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一个秘书的发迹与陨落

2020年3月12日 - 联系我们

秘书原本的职业定位,相当于绿叶,没台词,不露脸;如今却常上头条,劲爆得很,甚至专门有了秘书帮。有些秘书的成长路线,不过是条抛物线,靠着领导平步青云,然后开始膨胀,最后,啪地一声从青云跌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北宋末年的高俅,就是这么一位抛物线秘书。

跟对人,很重要

《水浒传》里说高俅是个市井小混混,小说家言,不可当真。《挥麈后录》卷七载: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史,草札颇工。他不但是苏东坡的秘书,还写得一手好字,抄录誊写,颇为出色。宋哲宗元祐八年九月,东坡先生以翰林侍读双学士外调知定州,将高秘书推荐给了时任知瀛州的曾布,被曾布以史令已多为由婉拒,复荐其跟了好友王晋卿,也就是王诜(小说里的小王都太尉)。

如此,问题也就出现了,苏东坡为何要在离京时将高俅送人?综合来看,应该是高俅自己想离开的,原因就在于他觉得没盼头了。

北宋中后期新旧党争异常激烈,苏东坡属于旧党。此前曾被新党折磨得够呛,乌台诗案就是新党整治他的经典之作。

高太后临朝那几年,旧党秉政,苏东坡受到重用,却因公开反对司马光对王安石新政的全盘否定,受到了旧党的排挤,仕途一片灰暗。元祐八年,高太后去世,新党再次上台,苏东坡外调其实是被贬。桌面上的政局变化以及主子权力的削弱,高秘书不可能瞧不出来。

跟领导出京,机关牌子小了,靠山不硬了,看不到希望了,遂请求主子利用人脉关系,给他重新选个主子。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苏东坡是个重情重义的明白人,小秘书要求进步的心思,他是领会的,只要不走邪路,就遂了他的愿吧。于是刚到定州的高俅又回到了京城。

有机会,要抓住

说起来呀,苏东坡对高俅实在够意思,推荐的两个主子,都很不简单。比如曾布其人,份属新党,却先后与新党主流派王安石、吕惠卿等人关系交恶;不见容于旧党,却跟旧党大佬司马光、苏东坡等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也就是说,曾布是个很会做官的人,知道怎么为自己留退路,难怪《宋史》将他列入《奸臣传》。让高俅跟曾布,靠山是选对了,可惜曾布不要,奈何!

王诜就更牛了,著名画家,贵族出身,还是宋神宗的妹夫,端王的姑夫,皇亲国戚呀。王诜跟苏东坡交情不浅,乌台诗案发生时,他两是一对难兄难弟。但王诜本质上是个纨绔子弟,不涉党派之争,与苏东坡的友谊,仅限于琴棋书画饮宴唱和。让高俅跟王诜,在皇亲国戚身边混,机会肯定不会少。这不,高秘书在王诜身边干了七年,机会来了。

大概是元符二年下半年吧,王诜出任枢密都承旨,有一次上朝,遇到了端王。史料里是这么叙述的,说端王鬓角乱了,出门时忘记带蓖刀子,王诜就把自己的拿出来给端王用。端王看蓖刀子式样很可爱,王诜就说这种式样的有两把呢,回头让人把那把没用过的给您送去。晚上一下朝,果然就派高俅当差去了端王府。这对高俅来说,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我们说,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但机会只属于那些善于抓住机会的人,高俅正是个中高手。当时端王正在踢足球,高俅的球技也够国家队水平,为了表现自己,他一边看球一边睥睨不已,也就是故意流露出有点瞧不起端王球技的意思。端王一看这人表情有异,就问:莫非你也是同道中人?就叫过来试球,一试之下,果然不俗,于是就留下高俅,倚为亲信。

邓世昌拒绝救援自沉殉国,刘步蟾自毁战舰以身殉职,林永升誓死奋战中弹殉难……提起120年前的甲午黄海之战,其情之悲、其志之烈让人无法忘怀。

你也许不知,这些当年保家卫国的海军英烈,几乎来自同一所学校——福建船政学堂,来自同一个地方——马尾。本报南线记者一路追寻甲午遗迹,来到福建。

12名同班学子奋战黄海

马限山麓,罗星塔下,走进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一张《甲午海战船政毕业生参战人员情况》格外醒目。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叶祖珪……名册上不时出现熟悉的名字。46人,分属驾驶与管轮专业,年级从第一届至第十一届。甲午战争中,船政学堂的这些毕业生担纲主力,任管带、大副、机务等要职。

其中尤以黄海之战为最。我方12艘参战军舰的14名管带中,至少有10人是马尾船政学堂第一期的同班同学。其中,4人在海战上阵亡,3人因战败随提督丁汝昌自杀。

“空前绝后的鸭绿口黄海大战,也是马尾船校以一校一级而大战日本一国!”引用美籍历史学家唐德刚的话,吴登峰馆长介绍道,福建马尾船政获誉“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培养了中国第一代海军人才,打造了中国近代第一支海军舰队。

百年旧照回溯海军复兴

“这张相片摄于1899年,当时清廷重组水师,甲午战争中幸存的官兵在天津重新聚首。”81岁的萨本辉指着黑白照片说道。老人退休前在福州市闽侯六中任数学教师,特殊的是,题图相片中这两位海军将领,正是他的外祖父与叔祖父。

左一为叶祖珪,靖远舰管带。1894年9月,黄海一役,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因旗桅折断而指挥失灵,叶祖珪当机立断升起令旗,发出集结信号,使舰队重新列阵与日军激战。

右一为萨镇冰,康济舰管带。1895年1月,海战最后阶段,日军从海陆同时进攻北洋水师“大本营”刘公岛,萨镇冰奉命率30余官兵守卫渤海湾口的日岛,经过11个昼夜鏖战,直至弹尽炮毁,接到提督指令后方才撤离。

叶祖珪与萨镇冰,既是福州同乡,又是船政学堂同窗。甲午战败后为挽救危局,慈禧特召见叶祖珪与萨镇冰,分别赏加提督、总兵衔。此后,两人担负起重组北洋水师的重任,为中国海军复兴点燃火种。

从船政学堂到海军世家

“我父母的婚事,就是两位老人促成的。”萨本辉回忆,叶祖珪与萨镇冰私交甚笃,便商量将叶家三女儿叶朗辉许给萨镇冰之侄萨君豫。“随母亲陪嫁转送萨家的,有光绪皇帝赏赐的官窑浴缸,还有翁同龢书赠的一副洒金对联,‘雅歌投壶,提戈奋骊’。”

“甲午战争对后世影响深远,两家三代都有多人服役于海军。”萨本辉告诉记者,位于福州朱紫坊的萨家大院,共走出十多位海军将士,其中就包括他的堂哥、二战抗日英雄萨师俊。1938年武汉保卫战,中山舰被敌机炸沉在长江口,舰长萨师俊牺牲。

在福州,这样的海军世家并不少见。“尚望舟师能再振,海表一扫捍岩疆”,船政学子一生心系海军强国。学堂创办的初衷是振兴海防,而其培养的一位位毕业生,则影响着几十年甚至近百年的中国海军。

提起“哈军工”,人们自然会想起陈赓大将,他创建的“哈军工”在短短四五年时间成为远东最大的军事高等学府;在大连,有一群与“哈军工”有关的人,原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所长、中科院副院长、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柏龄;原大连市委副书记、辽宁省外贸厅厅长、现辽宁省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傅万忠;原大连市委副书记王有为……他们在“哈军工”度过了难忘的大学时光;近日,记者走近部分在连的“哈军工”校友,“老军工”们的讲述,还原了作为“哈军工”首任院长时期的陈赓大将,还原了一个在陈赓的率领下曾经铸就了共和国辉煌岁月的“哈军工”。

毛泽东请陈赓掌“帅印”

“哈军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的通称),这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清华、北大齐名的军事学府,有人称其为“中国的西点军校”,有人称其为“共产党的黄埔军校”。她,曾凝聚了毛泽东时代所有关于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梦想,有200多位将军、30多名两院院士以及更多的时代精英都曾在“哈军工”度过了难忘的时光。

今年8月中旬,陈赓生前的亲密战友、今年90岁的“哈军工”第二任院长刘居英来大连疗养。在连期间,刘院长多次和大连的“哈军工”校友相聚,讲起了和陈赓将军共事的往事。

刘居英说,朝鲜战争时,陈赓和刘居英亲眼目睹了以步兵为主的中国军队为取得胜利所付出的巨大伤亡代价,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急需一支现代化的军队……

1952年6月,毛泽东把陈赓从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召回,交给他创办“哈军工”的任务,委任他为“哈军工”院长兼政委,为共和国快速培养现代化的军事人才。

经过一年多的筹建,“哈军工”的开学典礼如期举行。毛泽东专门为此写来了训词,还亲笔为校刊题名《工学》。1953年9月1日14时50分,院长陈赓慷慨激昂地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开学典礼现在开始。”

“哈军工”紧锣密鼓地创建起来之后,陈赓就想找个副院长,负责日常工作。这个副院长的人选成了老大难,因为当时的军队干部绝大多数没有文化,做不了喝洋墨水的专家教授的思想工作。此时,刘居英恰好从朝鲜战场上回国,在周恩来总理的推荐下,这位曾经以数学100分考进北大、“12•9”运动后投笔从戎的少将刘居英走进了陈赓的视野。从这时开始直到1961年陈赓去世,两人开始了长达7年的合作。

“将门相国之后”的成长摇篮

陈赓对建设“哈军工”可谓用心良苦。在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上,陈赓向各位老帅一拱手:拜托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哈军工”。

于是,中央高层领导争相让子女或亲属报考“哈军工”。有的高干子女是在清华、北大读了一两年之后转学过来的。致使“哈军工”一度成为“将门相国之后”的成长摇篮。

就读于“哈军工”的十大元帅亲属中,有朱德元帅的两个孙子,彭德怀的两个侄子,林彪与前妻张梅的女儿林晓霖,陈毅元帅的儿子陈丹淮,罗荣桓元帅的儿子罗东进,刘伯承元帅的儿子刘太行,叶剑英元帅的儿子叶选宁。十位大将中,粟裕、陈赓、罗瑞卿、肖劲光、张云逸、许光达六位大将的子女就读于“哈军工”。

陈赓对高干子弟要求很严格。每年寒暑假前,学校都为学员们统一买好火车硬座票,如果有人私下里买了飞机票,陈赓知道后,就逼着他们退掉,坐火车回家。

学生“不准谈恋爱,不准结婚”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很多中央领导人都去“哈军工”看望过教职员工。

贺老总到“哈军工”视察时,在校园里碰到一个胡子拉碴的学生,便叫住他问:“谁批准你留胡子的?”那位学员听到贺老总的批评,顿时语无伦次起来,表示回去后马上刮胡子。贺老总见状,大笑着说:“哈哈,你看我留胡子吗?我贺龙的胡子可是毛泽东特批的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