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华社记者吴文诩 梁天韵,残疾人实现

2019年12月9日 - 联系我们

新华社北京5月21日电 题:帮残疾人融入社会,我们还需做些什么?

新华社成都5月21日电 题:特殊群体“触网难”尴尬该如何解除?

新华社北京5月21日电 题:残疾人实现“升学梦”还要跨过哪些坎?

2017年五月的第3个周日,是全国助残日。对残疾人这一特殊群体来说,虽然仍有些烦心的事,但社会各界也一直在努力帮助他们,使他们更好地享受到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成果。相关人士认为,扶残助残,全社会应形成一股合力。

新华社记者吴文诩 梁天韵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梁天韵 吴文诩

“人们对残疾人还不够了解”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政府网站所承担的信息共享、在线办事和公众参与等职能日益重要。但由于无障碍建设滞后,一些残疾人、老年人及文化程度不高的群体却屡遇“触网难”尴尬。无障碍政府网站建设还存在哪些难点,该如何解除?记者进行了调查。

全国助残日到来之际,残疾人群体考试升学问题再度引发人们关注。保障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现状如何,还面临哪些痛点?记者展开采访调查。

“别说是盲人了,换正常人走都费劲。”日前,某东部城市一段盲道为避让井盖被修成“蛇形”引发不少网友议论。盲道本是城市为视力障碍者提供行路方便的安全通道,但近年来,“盲道不帮‘盲’却很忙”的情况却时有发生。

“验证码就是个拦路虎”

从“不让考”到“推着考” “政策壁垒”已打破

记者发现,不少城市的大街小巷,盲道基本上都很“忙”,却往往不是盲人在使用。有的盲道被车辆、自行车、小商小贩堵得严严实实,连普通行人都难通过;有的破损了但无人问津,走在上面一脚高一脚低;有的盲道紧贴路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撞上;有的盲道甚至成了“断头路”……

1993年出生的吴祥是盲人,现在他几乎每天手机不离身。通过手机读屏软件,吴祥能够像许多同龄人一样,在线聊天、浏览新闻、网上购物和使用打车软件等。

前不久,一名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大四视障女生,因申请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盲文卷屡遭拒绝,对教育部门提起行政诉讼。

如今,盲道设计虽趋于合理化,人性化,但因人为因素所带来的问题屡见不鲜。“为什么我们基本看不到盲人走在盲道上?因为不知道盲道上会有什么东西拦着。”一位视力障碍者的母亲祝女士说。类似情况并不鲜见,如缺少残疾人专用停车位、无障碍厕位缺乏维护、无障碍坡道坡度较大等。本为方便残疾人放心出行的助残设施,却“基本没人用”。这显然也背离了当初修建的初衷。

多位受访视障人士表示,随着技术进步,上网获取信息已不是难事,但仍然常常遭遇尴尬。比如,某些网站或软件更新过后,出现了大量没有文字标识的图片和视频,导致读屏软件无法顺利读取。

据了解,四年前因盲文试卷尚未启用,该女生与普通高考失之交臂,只得通过“单考单招”选择特点专业。四年间,她同时自学了应用心理学的几乎全部本科课程,并计划报考心理学专业研究生,而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是录取的重要参考条件。

残疾人出行中遇到的障碍,恰恰折射出助残事业中的“痛点”。

“验证码就是个拦路虎,遇到了只能求人帮忙。大多数验证码由不规则的字母和数字组成,有的还是无法识别的图片。”吴祥说,由于缺乏语音验证码,几年前还有盲人用户向有关部委发公开信,要求公开无障碍支持方案。

长期以来,我国普遍实行残疾人特殊教育“单考单招”制度,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被高校录取受阻的情况并非个例。

“问题往往在于人们对残疾人不够了解。”祝女士说。盲道被占谁来管?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改造怎么做?这都离不开精准的、个性化的助残服务。日前引发社会关注的视障女孩“想要一份盲文试卷”的心愿,实际上也是对“无障碍”环境建设的期待。

从互联网上方便快捷地获取信息,是交流信息无障碍化建设的重要内容。2012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规定,无障碍环境建设是指为便于残疾人等社会成员自主安全地通行道路、出入相关建筑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交流信息、获得社区服务所进行的建设活动。

“1979、1980、1981年我三次参加高考,前两次的成绩分别可以上厦大、复旦,第三次我是福建省英语单科状元。但是因为患小儿麻痹双腿残疾,都没上成大学。”闽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郑声涛告诉记者。

“始终在努力增进残疾人福祉”

北京市人大代表吕争鸣说,当前社会无障碍环境建设水平总体偏低,尤其是政府网站的无障碍建设相对滞后。根本原因在于思想认知不够,从技术和经济成本角度来看,政府无障碍网站的建设完全具有可操作性。

三十多年来,国家不断完善相关机制建设,阻碍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的“政策壁垒”已逐渐破除。“实现了从‘政策不让你考’到‘政策推着你考’的巨大进步。”郑声涛说。

尽管仍存在一些不足,但社会各界始终在探索、努力,更好地帮助残疾人群体。

在成都市长期从事盲人语言电脑教学的盲人老师袁悦悦认为,无障碍网站建设并不是要求所有网站都“开口说话”,那样既不现实成本也高昂。对盲人群体来说,只要通过手机自带的读屏软件能正常读取和使用网站的功能就是“无障碍”。

记者梳理发现,1985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与原国家教委共同下发文件,要求各地教育部门、高校招办在招生中对生活能够自理、不影响所报专业的学习及毕业后所从事工作的肢残考生,在德、智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不应仅因残疾而不予录取。

“云南省有54.7万视力残疾人,是社会最困难的群体,但也是就业潜力最大的残疾人群体。”云南省盲人按摩指导中心主任李军说,该省已有798家盲人按摩店,5000多名盲人从业,经过培训的盲人就业率可达84%以上。为此,云南计划在未来的五年内,培训扶持盲人按摩脱贫示范带头人10000人,扶持建设500家盲人规范化按摩店,帮助盲人实现就业。

公共服务网站无障碍建设仍有差距

2008年,新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颁布,规定国家举办的各类升学考试、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有盲人参加的,应当为盲人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最新统计数据,云南省的残疾人有288万。在李军看来,通过技能培训、扶持就业改变残疾人的困难状态,是助残事业的一个缩影。近日,昆明市举行了一场残疾人就业专场招聘会,为残疾人提供了458个岗位,除了较适合听力、言语和肢体残疾人的分拣员、安保员、餐厅服务员、收银员等岗位外,还有软件开发工程师等专业性极强的岗位。在现场,有220余名残疾人与用工单位达成就业意向。“就业的路子越来越宽,我们实现自我价值的渠道也多了。”一位肢体残疾人说。

记者随机点开几个政府部门的网站发现,政府门户网站基本上都有无障碍通道,但大多数职能部门网站却并未进行无障碍改造。在具体内容方面,不少政府网站的图片和视频还未设置相应文字介绍,有的栏目是读屏软件无法识别的醒目图标,部分标题字体放大后会出现重叠等问题。

2015年,教育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2015年联合印发《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明确了合理便利措施的详细内容及申请程序,如为视力残疾考生提供现行盲文试卷、大字号试卷,为听力残疾考生免除外语听力考试,适当延长考试时间,允许行动不便的残疾考生使用轮椅、助行器等。

助残不仅是扶持贫困、为其提供生活保障,更要帮助残疾人这一群体融入社会。

袁悦悦说,一次自己独自去医院看病,沿着盲道都快走到医院了,但就是进不去。原来医院没有盲道入口,自己围着医院转了好久。“无障碍政府网站也类似,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问题,对普通人来说不会造成困扰。但对盲人来说,就如同摆在面前一道永远无法迈过的坎。”袁悦悦说。

而对于此次视障女生事件,教育部考试中心16日回应称,将于今年6月进行的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中,为视障人士提供盲文试卷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如今,“电子保姆”等具有科技含量的设备已经应用到残疾人服务中。按下紧急求助按键,几分钟后就有专员来解决困难;一旦出现危急情况,信息服务中心、社区及家属能立刻收到信息。此外,还有自动翻书机、智能仿生手、智能导航盲杖、读屏软件、应用3D打印技术的前臂肌电义肢、盲人版的打车软件……助残路上,类似这样的改变每天都在发生着。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维权部处长张东旺说,人们所接受的信息90%以上都是通过视觉和听觉,而对存在视听障碍的人来说,信息获取十分艰难。近年来,各级政府大力推进政府公共服务网站无障碍建设,但离实现信息获取无障碍的目标尚有差距。

“6.34%与0.12%” 政策落地仍有难度

“我们还需做得更多”

“举例来看,希腊在2015年实现了所有政府网站的无障碍改造。我国有数万个政府网站,但完成无障碍改造的比例相对较低。”张东旺说。

虽然2008年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已明确规定要保障盲人参加各类考试的权利,但类似长春视障女生的遭遇仍时有发生,盲人想参加高考但常被考试机构一句“没有盲文试卷”给顶回来。

中国残联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增残疾人近200万,目前仍有46%的残疾人有康复需求;结合目前的经济水平看,残疾现患率、发生率仍处于较高水平。我国残疾人实现顺利地出行、工作、生活,还需要营造更多“无障碍”环境。

四川省政协委员丁二中说,涉及到民生领域的部门网站应该加快无障碍改造进度,比如民政、教育、医院和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的盲人数量已经超过1000万人,仅四川省就有超过100万的盲人。对具体的某个领域来说,有无障碍需求的盲人只占很小比例。但对每个盲人及其家庭来说,生活需求都是唯一和不可替代的。”

这种情况在2014年有了根本性改变,当年我国首次在普通高考中提供盲文试卷,河南考生李金生是唯一一名报名参考的盲人考生。2015年,共有8位盲人考生参加高考,其中7人考入大学。

全国助残日当天,各地举行了形式多样的助残活动,有些地方还拓展为“助残周”或“助残月”。

无障碍改造亟需完善标准体系

根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我国各类残疾人总数为8296万人,占全国人口总数的6.34%。而根据中国残联统计,2015年全国有8508名残疾人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约占当年普通高等教育本专科录取总数737.85万人的0.12%。

“残疾人群体需要的显然不仅仅是助残日、助残月,而是持续的关注。”云南一家公益机构的负责人阿兰说,盲道很“忙”和“盲文试卷”的烦恼,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们在助残活动中仍缺乏充分的主动性和规划性。“对残疾人群体的关爱,也不能仅体现在帮助上。”阿兰说,全社会应该把扶残助残和相关服务连成一条线。

不少受访的网络技术人士表示,当前无障碍网站建设缺乏统一的标准。在技术层面,重点应该聚焦如何有效对接读屏软件的识别功能。新网站建设时,程序员编写程序必须考虑到无障碍的需求,旧网站功能改进同样如此。

记者采访发现,在国家政策全面“开绿灯”的情况下,残疾人参加高考并被录取仍面临着多重困难。其中,高校招收意愿不高的问题尤为突出。

安徽大学社会学教授王云飞表示,扶残助残不只是某个部门应该做的工作,实际上关联医疗、教育、安全生产、职业病防治等方方面面,更与社会中每个人紧密相关。相关部门、社会机构、企业和个人的扶残助残等意识应进一步提高,共同搭建连通残疾人群体与公众之间的“柔软桥梁”。

“软件的改造往往比硬件更难,因为这涉及到设计思想的改变。”丁二中说,无障碍政府网站是特殊人群获取信息和反映问题的渠道,是政府执政为民的窗口。当前网站建设还较为滞后,主管部门应该加强指导。

2015年,浙江视障考生郑荣权参加高考并取得570分的高分,但在填报志愿期间,多所高校因视力原因拒绝了他,所幸最终被温州大学录取。

袁悦悦表示,缺乏刚性的监督手段也制约了无障碍环境建设。很多盲人朋友反映,遇到问题时往往投诉无门。“创造条件给残疾人提供公共服务,不是让他们享受特权,而是保障其基本权利。”袁悦悦说。

“即便分数过了录取线,但很多大学不愿意招收残疾学生。”郑声涛说,学校的担心主要是出于残疾学生在校学习生活不方便,而改造校园无障碍环境是一项耗时耗力耗财的系统工程。此外,怕影响就业率,也是大学对残疾考生“说不”的原因之一。

吕争鸣认为,对于无障碍环境建设,政府职能部门要发挥好带头作用,同时积极引导和营造无障碍建设的社会氛围。“无障碍建设不只服务于残疾人,当我们慢慢老去,身体机能逐渐退化后,一个无障碍的环境能让大家继续保持较高的生活品质。”

另一方面,能否将国家政策贯彻落实到位,也成为影响残疾人上大学的关键。尽管针对残疾人考生特殊命题、制作试卷、改造考场等,需要额外的经济和行政成本,但这并非推脱卸责的理由。

四川省政协委员丁二中表示,我国保障残疾人权益的政策逐渐完善,但落地仍有难度,根源在于一些地方认识不足导致执行不力。

改善残疾人受教育环境仍需各方共同努力

“为什么盲人只能做按摩呢?”“世界上不应该有残疾人,我们只是切换到另外一种活法。”今年年初,从小失明的蔡聪在一档网络节目中的演讲感动了很多人,引发人们反思“坐轮椅无法上大学”等偏见。

中国残联副主席吕世明介绍,我国在2008年签署并正式批准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该公约的目标是改变人们对残疾人的看法,不再把他们当成“社会扶助的对象”,而是“享受各项权利的主体”。“接受高等教育,是残疾人应享有的权利,也是教育公平、社会文明的体现。”

“残疾人也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能力。由于身体有缺陷,他们更需要用教育激活脑力,去实现个人和社会价值。”吕世明说。

受访专家认为,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意味着从特殊教育到融合教育的跨越,需要学校、相关政府部门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除了倡导更加包容的观念意识,还要搭建更为完善的机制平台。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综合类大学对残疾学生敞开大门,残疾考生的入学比例总体在上升。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邓卫介绍,无障碍校园建设已被写入清华“十三五”规划。“提供更包容的教学环境,让更多的残疾人能够享受到最优质的教育资源,让他们的大学梦变成现实。”邓卫说,“只要勤奋好学,残疾学生一样能在清华园中健康成长。”

此外,由于众多残疾人的中小学教育是在特殊学校进行的,基础教育课程设置不规范,与后续教育融合度较低,进而影响残疾人不敢或不能选择报考普通高校,而是依旧选择专业设置单一的“单考单招”,限制了此后的职业选择。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等专家认为,要发挥高考对残疾人群体的积极作用,还需要从根本上改善特殊教育的现状,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入学难、学校特殊教育师资不足、特教随班就读呈现萎缩态势等问题。专家们建议,在确保现行法规政策实施效果的同时,加快推动特殊教育立法,改革特殊教育管理体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