅需要纵向梳理、在不同地区和民族之间作出分判,更需要与印度、日韩、欧美、澳非等不同文化的国家作出比较,因而不是个容易厘清的话题。针对宋代的情况来说,虽然亦不乏反对的声音,但中国男尊女卑的思想模式自汉代基本确立以来,宋代女子的地位随着理学的兴盛至少在理论上说一落千丈,出现了“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在今天看来相当极端的论调;且宋代播种明代收获,到明清时期社会风气对女性贞节的要求和鼓励达到极致,覆盖和渗透到了不同阶层中间,所有女子概莫能外。

明清时期聊城地区的关帝信仰.pdf

伴随着宋明以来物质的丰富,明清时期女性的职业选择趋于多元,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参与也日渐深入,由此带来了女性意识的超前觉醒;但此一阶段世俗的伦理规范和社会舆论却较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为狭隘、更为严厉,这种紧张造成的结果只会使女子切身感受到的压抑和压迫比以往更深刻、更鲜明,因而从压抑中释放、哪怕暂时获得一丝喘息的意愿也比历代更迫切。明清女性结社成风,并在绘画、文学、戏曲评论等各文艺领域留下印记,都反映出颇富才学的知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自我实现的努力。如果说诗词歌赋为贵族知识女性提供了一定自我解脱、自我释放的心灵空问,那么观世音菩萨所代表的诸多女神、女仙、娘娘、老母则为各阶层的所有女性带来了抚慰和希望。

作者简介

姓名:胡梦飞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