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由一村或多村村民共同组成的管理和祭祀村庙的民间信仰组织等,日本学者多认为朱子的鬼神理论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2020年1月29日 - 新事件
由一村或多村村民共同组成的管理和祭祀村庙的民间信仰组织等,日本学者多认为朱子的鬼神理论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葬墓”是壮族民间信仰天地善院的仪式类型之一,在广西南宁市武鸣区、马山县和宾阳县壮族地区具有重要影响。“葬墓”仪式有风水宝地“葬墓”仪式和一般穴位“葬墓”仪式两种类型。本文在实地调查基础上,对天地善院“葬墓”仪式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并就其中蕴含的壮族祭祀亡灵的原因、亡灵价值的决定性因素、祖坟的地位和价值等文化内涵作了初步探讨。

朱子在气论上坚持一般的气会散尽,而在祭祀问题上持儒家的一般观点,坚信祭祀人的诚敬之心可以和祖先感应,祭祀中的"感格"以朱子的理气论为基础。他承继谢良佐"祖考之精神便是自家之精神"的讲法,认为人的血脉的延续是根据"生理",自家的气是祖先气的直接延续,祖先形体的那部分气虽然会散尽,却通过子孙的存有而延续下来。朱子对部分礼制的解释也基于他的理气观,而又在理气构架下赋予儒家生命观、身体观以更进一步的哲学阐释。

古代民间信仰组织是以祭祀和供奉共同信仰的神灵为目的而成立的团体,兼具宗教性、自治性和“草根性”,承担了部分社会功能,是社会结构中相当重要的一环。清代,关内移民纷纷到东北谋生,俗称“闯关东”。他们以共同信仰神灵的名义组成会社,以便凝聚力量,相互救助。近年来,笔者致力于搜寻和整理东北庙宇碑志,从中可以看到这些民间组织的活动情况。

莫幼政

赵金刚

基本由民众自发组成

广西师范学院文学院民族民间文化研究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庙宇碑志记录了修庙或祭祀活动的过程,可以反映社会群体的日常生活。汉族移民到达东北之初,往往广修庙宇、刻碑留字,与民间组织有关的“会首”“阖会”等术语在庙碑中频繁出现。1930年,辽宁省朝阳县县长周铁铮主持修纂的《朝阳县志》载:“汉族当日居若晨星,势若散沙,结合不易,智者于是而为香火会。初敛布施,以修庙宇。继以演戏,作无形之结合。意至美也……借以御侮,减生危险。”这些民间组织大致分为三类:第一,兼具行会和祭祀性质的民间组织,如鲁班会、三皇会、虫王会;第二,由一般信众自发组成的神佛香火会,如娘娘会、关帝会等;第三,由一村或多村村民共同组成的管理和祭祀村庙的民间信仰组织等。

《宗教学研究》 2017年第1期

《世界宗教研究》 2017年第6期

“会首”是对民间信仰组织首领的称呼,通常一会有一名会首。有些组织庞大的会社,则有多名会首。今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娘娘庙之《周铁沟花儿山碑记》记载,娘娘庙民间组织的会首多达二十四人,“钱粮会首”负责庙的钱粮事宜,“香耍会首”负责香耍表演。会首采取轮值制度来管理日常事务。今辽宁省盖州市八蜡庙《重修八蜡庙赛会碑记》载:“村之远近分立三会,会每司事一年。”会首往往具备“敬老慈幼人也”的口碑,财力和身份地位也是重要因素。“喜舍赀财”、具有一定文化水平的“村董”“乡约”,经常充任“会首”,在碑志上频繁出现。

壮族 天地善院 葬墓 文化内涵

气 感应 祖考 祭祀

民间信仰组织基本由民众自发组成,乡绅、官员、商人等往往是其中最有影响的群体。《周铁沟花儿山碑记》的落款处不乏“拔贡”“恩贡”“例贡”“廪生”“增生”等生员身份。修庙、祭祀等公共事务往往由乡绅组织,碑志中多有对其义举的记载,如“施舍田产”“首先捐助”等。碑刻中不乏官员群体的身影,今辽宁铁岭市农神庙《农神庙碑》记载民间会社修庙的盛举,“呈请于县尊赓公”,“少府鲍公捐廉慨助”。民间有时还请求上至朝廷军政大员、下至一县之长等官员书写碑文和匾额。清代,东北商业渐有起色,由商人组成的民间信仰组织承担了行会的部分职能。药王为药行祖师,“会务亦归药商经理”,组织祭祀还可以对行业内部起一定的协调作用。清代兴京县《新兵堡九圣神祠碑》载,九圣祠是商铺管理的会庙,“众商等值年经理”。

图片 1

鬼神观可以说是近些年朱子理气论研究的一个热点,学者们多从礼学或祭祀的角度对朱子的鬼神思想进行诠释,关注鬼神与礼乐的关系、鬼神与朱子的宗教思想的关系,这就与以往侧重从“气”上诠释不尽相同。日本学者多认为朱子的鬼神理论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尤其是在鬼神与祭祀这一问题上存在气的散尽和“祖考来格”二者的矛盾。然而如果我们详细分析朱子的鬼神思想可以发现,
日本学者所提出的朱子理论所有的自相矛盾之处实际上并不存在,朱子关于祭祀与鬼神的理论是自洽的。儒家的祖先祭祀完全可以建立在朱子构建的理气论系统当中。气之先验本有之动能,并不因为气散而消失。人死为鬼,为已屈之气,但是在祭祀当中,祭祀者的诚敬却能使“祖考来格”,也就是使已屈之气复伸,这种屈中有伸即是良能的展现。

涉及日常生活多方面

图片 2

关注朱子思想中的鬼神与祭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关注背后的机制问题,看祭祀中朱子认为的“祖考来格”
背后的根据是什么。

除开垦荒地、渔猎山林等劳作,民众还通过民间信仰组织来调剂其他日常生活。从碑志资料来看,某些香火会的成立,最初是为了凝聚力量、修建庙宇,“捐款购地”,“鸠工庀材”。庙宇建成之后,香火会要负责修葺和管理。辽宁庄河县上帝庙《重修龙泉碑记》载,“合会人……备土木命石工”,组织重修。《重建呼兰关帝庙记》记载了呼兰县关帝庙(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由当地商务会捐资重修一事,“工役既竣,勒诸贞珉”。

壮族天地善院“葬墓”仪式调查.pdf

一、感应之理

祭祀神灵是民间信仰组织的标志性活动,碑志往往对此详加记录。今辽宁兴城市关帝庙的《关帝圣像记》载:“五月十三日帝君单刀赴会之日,为索锦州,威镇东吴,即于此日出巡,令乡村父老里巷儿童瞻拜仪表”,该会“各捐赀募化赞襄”,制作神像出巡,“大像一尊”,“大轿一乘”,“旗牌伞扇”,出巡之日,百姓虔诚礼拜。根据兴城《蛇山顶娘娘庙立香会碑记》记载,立香会“每于圣母诞生之辰,竭诚致祭以祈福”。

作者简介

在朱子那里,祭祀当中的感格与其它领域的“感应”,都不能仅仅视为我们今天所讲的“心理”
问题,不能简单诉诸于“心理学”
对之进行解释。感格以及感应与朱子的理气论密切相关。王文娟博士指出,“朱熹用理气论知识架构来说明感应的道理,并结合鬼神、祭祀、德福之道等问题,阐发感应在现实生活、伦理与宗教实践中的功能和意义.感应问题与理气心性的问题密切关联,是宇宙论和本体论的一部份。”这就揭示出感应、感格在朱子思想中的位置。

娱神赛会是祭祀神灵不可缺少的一环,广受东北民间推崇,许多文娱形式衍生于迎神赛会。为了让后人铭记,周铁沟、花儿山每年进香而办“天吉盛会”,《周铁沟花儿山碑记》载“兹有周铁沟、花儿山,集合乡傩,每年于四月十八日,朝项进香,庆贺圣诞,名为天吉圣会,历年已久”。除周铁沟的天吉圣会,还有铁岭屯的天德圣会、百家寨的天泰圣会、乡乐庄的天仙圣会、虎庄屯的天成圣会,共五大圣会,由附近村屯组成。每到娘娘庙会,必办旱船、竹马、抬竿、秧歌等节目。

姓名:莫幼政 工作单位:

在朱子那里,事物之间能够感应,首先是因为有感应之理,而且这种感应之理是普遍存在的。朱子认为“这也是他里面有这道理,方始感发得出来。若其中元无此理,如何会感发得!”必须要有此理,才会有相应的感应现象,祭祀也不例外,子孙能够感格祖先,根源上也是因为有能感格之理。在朱子看来,“感应自有个自然底道理”,“如日往则感得那月来,月往则感得那日来;寒往则感得那暑来,暑往则感得那寒来。一感一应,一往一来,其理无穷。感应之理是如此”,“凡在天地间,无非感应之理,造化与人事皆是。”具体事物之间的感应即是依据此感应之理。因为有此感应之理,事物之间的感应也就是普遍的。《语类》卷九十五《程子之书一》解释程子关于感应的观点时有:

东北民间信仰组织还发挥了一定的安全防卫职能。今辽宁新民市的章京堡关帝庙碑立于庚子事变后,该会“醵赀重修”观音阁和会房,为保地方安全,“众誓于关庙,合练乡团,以卫身家”。清代,东北农耕区普遍祭祀虫王会,每年会期结成青苗会,阖会商议看护庄稼,以防范风险。“祭毕,订罚约,保禾稼”。

明道言:“天地之间,只有一个感应而已。”
盖阴阳之变化,万物之生成,情伪之相通,事为之终始,一为感,则一为应,循环相代,所以不已也。

总之,清代东北民间信仰组织的活动涉及修庙、祭祀、赛会、安全等公共事务,起到了部分整合、凝聚、协调的社会功能,而且丰富了民众日常生活。

问天下只有个感应。日:“事事物物,皆有感应。寤寐、语默、动静亦然。譬如气聚则风起,风止则气复聚。”

与官方思想相契合

我们可以看到,理学家所认为的感应范围很广,可以说凡天地之间的事物都在一定的感应关系里。这种感应关系不同于我们今天说的因果关系或者别的关系,我们可以将之称为一种“普遍性关联”的关系,万事万物都在一种普遍性的关联之中,但这也并不是说这种普遍性关联是无条件的,这些关联在朱子那里,必须据于理,这是前提性条件,
“理”规定了哪种关联是可能的、合理的。关联的条件还包括“对”、包括事物所内在的良能。

在敦睦乡里、提高凝聚力、协调内部利益与冲突等方面,清代东北民间信仰组织显示出一定的自治色彩,但不等于脱离国家的控制。官方对民间信仰组织召开香火会、祭祀神灵一事十分关注,地方官常常以官方身份直接加入组织,或是资助修庙祭祀等活动,对民间信仰组织进行监督。在庙宇碑文的署名中,具有官方身份的名字并不少见。

其次,感应之成立在于程子所讲的“天地万物之理,无独必有对”,也就是事物的存在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以某种“对”
的形态存在于宇宙世界的。死生、出入、往来、语默、动静、昼夜都是“对”。上引材料其实就已经交待了哪些对待关系存在感应。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将“对”
理解成对立、相反,这种“对” 能包含对立相反的关系,但又超越它们,
“对”更含有相辅相成的味道,“对”
的一方的存在是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的,双方互为前提。其实这种互为前提也可以用来理解祭祀者与祭祀对象。例如,在祖先祭祀当中,祭祀者与祭祀对象是“对”,他们之间存在感应关系,祭祀者是祭祀对象的子孙,没有祭祀对象就不会有祭祀者,没有他们,祭祀这项活动本身也就不会存在,同时如果没有子孙的诚意感召,祭祀对象可能就会一屈而不伸,彻底虚无。

东北民间信仰组织为谋求生存和发展,往往在建庙立碑上做文章,有意识地巧妙处理与官方的关系,来取得组织活动的合法性,在歌颂神灵的同时,不忘强调其与官方思想相契合之处。民间重修寺庙的“募捐启”印证了这一点。“募捐启”把“神道设教”与“立国之源”并提,将修庙提升到关系“国家之文野风俗之隆污,人心之邪正”的高度,以凸显修庙活动的合理性。《周铁沟花儿山碑记》记载“合会人等”于每年四月十八日娘娘会期举行进香活动,碑文开头强调神道对人心的教化作用,“盖闻圣人假神道以设教而万民服,凡法律之所不及,刑罚之所不加,仰庙貎者莫不动为善去恶之念”。在碑志中出现对官方的“溢美之词”,往往以“祀典”为噱头,强调庙宇的合法性,屡见不鲜。

作者简介

从碑刻资料来看,在国家的控制下,清代东北地方民众除了为生计疲于奔命,还通过民间信仰组织加强了不同群体之间的社会交往,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其日常生活。

姓名:赵金刚 工作单位: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近代东北民间信仰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刘扬 工作单位: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