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是故宫建立600年来,军人与酒

2020年3月14日 - 联系我们
是故宫建立600年来,军人与酒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历史说

吕布臭骂侯成:“我明明发布了禁酒令,然而你们还在偷偷地酿酒、喝酒,这不是明着要和我作对么?难道是想借这酒来谋害我?”侯成也不是个善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同几个平时玩得好的将领带着各自部下发动了军事政变。

来源笑傲酱油历史网(www.lishiqw.com)

太监这个特殊群体,身上总带着两样东西:一是大毛巾,一是厚护膝。在《宫女谈往录》里荣儿回忆说:可怜的老太监,已经过了五月节了,上身已经穿得很单薄了,可下身还是鼓鼓囊囊的。据说他们因为生理上的缺陷,多有淋尿的病,腰里不论冬夏,都要围着大毛巾,越到年老越厉害。

古今中外的史料都显示,军人与酒,关系密切。常有出征酒、庆功酒的说法,大战胜利后,古代皇帝犒赏三军时,将士们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古代军中因酒误事、贻误战机之事,亦不胜枚举。

辛弃疾在南宋的大半生是坎坷失意的:一是他的北方“归正人”的尴尬身份,使他受到了南宋朝廷与官僚阶层的无端猜忌与歧视;二是他南归之后,恰巧碰上了南宋长达40多年的抗金低潮期,整个社会不敢再对金国言战,使他无法有所作为。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公元949年,后汉发生叛乱,叛军攻打黄河以西的政府军时耍了点计谋:“先遣人出酤酒于村墅,或贳与,不责其直。”叛军伪装在军营旁边搭篷卖酒,军人优先,政府军的军士喝酒,可以赊账,甚至还不要钱!

图片 1

知名清史专家阎崇年潜心50年完成的通俗历史国学著作《大故宫》(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书系,是故宫建立600年来,真正意义上首次全景呈现“大故宫”的作品。书系首次打开故宫外延,将台北故宫博物院、沈阳故宫、承德避暑山庄、三山五园,以及与之相关的坛庙寺院、皇家园林、行宫陵寝等,纳入故宫姻系,并以此为脉络,透彻解析绵延千百年的封建帝王族系、机制构架、社会人文、文化渊源,以及建筑、文物、民风等。刚刚出版的《大故宫3》将视野集中于皇室宗亲及宫女太监,详解其成败关键与命运走向。

这样的好事,哪能天天有?政府军的军士趁着巡逻的机会,个个喝得酩酊大醉,叛军攻进了政府军营盘,差点就把政府军打败。

辛弃疾画像

舌尖上的宫廷宴:皇帝每天吃什么?

形势严峻,政府军统帅郭威下了禁酒令:“将士非犒宴,毋得私饮!”这个郭威就是后来的后周开国皇帝。战乱频仍年代,作为屌丝的他,从士卒一步一步爬到将军位置,是后汉平定叛乱的一把手,很厉害的一个人。

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闰二月的一天早晨,春寒料峭,济州金国占领军大营的中军帐门外,一阵马蹄声响,远处风驰电掣般地冲来了由抗金青年英雄、济南人辛弃疾率领的50名骑士。辛弃疾飞身滚鞍下马,高声向守门士兵喊话道:“喂!快去通报张安国将军,有老朋友辛弃疾等人来访,请他出来说话!”

天下美味食品进入宫廷,宫廷帝后是怎样用膳的呢?

一天早晨,开军事会议前,郭威的心腹爱将李审酒瘾犯了,喝了点解馋。郭威得知后,立即把他给抓了起来,异常气愤:“你是我帐下的心腹将领,竟然带头违背我的将领,不严肃处罚你,我怎么领导全军,让大家心服口服?”

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件事,是什么来头呢?

御膳时间。明帝用膳,一日三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农耕文化的三餐习俗。明帝重视晚餐,晚餐吃饭、饮酒、赏乐、观舞等外,钦点侍寝的宫眷一同用膳。清帝用膳,一日两餐,这源于其先祖日出上山,过午回家,这是渔猎文化的两餐习俗。清帝用膳,时间固定。清帝每天有早、晚两膳,早膳卯正二刻,晚膳午正二刻。御膳时间,随季变化。夏、秋季,昼长夜短,早、晚膳则提早半个时辰;冬、春季,昼短夜长,早、晚膳则推后半个时辰。特殊情况,也有变通。除正餐外,随时需要,另行承应。

他下令把违反禁酒令的李审斩首示众。此后,政府军再也没人胆敢违令喝酒,很快,在郭威的带领下,平定了叛军。

22岁从军打仗

御膳地点。雍正以前,皇帝用膳地点主要在乾清宫及其附近,而后经常在养心殿东暖阁进膳。但饭随帝走,地点不固定。皇帝走到哪儿,传膳就跟到哪里。皇帝身边总有几个“背桌子”的侍从。皇帝想吃饭,一声“传膳”令下,侍从立即将三张膳桌一字摆开。传膳太监手捧膳盒,从御膳房到皇帝用膳的地方,一溜小跑,鱼贯而入,把御膳房已准备好的饭、菜、粥、汤等摆在膳桌上。宫外露餐,有图为证。如清宫廷画家绘制的雍正帝《行乐图》,描绘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雍正帝及众皇子等人在苑囿中游乐,正要摆膳的情景。右边山石上放着盛食品用的提盒、捧盒、果盒、执壶、酒杯、茶壶及碗、箸等。叠石间盛开着玉兰、海棠、牡丹等,寓意“玉堂富贵”。皇帝进膳有膳单,就是食谱、菜谱,御膳所用食品及烹调厨师,逐日开单,具稿画行。每日用膳前,膳单要写明某菜为某厨师烹制,以备核查。膳单汇总,月成一册。

酒虽能缓解军营的苦闷,激发战士的豪情。但是,古往今来,杰出的军事家们都明晓军人喝酒,利少弊多,常常奉行禁酒原则,打造出一支支军纪严明、作风过硬、战斗力强的劲旅。譬如岳家军禁酒,戚家军也禁酒,革命的红军一段时期内也禁过酒。

原来,此前一年,金国海陵王完颜亮率兵大举侵宋,妄想占领杭州,“立马吴山第一峰”,不料在采石矶被南宋将领虞允文打得大败,他自己退到扬州,被部下杀死。中原地区饱受金人压迫掠夺多年的汉族人民趁机举行武装起义,抗战的烽火四处燃烧。22岁的文武全才辛弃疾迅速组织起一支2000多人的队伍,在济南南部山区开展驱逐金人的武装斗争。

延伸阅读:

然而,古代军队禁酒也禁出过事情。汉献帝建安三年,曹操大军把吕布军队包围在下邳,吕布外无援兵,走投无路,急得肝火旺盛。

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完成统一大业,辛弃疾率领这支队伍投奔了由另一位济南人耿京领导的有25万人之众的起义大军。耿京十分赏识辛弃疾的人品才干,此前他已经自称“天平军节度使”,因而任命辛弃疾为“权天平军节度掌书记”,负责全军的文书工作,连自己的帅印也交给他保管。

御膳特色。明宫以鲁菜、苏菜、皖菜为主。清宫饮食特点,主要有五:满洲风味为主,兼采南北之长,蒸炖煮烧居多,康熙后有西餐,忌吃牛肉狗肉。总之,兼采满汉、南北、中西之长,体现出清廷融合多元饮食文化的情怀。

此前,吕布部将侯成的一匹名马丢了,后失而复得,侯成相当开心,和他关系不错的将领们都同去庆贺。古代人讲礼节啊,来了这么多同事,侯将军总得管顿饭吧,有肉没有酒,气氛上不来,于是,他又派人弄来了酒。

这时,金国的新皇帝——金世宗完颜雍已经稳住了北方局势,开始调集大军,对中原汉族义军实行各个击破。辛弃疾力劝主帅耿京“决策南向”,即迅速归附南宋,以便与南宋官军遥相配合,共同抗击金兵。耿京欣然采纳了辛弃疾的建议,于绍兴三十二年正月派遣手下的将领贾瑞为正使、辛弃疾为副使,让他们领着9个随从人员,奉表渡长江归宋。

主食以面、副食以肉为主。烹饪以煮、炖、蒸、烧、烤、炸为主。如乾隆帝晚年一次早膳,有燕窝烩糟鸭子热锅一品,燕窝挂炉鸭子热锅一品,燕窝鸭丝热锅一品,燕窝白鸭子一品,口蘑拆肉一品,托汤鸭子一品等。这么多的火锅,是因为关外气候寒冷,又便于加热保温,特别是冬天可以在炉火上或在热水中长时间煨着,方便帝后随时传膳。

喝酒吃肉前,侯将军先分出最美的酒和最好的肉去进献给吕布,没想到,招来吕布的一顿臭骂:“我明明发布了禁酒令,然而你们还在偷偷地酿酒、喝酒,这不是明着要和我作对么?难道是想借这酒来谋害我?”

贾、辛等一行11人昼夜兼程地南下。他们到达建康,受到了宋高宗赵构的接见。宋高宗表示同意接收这支山东义军,不但为耿京、辛弃疾、贾瑞及义军将吏赐官封爵,还派官员王世隆带着朝廷赐给山东义军的官诰节钺等物,同贾、辛等人一起奔赴山东。

揭开明清太监的神秘面纱

处于围城之中,正焦头烂额的吕布这一番话,说得分明是太重了。违反了禁酒令的侯成一伙,酒没喝成肉没能吃,想着吕布给扣的“高帽子”,脊梁骨直发冷。

不料,随着北方政治、军事形势的变化,耿京义军内部发生了重大变故:金世宗在中都发出了收买人心的“大赦诏书”,其中说道:“凡我境内百姓,在山者为盗贼,下山者为良民。”许多思家心切、一心想过太平日子的义军将领和战士,趁着有这样的宽赦诏书,纷纷下山回乡。耿京部下大将张安国更是贪图金朝的重赏,勾结另一个将领邵进,杀掉了主帅到金营献功。张安国立即受到金朝的重重封赏,被任命为济州知州。于是,拥有25万大军,曾经重重地打击过金兵的耿京队伍,就这样土崩瓦解了!

太监这个特殊群体,身上总带着两样东西:一是大毛巾,一是厚护膝。在《宫女谈往录》里荣儿回忆说:可怜的老太监,已经过了五月节了,上身已经穿得很单薄了,可下身还是鼓鼓囊囊的。据说他们因为生理上的缺陷,多有淋尿的病,腰里不论冬夏,都要围着大毛巾,越到年老越厉害。膝盖上的护膝,常年缝在裤筒里,到了夏天显露得最清楚了。他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跪在地下———不论在什么地方,假山上,石路边,该跪一定要跪,丝毫不能犹豫,所以裤筒里常年缝着护膝。大太监的护膝,用珍贵皮子做成,李莲英就用金丝猴皮做护膝。

侯成也不是个善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同几个平时玩得好的将领带着各自部下发动了军事政变,把吕布的心腹陈宫和高顺给抓了起来,一起投降了曹操。这一来,让曹操笑得合不拢嘴,逼得吕布乖乖投降。

向南宋献俘

明朝太监人数,据康熙帝听故明老太监说:内监至十万人,饭食不能遍及,日有饿死者。这个数字可能夸大,实际数字仍相当惊人。如正德十一年,一次收“自宫男子三千四百六十八人充海户”。还有数千人已经自宫,因没有“票帖”未被录取,而到礼部请愿。天启元年,诏选净身男子三千人入宫,民间求选者达二万余人,命再收一千五百人。明宫太监人数,缺乏准确资料。有学者统计,明万历朝四次选入太监13320人,天启朝选入太监7200名,两朝共选入太监20520人。这确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清宫太监比明宫少,约在两三千人之数。

这在《资治通鉴》卷六十二《汉纪五十四》中有明确的记载,历史上称为“下邳之战”。这场战争,曹操完全击败吕布,吕布势力覆亡。

辛弃疾、王世隆等一行人在北行途中听到了耿京被杀害的消息。闻讯后,辛弃疾悲痛万分,约了王世隆和勇士马全福二人,邀集忠义军人共50位,同大家商量道:“我作为主帅的代表到南方朝拜宋皇,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变!如今怎么向宋复命?诸位有不怕死的,就和我们3个人一起,冲进金营,去抓住杀害主帅的叛徒张安国,献给朝廷!”于是大家在辛弃疾、王世隆、马全福3人的带领下,飞马直奔济州,闯进了有5万人之众的金兵营地——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延伸阅读:

如此看来,军中谈酒,不是小事。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到济州金兵中军帐前。辛弃疾喊话时,张安国正在帐内与几个金将饮酒作乐。醉醺醺的他听兵士禀报后,一时脑子转不过来,就踉踉跄跄地走出帐外。辛弃疾见状,喝令手下扭住张安国,迅速五花大绑了,然后把他抛到一匹马背上给捆得牢牢的。这时营门外的空地上已经围满了人。辛弃疾举目四望,见他们多半是原来耿京队伍里的士兵,就大声喊话,劝这些老部下赶快起义,大家一起回归宋朝。当场便有上万汉族士兵站到了辛弃疾这一边。辛弃疾、王世隆对这支队伍略加编排,就立即带着他们,押解着叛徒张安国,不分昼夜地疾驰南下。

明宫内府二十四衙门,包括:十二监———司礼监,御用监,内官监,御马监,司设监,尚宝监,神宫监,尚膳监,尚衣监,印绶监,直殿监,都知监;四司———惜薪司,宝钞司,钟鼓司,混堂司;八局———兵仗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浣衣局,银作局。如司礼监,设提督太监、掌印太监、秉笔太监、随堂太监和典簿太监等。清朝吸取明朝教训,对太监限制较严。乾隆帝奏事太监曾用秦、赵、高三姓,以此自儆秦朝赵高之祸。清末虽出现跋扈太监安得海、李莲英,但较东汉、晚唐和明朝,可谓“小巫见大巫”,其权势和气焰差了很多。

文章出处笑傲酱油历史

先前辛弃疾等人硬闯金营时被吓得发呆的那些金兵,在回过神来之后,赶紧向上司汇报,然后奉命组织队伍追赶辛弃疾一行。金兵与投奔宋朝的义军在路上发生了好几次遭遇战,战斗有时发生在白天,有时发生在黑夜,但义军都打退了敌人,赢得了时间。就这样,辛弃疾领着大家一路向南,渡过了长江。

清顺治十二年,命工部铸铁牌,书皇帝敕谕:“朕今裁定内官衙门及员数职掌,法制甚明。以后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接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铁牌立于交泰殿内,警示后宫太监不得干预朝政。

刚安顿好过江的人马,辛弃疾就立即把张安国押送到杭州向宋朝献俘。经过问案审判,张安国很快被推上杭州街市斩首示众。辛弃疾明明白白、痛痛快快地看着张安国被杀头之后,满怀希望地入朝听命,想象着入仕以后应该能在南方有所作为。这一年他23岁。

康熙十六年,设“宫殿监办事处”,又名“敬事房”。这是清代自康熙朝以后唯一的宦官机构,管理皇帝、后妃、皇子、公主的生活,负责宫内陈设、打扫、守卫,传奉谕旨,办理与内务府各衙门的往来文件等事。康熙帝亲书“敬事房”匾挂在房内。敬事房在乾清门东侧,与南书房对应。

临死还在喊“杀贼”

太监的品级,康熙六十一年定敬事房大总管为五品,清朝授太监职衔从此开始。雍正元年,定敬事房大总管为四品。这是清宫太监最高的职衔。他们每月能得到银八两,米八斛。而刚入宫的小太监,每月也领银二两,米一斛半。他们的年薪超过了七品知县,还能得到各种名义的赏赐。他们虽然社会地位低下,但是待遇优厚,权力也大。太监是个群体,自然有奸佞,也有贤良。

但是,辛弃疾在南宋的大半生是坎坷失意的:一是他的北方“归正人”的尴尬身份,使他受到了南宋朝廷与官僚阶层的无端猜忌与歧视;二是他南归之后,恰巧碰上了南宋长达40多年的抗金低潮期,整个社会不敢再对金国言战,使他无法有所作为。

步步惊心:明清两代宫女的命运

关于第一点,南宋统治阶层,上自皇帝,下至士大夫,是一个权力垄断的小圈子,排外主义情绪极强,他们把辛弃疾这种从北方投奔南方的爱国者蔑称为“归正人”或“归明人”,视为异己分子,不信任,不重用。辛弃疾就是众多“归正人”里一个受猜忌、受歧视的典型人物。他在备受打击排挤之后曾向宋孝宗上书,自述:“臣孤危一身久矣……顾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

明清皇宫的女性,主要有四个群体:后妃,乳保,女官,宫女。后妃是皇帝的妻妾。乳保是乳母和保姆。乳母主要是给皇子和公主喂奶的,就是奶母;保姆是照看、抚育幼年皇子和公主的。女官做管理工作,宫女为后宫杂役。她们入宫不易,是经过挑选的。以上四种人,宫女数量,多得惊人。

关于第二点,是辛弃疾南归之后不久,南宋朝廷举行了一次北伐(此次辛弃疾未能参加),但战争以南宋失败而告终。从此时起,举国上下,除了陆游、辛弃疾等之外,无人再敢言战。

辛弃疾因为极有才干,被任命了各种官职,但也因其不断呼吁抗金,力主北伐,因而招人忌恨,被人罗织罪名,遭到罢官,有20多年的时间只好到江西上饶乡村去当农民。无所作为之下,他只好靠填词来发政治牢骚。他在南京担任参议官时,填写过一首《水龙吟》: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鲙,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嘉泰四年,65岁的辛弃疾受到正在筹措北伐的宁宗皇帝和宰相韩侂胄召见,然后被派到抗金前线的京口担任知府,做北伐准备工作。这是辛弃疾唯一一次参与南宋的北伐大业,所以他十分努力和投入。但到镇江一段时间之后,前线的状况令他失望,“无谋浪战”的韩侂胄更让他担心,他写了下面一首《永遇乐》来抒发自己的政治情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