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蒋介石与宋美龄

2020年3月12日 - 联系我们

关于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轶事,曾任蒋介石侍卫官的孙宗宪曾回忆说:

蒋介石与宋美龄是1927年结婚的。起初,两人的生活习惯、志趣爱好,各有不同。比如:蒋惯于吃中菜,宋却喜西餐,吃饭时各吃各的;有时意见不合,引起争吵。以后逐渐和睦,同吃中菜。宋母死后,相处更为亲昵,互称“大令”(洋人夫妇间的爱称,英文亲爱的)。宋对蒋的生活起居,关怀照顾,无微不至,犹如护士。蒋有胃病,不宜饱食,宋加以限量,每餐二小碗,有时蒋还是想添,宋每劝止;蒋办公之后,宋常为之整理案头文件。公余时联袂散步于官邸小花园。一次假日,宋高兴地提出去野餐,蒋欣然赞同,就命准备简便炊具、餐具和必要的食物、调味品,驱车到中山陵园,搬石架锅,宋亲自煮菜。因火太猛,鸡蛋炒得焦黑不堪,宋向蒋表示歉意说:“我不会烧菜,鸡蛋炒得不能吃了。”蒋说:“好吃的。”一定要她拿来吃。于是两个人席地而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还称“好吃、真好吃”,竟一扫而光。蒋介石夫妇的膳食费每天3元,包括男、女佣各一名和厨师一名,有一处理私人信件的姓钱的女秘书伙食自理,招待客人时另加。菜肴之中,每天有新鸡一只,炖汤吃两餐。蒋不吃点心、不吸烟、不饮酒、不喝茶和牛奶咖啡,渴时喝白开水。每晨4时起床,做体操,洗澡;晚上11时洗澡就寝;中午睡40分钟,睡起喝鲜橘水一杯。

1950年宋美龄到台后,除了做妇女工作外,还一直在从事绘画。她用均匀的笔触描绘优雅的花卉。她画的淡墨山水,细致得像布鲁塞尔的花边。她说:“我晚上未能入眠时,就画画。”宋美龄在台湾主要协助蒋介石从事各项工作,直到1975年蒋介石去世,她离台赴美养病为止,前后在台湾整整25年之久。

蒋介石步入老年后,健康水平明显下降。1972年3月,他因患前列腺炎动过前列腺手术,之后转为慢性前列腺炎的宿疾。同年秋天在阳明山遇到一次车祸,从此健康一蹶不振。1972年和1974年,蒋介石先后两次由患感冒转而引起肺炎,病情较重。而且,由于长期治疗慢性前列腺炎,大量使用抗生素药物,以致细菌抵抗药性能力增强,治疗他的疾病颇为困难。1975年1月9日夜,蒋介石在睡眠中发生心肌缺氧症,经急救转危为安,但病情毫无起色。1975年4月5日晚11时50分,蒋介石去世,终年88岁。

宋美龄与蒋介石结婚近50年,既有温情,也有波折。蒋介石过世,宋美龄悲痛至深。此后,宋美龄曾参加奉厝大典,由蒋经国、蒋纬国陪侍。

生性乐观的陈赓固然有其幽默的一面,但当他真正来到军队直面战场,他也是一名足智多谋打得了硬仗的将军。他一生中几乎亲历了20世纪上半期中国的各种军事斗争:1924年5月,投身国共合作的大革命,两次参加东征同广东军阀陈炯明作战;1927年8月,奔赴土地革命的烽火中,相继在红四、红一方面军战斗过;1937年8月,跃马民族抗战的疆场上,与日军周旋在太岳山区;1946年6月,挥戈在解放战争的激流里,从山西大地打到云南边陲;1950年7月、1956年4月,为支援越南抗法斗争,两度参与运筹越军攻防大计;1950年12月,为抗美援朝保卫和平,出任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襄助彭德怀屡败“联合国军”。

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在和国内外各种对手的较量中,陈赓一步步成长为开国大将。在革命的征程中,他形成了经过战场检验的、极具指导价值的军事谋略艺术。

上下同欲,动员民力

《孙子兵法》指出:“上下同欲者胜。”通俗地说,老百姓与国家、军队同心同德,这样的国家、军队就无往不胜。陈赓在黄埔军校就接触过《孙子兵法》,非常称道这句话,并形成了“上下同欲,动员民力”的策略思想。

1937年11月,上海、太原相继沦入日军之手,八路军第一二九师首长发出组织人民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的指示。对此,第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深以为然,并高瞻远瞩地讲过,“敌我斗争的胜负,决定于人民,首先是敌占区人民的态度”。根据这一正确认识,他主张在抗战中应采取“上下同欲,动员民力”的策略。

要“上下同欲”,就必须视百姓如父母、与人民共休戚,陈赓在这方面可谓典范。

1938年4月下旬,第三八六旅主力挺进到河北邢台县路罗镇,听说当地红枪会私立苛捐杂税,残酷剥削村民,并公然勾结日军。陈赓遂指挥部队以突袭手段解除红枪会武装,将其首领六七人逮捕枪决。29日下午,部队在路罗镇召开群众大会,宣布了处决这些坏人的理由,并取消一切苛捐杂税,还把缴获的枪支发给当地群众,组织地方抗日游击队。第三八六旅在邢台受到群众热烈拥护。5月2日,他在日记中兴奋地写道:“我们以鲜明的主张、模范的纪律及英勇的战斗,赢得了群众对我们加倍的热情。我们的伤者,不必经过动员,大家都抢着抬送。农民到处列队欢迎,送茶送饭。这种热烈的情绪,令我们感到无限的兴奋。”

要“动员民力”,即“应以最大努力,利用一切可能,动员广大民众加入军队,补充现有兵团,组织新的部队,积蓄与扩大国家的武装力量,以支持长期艰苦的战争”。

1938年秋,陈赓指挥第三八六旅两个团向敌占交通线开进,“第七七一团主力到平汉铁路线以西,第七七二团到同蒲铁路线以东、正太铁路线以南地区活动,并抽调干部四处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进行对敌斗争,还要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宣传中共的主张及政策,大力动员青壮年参军。由于这些工作做得好,到12月,就以七七二团的四个连为基础,在辽县成立了一个补充团。第七七一、七七二两个团也得到很大补充,旅直属队也逐步健全”。

1947年秋天,陈大军挺进豫西,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争夺。豫西反动势力根深蒂固,如何才能站稳脚跟成为陈谢大军的一道难题。陈赓又采取了“上下同欲,动员民力”的策略。他曾意味深长地说:“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不仅靠作战,而且靠政策。”当时,部队中普遍深入地开展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并发动全体官兵为群众做好事,给群众扫地、挑水、喂牛、割草。许多人家轻信反动宣传逃走了,部队就在门上贴上封条,写着“房主不在家,不得擅进入”。隆冬季节,部队供应困难,大家吃粗糠、咽野菜,也不动群众一针一线。军粮难筹,部队却向群众分发粮食100万公斤!群众很快认清陈谢大军是老百姓的队伍。一天晚上,一个老人偷偷回到家中,看见水满缸、地光光、肉没动、牛更肥,不禁感动得流下泪来,连夜上山把躲藏的群众叫了回来。

同时,在保持主力部队战斗力的条件下,陈赓抽调2000多名干部去做地方工作。他还要求部队团以上机关都成立了地方工作队,每个连都设有民运小组,班里还设有民运战士……摊子一铺开,群众工作也就广泛地开展起来了。

如果问哪所军校对中国近代军事贡献最大,那么恐怕广州的黄埔军校和河北保定士官学校都有当选的理由。但要论哪所军校对中国近代的命运有决定性影响,那么就非黄埔军校莫属。

仅黄埔一期为例,共600余名毕业生,毕业后全部补充到军队任连排长,作为基层军事指挥人员带兵打仗、冲锋陷阵。他们完整的参与了平定商团叛乱、两次东征以及北伐。一系列恶仗、硬仗打下来,战斗减员不可谓不严重。但即便如此,这600多人里就有300多人最后成为了国共双方的将军!因此说黄埔生尽是人中龙凤并不为过。

一期是黄埔军校各期的老大哥,是以后历届学弟们的标杆。而一期的学员们也不负厚望,他们是黄埔军校史上最辉煌的一期毕业生,诞生了数不尽的名将。成绩第一的蒋先云、军衔与蒋校长齐肩的李芝龙、黄维、宋希濂、陈明仁……随便抽出来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统军大将。而陈赓,无论是在校内的表现还是毕业后的成就,都称得上异常璀璨。

1921年,陈赓来到长沙。他徘徊在何叔衡的书店中,阅读进步书籍,后由何叔衡介绍,接触到毛泽东。受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的熏陶和影响,1922年12月,陈赓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5月,陈赓与其他300多名学员一道,步入了黄埔军校的大门。入学不久,陈赓就在同学中崭露头角。

一天,刚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正要迈步进入学员宿舍进行视察时,看到一个宿舍的全部学员正围观一个学员,而且还有笑声从里面传出来。周恩来便好奇地凑了过去。原来,大家正聚精会神地看一个学员表演小品“饥不择食的矮子吃长面”。只见他顽皮的脸上做着各种表情,一会儿饿得愁眉苦脸,一会儿看见面条又喜上眉梢,伸长脖子直咽口水,接着他用双手比画着,端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大碗,先是站在地上,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那面条越吸越长,越长越吸得带劲,整个身子随着面条不住地向上延伸。可面条太长了,总是吸不到头,他干脆嘴含着长面站到板凳上,看看还是不行,接着他又站到桌子上,使足劲儿吸。似乎面条进入喉头并不顺利,他不停地用手捋着喉头,帮助面条往肚子里走……突然间他不住地打嗝,看来面条卡住了喉咙。“嗝”的一声,他两眼瞪得溜圆,挺直着身子就往后倒。这时,叫绝声和欢笑声汇作一片,学生们被逗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

表演节目的正是陈赓。周恩来欣喜地把陈赓拉到身边,高兴地说:“你演得真好!我在南开也演过戏,可没你演得像!你这个水平能进戏班子了!”

周恩来看了陈赓表演的小品以后,认为陈赓不但是学生当中的骨干分子,而且对文艺也在行,就决定让陈赓挑头成立一个剧社。周恩来让陈赓从青年军人中又选了几位能演戏和懂乐器的学生,并给剧社起了个名字叫“血花剧社”。陈赓成为剧社主要负责人之一。

有一次,“血花剧社”排练讽刺剧《皇帝梦》,由于没有女演员,陈赓自告奋勇,男扮女装饰演袁世凯的五姨太。当五姨太出现在舞台上时,马上就响起了一片掌声和哄笑声,因为这位“五姨太”扮得还真艳丽。只见“她”不胖不瘦,中等个头,脸施粉黛,头上插花,双手小心地捧着袁世凯的皇冠,“她”一面迈着“金莲”碎步,一面将腰扭得如同水蛇一般,走来转去,还时不时向台下挤眉弄眼,暗送秋波……观众被逗得大笑不止。演出结束后,官兵才发现“五姨太”竟是陈赓扮演的,“哗”的又响起好一阵掌声和喝彩声。就这样,经过几次业余演出,陈赓在黄埔军校名声大振。

想当初,陈赓与蒋先云、贺衷寒同时参加了黄埔一期的招生考试。早已以一笔锦绣文章饮誉湘江的蒋先云笔试成绩名列第一;贺衷寒排在三名之外,但在口试中以滔滔不绝的辩才受到蒋介石的赏识;陈赓成绩平平,在口试中以堂堂军人相貌打动了蒋介石。因此此三人也被成为“黄埔三杰”。但其中最“厉害”的还要数陈赓。

陈赓平时在学校最出名的是恶作剧。据说当年蒋先云、贺衷寒、宋希濂等人都曾经中过他的“招”。一天晚上,一队的蒋先云正在宿舍一边抽烟一边与同学讨论,突然走廊上传来“咚咚”的大皮鞋声。学员们一听就知道是总队长邓演达来查铺,顿时一阵骚动。蒋先云急忙掐灭烟,和衣钻进被窝。一分钟后,寝室里鸦雀无声。大皮鞋声在门口停下,咳了两声,传出一口浓重的广东话:“乌烟瘴气,是哪一个敢在屋里抽烟,爬起来!”

蒋先云心里一沉,准备受罚,爬起来走到门口一看,原来,是陈赓在扮演邓演达。表演的如此像模像样,以至于把寝室的所有人都骗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