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随行的宰相张邦昌面如土色,到乾隆设买卖街

2020年3月14日 - 联系我们
随行的宰相张邦昌面如土色,到乾隆设买卖街

文章来自笑傲酱油看历史lishiqw.com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看历史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

图片 1

有次宫里邀请了个戏班子,欲在宫中搭台唱戏,有个御史认为此举有失体统,力谏不可以,而且还很固执地一连上了三次奏折,最后雍正不耐烦了,在奏折上批道:“你想沽名钓誉,有这三个折子就够了,如果再敢啰嗦,要你的小命(尔欲沽名,三摺足矣。若再琐渎,必杀尔)。”

从司马遹摆摊卖肉,到乾隆设买卖街,足见帝王做买卖那份心瘾。唐中宗好不容易才当上皇帝,诸多不顺,索性开店解闷儿;明代皇店之风炽盛,甚至放皇债和高利贷。而清朝乾隆的新春买卖街,恍若如今的“高级俱乐部”。

1125年,金国大将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分东、西两路南下攻宋。大艺术家宋徽宗赶紧把江山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太子赵桓。赵桓一把鼻涕一把泪坐上了如针毡的龙椅,是为钦宗。次年正月,完颜宗望渡过黄河,金戈铁马霎时间兵临汴京城下。北宋朝野上下顿时煮成一锅稀饭,好在汴京守御使李纲守卫有方,完颜宗望久攻不下,逼宋议和后撤军。

雍正帝批示奏折很认真,有的还很睿智幽默,读来令人发笑。如有个官员犯了罪,在狱中给雍正写悔过书,以期得到赦免,内有“辜负天恩,羞惧交并”两句话,雍正在一旁批道:“知道你害怕得要死,不过羞愧与否倒不一定(知汝惧死实甚,然羞则未也)。”

图片 2

事态发展到此时,有一个人走上了历史的前台,他就是赵构。

有次宫里邀请了个戏班子,欲在宫中搭台唱戏,有个御史认为此举有失体统,力谏不可以,而且还很固执地一连上了三次奏折,最后雍正不耐烦了,在奏折上批道:“你想沽名钓誉,有这三个折子就够了,如果再敢啰嗦,要你的小命(尔欲沽名,三摺足矣。若再琐渎,必杀尔)。”

《清明上河图》里也有皇店吧?

史载赵构出生的时候,“赤光照室”,简直神乎其神。而且他天资聪颖,博闻强记,能文能武,读书每天“能背千余言”,“挽弓至一石五斗”。也就是说这小子是个好苗子,有个好坯子。1121年十二月封康王。

还有一个揭老底的批示,更是让人忍俊不禁:“你以为朕是好骗的吗?你别忘了朕登基时都四十多岁了,你们每个官吏的情况我都知道,你也不例外,我没当皇帝时就知道你曾经弹劾过我,你还给我送礼物,希望我在先皇面前替你美言。告诉你,你以后给我小心着点,你的一举一动,是逃不过朕的眼睛的(汝以朕为可欺乎?汝忘朕即位之时,已年过四十矣,官吏情伪朕尽知之。朕在藩邸时,即知汝名曾列弹章,汝又送朕礼物,冀朕在大行皇帝前转圜。汝此后其小心谨慎,一举一动,不能逃朕之洞鉴也)。”

图片 3

宋金议和,派谁去是个问题。说是大使,其实是人质。这可不是公费旅游,顺便吃吃喝喝,消遣消遣北方颇具异域风情的姑娘。两国相安无事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撕票,人质首先被“咔嚓”,这说白了就是去送死。但赵构却“慷慨应之”,并放出豪言:“国家有急,死亦何避!”临行时,赵构从容淡定,随行的宰相张邦昌面如土色,哭哭啼啼。赵构轻蔑地问:“张宰相比我命还金贵?我都不怕,你怕个甚?”张邦昌面有惭色,不再啼哭。

据《长沙晚报》

古为今用的商铺一条街。

到了金国,负责攻宋的完颜宗望见这个少年英气俊朗,完全不像其他宋朝使者那样低三下四,直不起腰,便另眼相看。使金期间,张邦昌每日阴沉着脸,如丧考妣,而赵构却“意气闲暇”,跟走亲戚或散心一样,还不时向人了解北方的风土人情。这让完颜宗望很奇怪:遭人鄙视的宋朝王室个个懦弱无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英才呢?这个亲王是不是假的?而正当此时,时任汴京宣抚司都统制的姚平仲夜袭金营,偷袭不成,反让金人揪住了小辫子。完颜宗望就把康王和张邦昌找来问责,张邦昌“恐惧涕泣”,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而康王却不为所惧。完颜宗望感觉铁定上了当,便气愤地把“假货”亲王赵构遣返回宋,赵构就这样被放回到了开封。

图片 4

放回康王不久,完颜宗望就为自己的不理智之举后悔不迭,1126年八月,再次派兵南下,其间点名要康王再去议和。钦宗即刻下诏,派康王再次出使金国,并送上皇帝的衣冠、玉带,意思是这皇帝让他金人当去吧,爷不想受这个罪了。康王一行走到边界磁州时被守臣宗泽苦留下来。宗泽说:“金兵都打到汴京城了,去就是送死,你们傻呀?”在汴京被围之时,宋朝臣民焦急地等待康王和金人议和的结果,还寄希望于和平解决汴京之困呢,赵构就这样放了大宋全国人民的鸽子。

颐和园里的买卖街。

金人此次进犯的后果是:1126年十一月,完颜宗望、完颜宗翰攻破汴京城,金人的铁蹄瞬间踩碎了大宋的东京梦华,并将徽、钦二帝及皇后、亲王、公主、妃嫔等数万人像牧民放羊一样,赶到五国城,北宋国祚的梦就此碎掉。然而,颇受幸运垂青的赵构并不在被掳之列,他再次因为出使躲过劫难。

以帝王九五之尊,却乐于开店做买卖,在历史上并非罕见的怪事。从司马遹摆摊卖肉,到乾隆设买卖街,足见帝王做买卖那份心瘾。唐中宗好不容易才当上皇帝,诸多不顺,索性开店解闷儿;明代皇店之风炽盛,甚至放皇债和高利贷。而清朝乾隆的新春买卖街,恍若如今的“高级俱乐部”,你可别以为像广州春节的花市,也许跟荷兰带橱窗的“花街”差不多呢。慈禧太后时苦于没有淘宝,则在宫闱内设商铺。

1127年三月初六,金人立原大宋宰相张邦昌先生为傀儡皇帝,龙椅尚未坐稳,五月,康王在南京称帝,开始了他的南宋国祚之旅。

1

太子摆摊卖肉“一刀准”

东汉灵帝刘宏,永康元年被迎立为帝。史载,光和四年,灵帝在后宫修建一排商铺,让宫女们做买卖。她们相互间又发生盗窃,甚至争执逐斗。

灵帝换上商贾的服饰,从中饮宴作乐。而且,他开店做买卖还不止一次。三国谢承《后汉书》称,“灵帝数游戏于西园,令后宫宫女为主客,帝身为商贾。”

西晋武帝司马炎之孙、西晋惠帝的长子愍怀太子司马遹,自幼聪慧,有司马懿之风。然长大后,不修德业,性刚且奢侈残暴,于宫中摆摊切肉卖酒,把东宫变为市场,与左右一起做买卖。《晋书》载,愍怀太子还练就一手绝招,“于宫中为市,使人屠沽,手揣斤两,轻重不差。”也就是“一刀准”,无须用秤。并在西园销售杂货,以收其利。又好算卦巫术,忌讳颇多。皇后贾南风以其非己出,性情暴虐,恐即位后自己地位难保,乃与贾谧等设计谋害,诬太子谋反,囚于金墉城,后徙许昌宫,遣黄门孙虑将太子杀害。

南北朝时,宋少帝刘义符于景平元年登帝位,在位仅有二年。《南史》载:“帝于华林园为列肆,亲自沽卖。”这位短命皇帝不仅在宫苑内建商铺,而且亲力亲为做起生意。

2

唐中宗当皇帝不顺利开店解闷

唐中宗李显,高宗第七子。永隆元年立为太子。弘道元年,顺顺当当做上皇帝。不料,母亲武则天临朝称制,改元嗣圣。次年,更被母亲夺去帝位。

十四年后,圣历元年,再立为太子。足足过了二十年,神龙元年,才复帝位,复国号唐。

或许这个皇帝当得不顺当,难免心里有点郁闷,他也乐于开店做买卖。史载,景龙三年二月,唐中宗在玄武门开设市肆,叫宫女们“鬻卖众物,令宰臣与公卿为商贾,与之交易,因为忿争,言辞猥亵。中宗与韦后观之,以为笑乐”。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年,即景龙四年,他被皇后韦氏毒杀。

3

开家皇店放高利贷

如果说,以上帝王开商店,做买卖,纯属“玩票”,算作皇家的游戏嬉闹。那么,明代皇帝则来真家伙了,在京畿内外开皇店,以罔财为目的。

明武帝正德八年,太监于经奏请开设宝源、吉庆二皇店。自此,皇店一发不可收拾。

所谓皇店,经皇帝特许并赐名号,由皇亲、太监及权贵开设的客店。有的由官店、塌房(即濒水为屋,以贮商货的仓库)改设,有的在皇庄附近或交通要道开设。

皇店的业务与官店一样,经营仓库,供客商停放货物,并榷敛商货,兼为收税机关。但是,不同于官店的,则皇店不受官府管理,其收入也不归官府而入内府,即皇帝的“小钱柜”。甚至,有的皇店放皇债,经营高利贷。

明代的皇店已不限于京畿之地,远及东北山海关、广宁、辽阳,西边大同、宣府,通州、张家湾、卢沟桥,山东临清等地。

这些皇店拦截客商,横征暴敛,渔利无厌,为所欲为。正德时,皇店一年缴纳白银达八万余两,其余的中饱了太监权贵的私囊。

正德九年春,乾清宫火灾,宫内外皆成灰烬。当时,右都御史杨一清、南京礼科给事中徐文溥、大理寺丞袁宗儒、兵科给事中潘埙等先后上疏,复引乾清宫灾,言皇店以罔财之害,力请罢皇店。

正德皇帝死后,明世宗嘉靖初,皇店一度削弱,但是始终未能罢除。史载,明神宗万历二十四年,吏科左给事中张养蒙还上奏,“极谏时事缺失,谓奸宄实繁有徒,采矿不已,必及采珠;皇店不止,渐及皇庄”。

可见皇店科敛扰商,侵害民利,成为明代中后期商业资本发展的一大桎梏。

4

乾隆的春节商业一条街

清代,皇店远远不及明代盛炽,仅限于宫苑之内,有点类似当今的“高级俱乐部”,新春“嘉华年”。乾隆皇帝时,每逢新春在同乐园开设买卖街,为期九天。李岳瑞《春冰室野乘》生动地描述了园中的买卖街内的情况:

“凡古玩估衣,以及酒肆茶炉,无所不备。甚至携小筐售瓜子者,亦备焉。开店者俱以内监为之。古玩等器,皆先期由崇文门监督,于外城各店肆中,采择交入,言明价直,具于册,卖去者给直,存留者归其原物。

各大臣入园游览,皆竞相购买,或入酒馆饭肆哺啜,与在外等。肆中走堂佣保,皆挑取外城各肆之声音洪亮,口齿伶俐者充之。每驾过肆门,则走堂呼菜,店小二报账,司账者核算,众声杂沓,纷然并作。”

乾隆皇帝来到买卖街,看到此中情景,不禁开怀欢笑。据称,清仁宗嘉庆四年,乾隆皇帝驾崩,此例始停。

其实,慈禧太后时,仍在宫闱内设商铺。据九钟主人《清宫词》:“列肆分廛厕禁林,团城翠括荫萧掺。步行亲诣承光殿,为识闾阎疾苦心。”原注:“孝钦后居西苑时,命宫监于北海承光殿侧,设置市肆,罗列百货,亲往问价,以考商贾之情。”

阅读延伸

不爱江山爱卖肉的愍怀太子

司马遹,字熙祖,是西晋武帝司马炎之孙,晋惠帝司马衷之子。司马遹的母亲是谢玖。原本为晋武帝后宫的才人,惠帝做太子时,将纳妃,武帝担心太子年纪小,不知道床笫之事,遂遣自己的才人谢氏到东宫侍寝,由此有了身孕。太子妃贾南风善妒,谢氏害怕儿子和自己受害,于是向武帝求还西宫。之后生遹,遹三四岁了,惠帝才知道有这么个儿子。

一次,遹跟着武帝视察猪圈,便对武帝说:“这些猪很肥,可是为什么不杀掉来犒劳将士大臣,而让它们在这里浪费粮食呢?”武帝非常先赞赏这个小孙子。于是马上让人杀掉这些猪赏赐群臣。还抚着司马遹的背对大臣说:“这小儿将来会兴旺我司马家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