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清代 漳河下游地区 河患 河神信仰,是碧霞元君信仰的大发展时期

2020年1月29日 - 新事件
清代 漳河下游地区 河患 河神信仰,是碧霞元君信仰的大发展时期

羌族神话史诗《羌戈大战》描绘了岷江上游古羌人迁徙的历史图景,是我们研究羌族宗教文化变迁的重要依据。从宗教人类学的视角观察,神话史诗的形成和发展与古羌人的宗教信仰习俗相关,神话史诗的情节内容与古羌人的信仰心理密切相连。通过对羌族神话史诗《羌戈大战》的文化解读,对追忆古羌民族迁徙历史图景与信仰心理、保护其珍贵的文化传统,是十分有益的。


要:有清一代,是碧霞元君信仰的大发展时期,并极具社会影响力。从纵向的时间概念上考察,碧霞元君信仰于清康乾时期和光绪时期分别达到高峰;从横向的空间概念上分析,泰山核心区与周边省域之辐射区的碧霞元君信仰存有层级差异。清代崇奉碧霞元君信众及香社之多元化,表明当时碧霞元君信仰的多样性特征。清代碧霞元君祠庙分布范围之扩大与神祇安置之变异,展现了当时碧霞元君信仰的演进性。


要:漳河是流经华北地区的一条重要河流,民间对漳河神的崇祀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清代漳河下游地区水灾频发,对沿岸民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危害;而漳河每次漫溢之后,所遗留下来的淤泥又使得当地农田成为丰腴之地,故沿岸民众既希望能够避其害,又盼望能够得其利。这种复杂的情绪和感情共同导致了河神信仰的盛行。河神信仰在保有祈雨、治水等传统职能的同时,其职能亦有所拓展。由信仰而衍生出来的庙会和祭祀活动在凝聚人心、社会教化、维护地方社会秩序等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河神信仰与民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成为"河流共同体"理论的重要典范。

邓宏烈[1] 吴音萃[2]

田海林[1] 王芳[2]

胡梦飞

[1]四川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西南民族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1]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社会发展学院,山东济南
[2]中共贵州省委党校,贵州贵阳550000

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山东聊城252059

《宗教学研究》 2017年第2期

《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中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要览
2017年第5期86-95,共10页

《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6年第6期123-131,共9页

神话史诗 羌戈大战 民族迁徙 信仰心理

清代 碧霞元君 信仰 泰山 妙峰山

清代 漳河下游地区 河患 河神信仰

本文受2014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岷江上游羌族释比文化可持续性保护研究”、四川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项目(skzx201303)资助.

图片 1

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明清时期山东运河区域民间信仰研究”;
聊城大学博士科研启动基金项目“明清时期京杭运河沿线金龙四大王信仰研究”(321051519)的阶段性成果

神话是人类心理历程上的一种特殊情节,是这种特殊心理能量宣泄的“符号”。羌族作为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古老、有语言无文字的民族,其口述神话文本必然成为本民族历史文化传播的主要载体。羌族神话史诗《羌戈大战》以征战、迁徙开头,
以定居、发展结尾,
以神话和历史之间特有的密切联系,隔着时空的帷幕把历史拉近到我们面前,向我们诠释了羌族古代社会历史变迁的文化内涵。神话史诗渲染的两大主题,即民族迁徙历史图景的壮丽诗篇与信仰心理养成的悠然情怀跃然纸上。所以,关注那些伟大的神话主题,方能把握潜在地使神话和历史相互联系的东西。因为真正的神话是对人类共同特点的记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超越语言、精神、文化、传统,以及宗教的联络媒介。①这或许就是羌族神话史诗《羌戈大战》的价值所在。

图片 2

图片 3

一、民族迁徙历史图景和英雄祖先崇拜的信仰心理

论清代的碧霞元君信仰.pdf

图片 4

远古民族是人类文明的先驱,神话则是那个时代民族精神世界和文明之旅的界碑,它镌刻着远古民族发生、成长的足迹和心路历程的旋律。德国著名哲学家谢林(Schelling)曾经说:“一个民族,只有当它能从自己的神话上判断自身为民族时,才能成其为民族。民族神话产生的时期,
当然不可能是在民族已经出现之后,也不可能是在民族尚未形成,还是人类大集体之中不为人所知的成分的时候;
民族神话的产生必须是在民族形成之前的过渡阶段,也就是快要独立和形成之际。”②就此而论,羌族神话史诗《羌戈大战》反映的可能正是这一阶段古羌人社会生活变迁的历史图景和信仰心理的养成。

作者简介

河患、信仰与社会:清代漳河下游地区河神信仰的历史考察.pdf

《羌戈大战》③唱诵了古羌人的一支因战争由北向西迁徙并定居于岷江上游河谷两岸的历程。史诗唱述了两场战争:一是受魔兵追击而发生的一场恶战,导致羌人9部落被迫分散迁徙。由大哥阿巴白构率领的一支羌人危在旦夕,这时天神从云间抛下3块白石变成3座大雪山,阻挡住魔兵的追击,羌人转危为安;
二是羌人部落初定居岷江上游日补坝④后与戈基人交战,
最终在天神木比塔的帮助下用白石和木棒战胜戈基人。之后,阿巴白构设宴庆功,并分派九个儿子到岷江上游各地安营扎寨,重建家园。为了报答神恩,羌人首领阿巴白构上对苍天表心愿:“阿巴木比塔,恩泽实无边;木姐来引路,尔玛人人欢!”⑤勿庸置疑,这里羌人把阿巴白构和木姐珠作为他们的保护神和恩人,是羌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天神。但如何记住对天神的敬仰、崇奉和感恩之情,让天神永远驻留在羌人的心中呢?于是有了“呼神神勿能应,指何物为神乎?”
“用白石打灭戈基人,
即报白石可也!”⑥的问答,进而还是不忘“白石神供在房顶上”,“牦牛杀了十二头,白羊黑羊三十三;千斤肥猪宰九条,祭品供在白石前”,这样“白石神”
作为天神祭祀和崇拜的地位最终确立。此唱经讲述的情节悲壮宏伟、曲折感人,再现了古羌人迁徙、征战以及定居的历史画面,反映了古羌人团结协作,战胜强敌,重建家园的英雄气概。同时史诗也透露了羌族白石崇拜的由来和白石神信仰观念形成的历史。

姓名:田海林 王芳 工作单位:

作者简介

姓名:胡梦飞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