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粤港澳大湾区在我国最先发展起来,古代东亚沉船发现最多的货币为中国历代铜钱

2020年2月5日 - 服务类型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破解三大难题一是科技短板明显,内生动力不足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在我国最先发展起来,最先碰到问题、最先承受阵痛,又最先探索转型。

改革开放40余年的接续奋斗,让我国7亿多人口摆脱了贫困,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当前,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与一般贫困地区相比,深度贫困地区具有区位偏远、资源分散、发展基础薄弱等共性特征,这些特征使其脱贫攻坚面临极大挑战:

20世纪70年代以来,东亚海域发现公元7世纪以后的古代沉船超过四十艘,大多来自濒海国家或擅长航海贸易的岛国这些货币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贵金属货币,包括金银铸币、金块、金锭、金叶、银锭、碎银等。年代较早的黑石号沉船、印坦沉船、井里汶沉船、南海I号沉船、大航海时代的圣迭戈号沉船、海尔德马尔森号沉船等均有古代货币出水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科技创新

创新;产业扶贫;脱贫攻坚

东亚;古沉船;货币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广东是经济大省、开放大省、外贸大省,举全省之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既是广东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地方责任,也是广东推动发展水平进阶、实现发展方式转型的重大机遇。

改革开放40余年的接续奋斗,让我国7亿多人口摆脱了贫困,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当前,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就要历史性地得到解决,脱贫攻坚进入最为关键的阶段。其中,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面更广,贫困程度更深,并且受到地理条件等限制,其脱贫攻坚面临的困难更多,挑战也更为严峻。要解决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问题,需要更具针对性地调整政策思路,探索更加精准的脱贫路径。

20世纪70年代以来,东亚海域发现公元7世纪以后的古代沉船超过四十艘,大多来自濒海国家或擅长航海贸易的岛国,例如古代阿拉伯、中国、东南亚国家以及近世欧洲西班牙、荷兰、英国等国。沉船出水大量珍贵的贸易商货,不同材质的各国货币也时有发现,有些沉船出水货币数量巨大。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破解三大难题

与一般贫困地区相比,深度贫困地区具有区位偏远、资源分散、发展基础薄弱等共性特征,这些特征使其脱贫攻坚面临极大挑战:

这些货币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贵金属货币,包括金银铸币、金块、金锭、金叶、银锭、碎银等。年代较早的黑石号沉船、印坦沉船、井里汶沉船、南海I号沉船、大航海时代的圣迭戈号沉船、海尔德马尔森号沉船等均有古代货币出水,数量多寡不等。二是中国历代铜钱,不管中外沉船,多数有发现,钱币年代从秦汉至明清,以宋钱为多。三是以其他材质合金铸造的钱币,主要发现于10世纪来华贸易的外国商船,如曾出水过南汉国的“乾亨重宝”铅钱。

一是科技短板明显,内生动力不足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在我国最先发展起来,最先碰到问题、最先承受阵痛,又最先探索转型。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产业转型升级尚在路上。粤港澳大湾区要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其核心是技术来源问题。但即使与国内相比,我们的科技创新能力也短板突出,劣势明显。含港澳,我们的研发投入强度只有2.10%,而北京是5.96%,长三角2.97%。在两院院士、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大科学装置等方面我们均大为落后。在代表未来成长性的独角兽企业上,我们只有19家,北京是70家,长三角是60家。

深度贫困地区大多分布在高山区、深山区等地区,恶劣的地理环境对这些区域的发展造成了屏障性影响,导致这些地区缺乏与外界的联系,长期的地域性封闭成为其经济发展严重滞后的主要原因。

这些货币来自不同国家,承载着各国不同的历史与文化,成为见证东亚海域交流、海洋发展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具有多方面的研究价值,许多问题值得深入思考。

二是内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粤港澳大湾区虽然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尤其是制造业发达,但内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现象仍然突出。大湾区内部总体呈现“东密西疏南轻北重中空”的产业空间格局,东部地区基于功能差异和产业链分工的区域协作体系发育程度明显高于西岸地区。大湾区产业分布自北向南由重渐轻,广州、佛山装备制造业实力雄厚,中山、东莞、惠州先进制造业优势明显,而香港、澳门、深圳、珠海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南沙则“中部塌陷”,起步晚,周期长,与大湾区的中心地位不相称。

深度贫困地区耕地资源大都细碎、分散,普遍以小规模家庭经营的方式存在,缺乏发展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的基本条件。同时,农户自有资金较少,投资能力较弱,缺乏参与产业扶贫项目的资金基础,这些现实条件决定了难以在深度贫困地区实施规模化的产业扶贫项目。

东亚海洋贸易中,货币交换与市场流通呈现多样化、国际化特点。古代东亚各国对外贸易,或使用本国货币交易,或采用以物易物方法,也有使用外国货币。古罗马、波斯、阿拉伯的金银铸币,中国历代铜钱,以及东南亚贝币等,都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种类甚多。上述沉船考古以及东亚地区其他考古发现显示,古代东亚沉船发现最多的货币为中国历代铜钱。而大量历史文献记载也证实中国铜钱具有国际性价值,在东南亚地区长期流通,充当东亚国际贸易通用货币的角色,即使是用低劣材料铸造的南汉国“乾亨重宝”铅钱,也被东南亚国家所接受。

三是发展阶段多样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各城市之间发展阶段不一,有位居全球前列的港澳,有迈入发达行列的广深,有进入工业化中后期的莞佛,也有尚处于发展饥渴期的江门和肇庆。大湾区如实行同质化、普惠化政策则将进一步加剧这种不平衡;如实行差别化、特殊化政策,则有损整体营商环境的打造,这容易陷入两难境地。同时,在“一国两制”下,粤港澳社会制度不同,法律制度不同,分属不同关税区域,形成了包括自由港、经济特区、自贸区等多重经济体的体制叠加格局,协调性、包容性有待加强,制度优势有待进一步发挥。

深度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供给严重不足,且建设难度更大,成本更高。普遍存在农田水利、田间道路等生产性基础设施极度落后的问题,无法为农业生产发展提供配套支撑,由此导致只能维系生产效率较低的传统生产方式。另外,深度贫困地区普遍缺乏基本的医疗、教育服务,村民需要外出求医就学,不仅增加了家庭消费支出,而且抑制了人力资本的提升。

东亚贸易对国际钱币有广泛的需求,导致中国钱币长期外流。受国际贸易与海外市场力量的影响,唐中期中国已经出现钱币外流现象,甚至引起“钱荒”,宋代更加明显。宋朝长期实施“钱禁”,但是效果不佳,律令形同具文。2014-2015年,南海Ⅰ号沉船出水宋代及以前铜钱至少有15000枚。1975年,韩国新安沉船出水的宋元及以前铜钱多达28吨196公斤。1980年,泰国暹罗湾吞武里海域沉船出水唐宋铜钱超过10万枚,显然是海外贸易发展、铜钱外流的结果。明清时期,中国铜钱外流也相当普遍。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南海诸岛海域打捞到铜钱多达14万枚,明代“洪武通宝”“永乐通宝”最多。2010-2012年南澳I号沉船出水铜钱24586枚。越南金瓯沉船、平顺沉船等发现清代“顺治通宝”“康熙通宝”“乾隆通宝”等为数也不少,说明清代钱币外流依然属于常态。

《规划纲要》对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了切实可行方案

深度贫困地区的农民可获得的教育、培训机会较少,村民人力资本水平普遍较低。同时,社会关系网络单一,缺乏接受外部技术人才扶持的有效渠道,人力资本集聚能力很弱,严重缺乏具有带动能力的高素质乡村精英人才。

东亚国家仿照中国钱制,铸造本国货币,也有直接仿制唐宋钱,在本国或国外流通。有别于以古希腊-罗马货币为代表的西方货币文化,中国古代“圆形方孔”铜钱是东方货币文化的代表,对周边国家如朝鲜、日本、越南及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产生深远影响。越南自黎朝开始,依照唐宋铜钱规制铸造“天福元宝”铜钱,号称“南钱之始”。后黎朝“顺天元宝”“昭通元宝”及西山“光中钱”“景兴钱”等,都是仿中国钱制铸造(以仿铸“祥符元宝”居多)。资料显示,18世纪越南仿制的钱币除了早期本国流通外,还大量流往中国、柬埔寨、暹罗和南洋群岛,因此在中国和东南亚流通的“中国铜钱”,有些是唐宋真钱,有些则是越南铸造的“中国铜钱”。

《规划纲要》提出的战略定位、发展目标搭建起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四梁八柱,对解决上述三个问题,建设国际一流湾区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方案。

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问题通常表现为整体性贫困状态,农户之间贫困程度相近、生计结构相似。由于缺乏内部性示范效应,贫困农户往往不愿意或者不敢轻易改变既有生产方式和生存模式,参与新的扶贫项目的积极性较低。

一是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时代属性。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的产生与形成都与全球经济增长重心的转移有着密切联系,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伦敦城市群、巴黎城市群代表了欧洲大工业革命时代;纽约大湾区、五大湖城市群代表了美国崛起和美国梦时代;东京大湾区代表了二战后黄金30年时代,旧金山大湾区代表了信息革命时代。粤港澳大湾区要建成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就必须塑造自己的时代代表性,其关键是两点:能否代表未来全球科技、产业发展方向;能否代表中国崛起和中国道路的竞争力量。《规划纲要》提出要建设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就是要面向未来,代表中国参与全球高端竞争。

上述特征和挑战决定了在其他地区行之有效的许多扶贫模式,如规模化产业扶贫、电商扶贫、旅游扶贫、金融扶贫等,都很难在深度贫困地区实际落地并持续发挥作用。进一步考察,当前深度贫困地区还面临着由于现行扶贫政策的不适应性问题引发的三大冲突性矛盾:一是集中向建卡贫困户配置资源的方式与深度贫困地区农户整体贫困的基本特征相冲突;二是产业扶贫中普遍的规模化取向与深度贫困地区严重缺乏生产要素聚集能力的现实相冲突;三是偏重于将资金用于改善贫困农户生活条件的政策安排与深度贫困地区急需完善生产设施的现实需求相冲突。因此,必须在准确把握深度贫困地区资源禀赋条件、现实挑战和矛盾的基础上,设计更加符合其实际情况、更能满足其贫困人口现实需求的帮扶对策。

二是塑造粤港澳大湾区的公共属性。作为国际一流湾区,须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纽约湾区为全球提供了华尔街,旧金山湾区为全球提供了硅谷,粤港澳大湾区也须拿出属于自己的产业名片。制造业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底色。270个产业集群、336个专业市场带来的产业高覆盖率、制造快速反应能力和产品快速迭代能力是我们立于“国际湾区之林”的最大砝码。《规划纲要》提出“完善珠三角制造业创新发展生态体系”“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支持香港在优势领域探索‘再工业化’”,就是要坚守实体经济,为全球提供以先进制造业为标识的公共属性。对“世界工厂”,做的是升级,并未轻易摒弃。

三是强化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属性。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港澳的作用不但没有弱化,反而进一步强化,有利于推动港澳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中更加繁荣稳定。香港是名列全球“纽伦港”的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已经连续22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之一,综合竞争力位居世界前列,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保持着紧密的经贸往来。澳门是世界级旅游休闲中心。《规划纲要》提出要建设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港澳可以充当大湾区连接世界的桥梁,探索粤港澳共同拓展国际发展空间新模式,共同开拓国际市场。

(作者系广东省社科院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邓江年 工作单位:广东省社科院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

职称:研究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