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陈赓之我的自传

2020年3月12日 - 联系我们

我生长于湘之湘乡,现年四十一岁。祖父出身贫寒,甚至衣不能掩盖,幼从戎为官致富,善战闻于当时。父亲袭祖业,乡间间微有声望,对革命具同情。我幼受祖父影响,时思弃读从戎,高小未车业,即毅然投军,隶鲁涤平部下之第六团二营为兵。时年仅十四、五,荷德造套筒步枪,枪高几与头齐。由二等兵以次连升至上士。民国六年至民国九年,湖南连年战争(打张敬尧、护法、湘鄂之战),我几无役不从。目睹连年战争惨状,战场遗尸遍野,民家则十室十空,对军阀战争深表怀疑,遂萌退志。民国十年脱离行伍,复又插考中学,受“五四”思潮之激动,愿献身革命,乃于一九二二年加入S?Y?,从事反帝运动。一九二三年长沙“六一惨案”(日本兵登陆枪杀宣传学生),我曾亲身参与,即为当事者之一并负伤。

是年底,党派我至上海转广东,投入程潜所办之陆军讲武学校。一九二四年KM内的字为编者所加,下同)。改组,创办黄埔军官学校。我以为革命青年不应分散力量,甚或为私欲者所利用,而应集中黄埔训练,积极主张武校【即程潜所办的陆军讲武学校】合并军校,我并以身作倡,首先退出该校,考入黄埔。是后武校同学相率来归,以至全校合并黄埔,改编军校第一期。毕业后,充学校入伍生连长,第三期副队长,第四期步科连长。一九二四年――二六广州革命运动与战争,我均大部参加,如镇压商团变乱,沙基惨案,省港大罢工,平定杨、刘【即杨希闵、刘震寰]叛变,第二次东征……等。

一九二六年九月,党派我至苏联远东,学习群众武装暴动,留红军凡三阅月,一九二七年二月返沪。南昌决裂,到武汉,被派至唐生智部下为特务营长。国共分裂后,参加南昌起义。会昌战斗负重伤,几频于死。潮汕战挫,历尽艰险潜入上海。伤愈,即参加上海秘密工作,日与反革命周旋。

一九三一年,复派入鄂豫皖苏区,任红军十二师师长转战鄂豫皖间,未尝一挫。红军突围入蜀途中,复负重伤,遂又只身潜入上海就医。医愈将归,竟而被捕,引渡南京。在狱凡四阅月,当局用尽威吓利诱,我丝毫未为所动。因以黄埔关系,红军势大,当局幻想以我影响红军中之黄埔生,被释放。后复潜入江西中央苏区,任红军学校校长,参加长征,领干部团,任红第一师师长,长征直至陕甘宁。举凡东渡西征诸战役,直罗、双城之诸名战,均参加。直罗镇之役又负伤。

“七七”变起,我党以民族国家为重,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红三十一军改编为一二九师之三八六旅,我任旅长。十月首次参加娘子关及旧关作战,井陉长生口之夜袭,为我对敌之处女战,歼敌一个工兵中队。敌军大震,因而迟延敌人攻占娘子关,使我正面之曾三军阵地,获得暂时稳定。继作七亘村之战,敌二十师团之后卫辎重部队被我两次伏击,缴获甚多,井陉至平定敌之交通已完全受阻。十一月初,昔阳黄崖底之战,敌一个联队在我突然火力袭击下而溃乱,死亡枕藉,若无增援,则将全部就歼,我则毫无死伤。敌在正太沿线,及同蒲太谷榆次地区,复遭我不断打击与破路,铁路交通几无法维持。敌为维持其运输,企图驱逐我于正太同蒲联结点之三角区域以外,曾于十二月初,组织“六路围攻”,图围歼我于芦家庄以西之花泉村与马坊地区,经两日激战,我安全突围。我军除作战稍有伤亡外,余无损失,反之敌受我不断袭击,伤亡甚大,粮弹被夺。

此时敌沿同蒲南下,友军纷纷西退,状甚狼狈,不战而逃,弃大好河山,有利地形,置人民于万劫不复之境。华北局势非常混乱,我则在我集总及师领导之下,沉着应战,从未脱离敌人,不断寻找与创造敌之弱点,以求一战。几月来,几无日不战,无夜不袭敌人,使敌南下大受威胁。一九三八年三月初,敌以一○八师团为主,组织对晋东南我军九路围攻,辽县、武安、涉县、黎城、榆社、武乡、襄垣、潞城、屯留、沁县及临屯路全线,几均陷入敌手。我旅在师直接指挥下,配合其他八路军,开始反“九路围攻”战役,战斗数月,敌狼狈分途窜回亚太、同蒲、平汉三主要干线。我收复广大失地。在整个战役中之有名战斗,带有决定性者,一为长生口战斗(平定至昔阳交通要点),毙敌大队长荒井手吉,击毁汽车多辆,缴获大炮重机枪及其他战利品甚伙。二为神头之役(黎城通长治公路间要点),我军一部埋伏有距公路仅二百米达者,敌人进至我伏击圈内,我突跃而起,敌仓惶失措,乃不及展开而战,激战二小时,全部结束战斗,毙敌千余,缴获山积,除少数士兵及一随军记者窜蔽一洞内未被搜出外,敌几全部就歼。初,我伏击部队武器不全,手执长矛,出发作战之时,纷纷提出口号:“用此长矛换取敌之三八式步枪”,故冲锋尤显英勇,一营战士竟有刺杀敌兵十一人者。战斗结束,该团全部换得新式武器。激战情形,由此可见。战后,敌以飞机十余架,在此狂炸达两日,以事报复。然我已安全转移,迟矣。是役,对进攻山西长治腹心一带之敌军精神打击特大。长乐村之战,我缴获敌兵大量文件,提到神头之役,无不余悸尚存,谈虎变色。三为响堂铺战斗,我复以干脆果敢之动作,在两小时内,解决战斗。敌一百八十余辆汽车,全部焚烧,敌亦全部就歼,无一幸免者。我缴获甚多。经过这几次大的歼灭性的战斗后,并继以日夜不停的破击,敌交通中断,呈现动摇之象。我更加紧作战,迫其撤退。四月中旬,敌粘米第旅团, 配合辽县之敌,由榆图窜襄垣,沿途烧杀甚惨。我取 平行追击,截击其部于武乡东之长乐村附近,经半日战斗,将敌 全部压迫于两山之隘路中。我集中全部火器,猛力冲杀,在长达五华里之地段中,敌之密集队伍几杀伤殆尽。遍地尸骸,血染沟渠,各种兵器则遗弃满地。粘米第仅以身免。我缴获粘米第亲笔未发之家信一封,信中妄自夸口来华侵略之战绩,告其女曰:天皇又因其攻临汾之功绩而予以勋章,谓:“我肩今天下垂矣,天皇所奖的勋章是何等样的沉重!”,但此狂妄之法西斯刽子手,在此一战狼狈而弃,几为我俘,而天皇所奖之勋章及所着盛服尽留我手,至今犹存我营,一时传为笑谈。此役惜因友军未能完成其阻止辽县之敌人之任务,使我背腹受敌,不能打扫场。敌复以两个联队,掩护收容,仅焚烧尸体即达二日之久。至今,长乐村边,浊漳河畔犹白骨累累,尸灰成堆。此为粉碎九路围攻最后之一大战。晋东南群众为纪念我军战功及是役牺牲者,特建亭于此,中虽经敌人多次破坏,亨盖被毁,碑塔犹存,屹立路旁,不减当日光辉。

黎元洪

因革命党之宣传,黎元洪在历史书上的名声似乎一向不太好。印象中,他是被逼着才做了革命党,是捡了便宜当上了副总统。这些宣传其实都不可信。事实上,黎元洪在整个辛亥革命中,发挥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文学社与共进会谋划起义的1911年4月,蒋翊武就曾有革命后推黎元洪为都督的提议。在武昌起义前,革命党计划由刘公、蒋翎武、孙武三人为首。但孙武在起义前两天被炸伤、蒋翎武远走避难、刘公滞留汉口。湖北革命党重要人物詹大悲、胡瑛尚在狱中;全国性的革命领袖孙中山在美国,黄兴在香港,宋教仁在上海。在群龙无首的状况下,湖北军界第三号人物黎元洪,就真的被推为革命领袖了。

后来黎元洪之子黎绍基分析了他父亲被推为都督的三点原因:“一是当时起义军中少有人懂军事。而他父亲毕业于北洋水师学堂,出身海军,曾赴日本考察陆军,懂军事……使他在湖北新军中建立了较高威望。二是当时军队中普遍存在剋扣军饷、中饱私囊的情况,而他父亲所部绝无此现象,所以士兵拥护他。三是他父亲经常住在军营中,过年也不回家,还带着他去营房向士兵拜年。如此‘亲民’,无疑为他父亲建立了一个良好的人脉平台。”此外黎元洪思想较为开明,平时对军中革命党相对宽容。

黎元洪最初被推为都督,他是极为不情愿的,但很快在劝说下改变立场,并积极参与到革命活动中。武汉大学的萧致治教授详细评析过黎元洪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他说,“首先是稳定了军心。因为当时武昌起义主要是士兵,一般的估计,在17000人左右。真正通过革命党人思想工作,坚决站在革命一边的有5000人;坚决反对革命,也就是旗兵,不到1000人;中间的大头是群众、普通士兵,他们没有革命思想,哪边强就投靠哪边。黎元洪出来之后,由于他有威信,又是一个厚道的人,特别是对中下层部队军官有很大的吸引力。这样就争取了很大一部分人。”

萧致治教授还说,“另外,对稳定民心也有帮助……如果是一个谁都不知道的人出来当领袖的话,别人根本不知道你的底细,也不会拥护你……外国记者用英文问话时,黎元洪能用英语回答。所以说,他对争取国际上的支持,也是起了作用的……更值得一提的是,黎元洪还写信给他的老师萨镇冰,对于争取海军起义起到关键作用。如果当时萨镇冰的海军攻打武昌城的话,就形成海陆军夹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黎元洪的功劳还是很大的。”

黎元洪在武昌起义中的作为在当时也是有目共睹,最先建立湖北军政府,给其他省份做了表率,一度发挥了中央政府的作用。因此,在孙中山回国,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建立时,黎元洪以全票当选副总统。孙中山卸任后,黎元洪又成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的副手。

无论是在袁世凯时代,还是在段祺瑞时代,黎元洪虽无实权,却是民国法统之所在。由此即不难理解,在一个亟欲摆脱武人政治,进入宪政体制的时代,黎元洪的声望,何以会被推崇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1913年10月,袁世凯费了不少事,如愿当上了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黎元洪则是毫无争议地继续当他的副总统。黎元洪以副总统的身份兼任湖北都督,既有名又有权。但袁世凯要把湖北纳入自己的掌握,就一手把黎元洪逼到了北京。

在“二次革命”中,黎元洪虽然站在了袁世凯一边,但依旧没有取得后者的信任。袁世凯一再催促黎元洪,让他进京做副总统。黎元洪唯恐自己有去无回,成为蔡锷第二,几次三番地借故推辞。最后袁世凯动用武力,命陆军总长段祺瑞亲下武昌,暂代都督职责。1913年12月,黎元洪无奈,只好离鄂北上。

袁世凯为拉拢黎元洪,一面和他结为儿女亲家,一面又把其住所安排在了瀛台——当年慈禧幽禁光绪的地方。袁世凯的亲信唐在礼回忆,“当时黎的地位名望都很高,各方面的人都想拉拢黎,这也使袁很不放心。因此袁把他安置在瀛台居住,说是为了确保他的安全。当时府里警卫严密,出进瀛台的人很有限,黎当然对于这样的‘优待’不免有些情绪。袁知道我和黎有一段渊源,就叫我去联系黎、照顾黎,并且郑重地叮嘱我,如果黎有所要求,一般的要让他十足满意,不用请示,马上给他办到……黎表面上似乎没有担忧的神情,但他内心难免也有些不满。这些情况,事后我都向袁回报,因为袁命令我,要勤到黎家去,事无大小都要回报。每次回报之后,袁都说我办得好。有时黎要见几个湖北的老朋友,我就一一给他找到。但事后也将情况回报袁……”

在袁世凯的压力下,黎元洪高居副总统之位,生活上固然锦衣玉食,但没有自由也没有权利。所谓《中华民国约法》,对黎元洪来说毫无意义。

1916年6月,袁世凯去世后,由谁继任总统,成为北洋军阀集团和南方护国军、西南军阀争论的焦点。北洋系当然是希望由段祺瑞、冯国璋或徐世昌来做大总统,南方的反袁势力则主张让黎元洪做总统。

在北京主持中央政府的段祺瑞知道,如果不答应南方的要求,势必会出现南北决裂的局面。段祺瑞为了早日消除袁世凯称帝带来的南北对峙,同意让黎元洪当总统,但他的依据是袁世凯颁布的《中华民国约法》、《大总统选举法》,“大总统因故去职或不能视事时, 副总统代行职权”“大总统任期未满, 因故去职时, 应于三日内组织大总统临时选举会。”也就是段祺瑞只想让黎元洪“代行”总统职权。

与之针锋相对,南方的要求是按照《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让黎元洪以副总统身份“继任”大总统。如果恢复了《临时约法》,那么依据其产生的第一届国会也要随之重开。原国民党籍议员在旧国会中占了多数,所以段祺瑞宁肯要一部给总统实权的《中华民国约法》,也不要实行责任内阁制、有利他掌权的《临时约法》。

胡适有“民国第一红娘”之誉,由其促成的有情眷属数不胜数。他喜欢看到青年人相恋、结合,并主持过150多次婚礼。

这150多次证婚,从目前已知的记载来看,大多为胡适同辈友人、晚辈学者,成就的多是学界伉俪;婚礼地点也大多为中国国内。而有一桩胡适在美国证婚的婚礼,且有婚礼现场照片存世,却至今未有研究者披露过。

《胡适日记》1939年5月12日这天,记载了他在美国的一次证婚。他写道:

今天本馆秘书游建文君与张太真女士结婚。张女士是张履鳌先生的女儿,与上海剧团同来,我病在纽约时,他们正在纽约演戏,故建文与张女士常相见,以后就订了婚约。我给他们证婚。

这是胡适任驻美大使期间的唯一一次证婚,是为使馆秘书游建文与一位中国演员张太真的婚礼证婚。游建文时任使馆二等秘书,追随胡适左右,进行外交工作;后来宋美龄访美期间,又任宋的随行秘书;到1960年代,还曾任台湾“驻美国总领事”,可谓是一位勤勉有加、青年有为的外交官。实际上,其妻张太真,也出身于外交官家庭。其父张履鳌自1912年起在汉口开律师事务所,并曾担任过黎元洪法律顾问、汉口—广东—四川铁路管理局总长、吴佩孚法律顾问等职。1927年出任汉口第三特区总监,次年起任汉口商品检验局合议局长,南京、威海卫回归筹备委员会高级专员。1930年赴智利任中华民国驻智利代办,1931年3月被任命为中华民国驻智利特命全权公使。1939年3月31日,《胡适日记》中也曾记载:“张履鳌太太请吃饭,是宣布他的女儿与本馆秘书游建文兄订婚。”可以想见,一位是正在履职的青年外交官,一位是出身外交官家庭的名门闺秀,可谓门当户对、两两相宜,胡适乐见其成,就欣然在大使馆内为这对新人证婚。

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中,珍藏着这次特别的婚礼照片———时任驻美大使的证婚人胡适与两位新人的合影。照片附有英文备注,译为中文,大意是说:中国文化剧社的影星弗吉尼亚·张小姐,昨天由剧中的皇后转变为现实中的新娘了。她嫁给了中国使馆二等秘书游建文先生,婚礼就在美丽的“双橡庄园”(中国驻美使馆所在地)举办。证婚人———中国驻美大使胡适,为婚礼举行了简短的证婚仪式。照片从左至右为:中国大使胡适、新娘和游建文。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胡适为新人证婚时,照片备注中用到了“whirlwindromance”一词,意即“闪电恋爱”;在这里既可以说是两位新人“一见钟情”,也可以说二位的婚姻是“闪婚”。结合《胡适日记》来看,“我病在纽约时,他们正在纽约演戏,故建文与张女士常相见,以后就订了婚约”———可见从胡适在纽约生病期间二人初见时便“一见钟情”,这段时间为1938年12月至1939年3月;而二人的订婚则在当年3月底完成,婚礼于5月即举办,不可谓不快,不可谓不“闪电”,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就是“闪婚”。

胡适在美国为这对“闪婚”情侣证婚,可谓一次异国情缘的特别见证。胡适研究者或近代史研究者,对此可以忽略不计,一笔带过,因为这与“史观”似乎关联不大。但这就是胡适的真实生活之存照———追求真理也热爱生活,即使赴美为抗战做艰苦的外交工作,也乐于促成青年晚辈的美好姻缘,也善于从普通生活中获取快慰。不得不说,这就是胡适150多次证婚中的又一桩好姻缘,这就是民国文化圈里常有赞誉的“我的朋友胡适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