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要么死于崇祯的一纸诏书,唐玄宗就越来越留恋华清宫的温泉了

2020年3月14日 - 新事件
要么死于崇祯的一纸诏书,唐玄宗就越来越留恋华清宫的温泉了

图片 1

文章来自笑傲酱油看历史www.lishiqw.com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看历史

崇祯下旨,将袁崇焕“依律磔之”,其妻子和袁崇焕的兄弟一起,流放两千里以外。那场“大快人心”的凌迟就这样不可阻挡地发生了。当袁崇焕在刽子手冷漠无情地数刀数的声音和周围看客们兴奋的斥骂声中承受临死前的煎熬时,注定了大明帝国只有毁灭才是最终的结局。

中国古代皇帝制度其实是个非常残忍的制度。一个人只要当了皇帝,就只能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基本上没有退休的可能。但是,虽然死而后已是常态,鞠躬尽瘁可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一代明君唐玄宗也是如此。天宝末年,有一个叫华清宫的温泉行宫在唐玄宗的生活中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懈怠的唐玄宗一头扎进华清宫的温柔乡里,朝政则基本上交给了宰相杨国忠。

唐宪宗李纯,原名李淳,被立为皇太子以后改名。他是顺宗长子,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比较注重发挥群臣的作用,敢于任用和倚重宰相,他在延英殿与宰相议事,都是很晚才退朝。宪宗在位15年间,勤勉政事,君臣同心同德,从而取得了元和削藩的巨大成果,并重振中央政府的威望,成就了唐朝的中兴气象。

文章摘自《百家讲坛》2010年第7期 作者:聂作平

歌舞华清

元和元年——十五年

在崇祯时代担任政府高级官员,尤其是那种独当一面的高级官员,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崇祯朝非正常死亡的高级官员,远远多于中国历史上的其他时代,如熊廷弼、王化贞、杨镐,他们要么死于当权者制造的冤狱,要么死于崇祯的一纸诏书,要么死于事败后的畏罪自杀。但是,与一代名将袁崇焕之死—凌迟而死相比,他们的死已经算得上非常体面、非常人性化了。

天宝十一载,李林甫病死,唐玄宗任命杨国忠当了宰相。这个任命是在哪里做出的?就是在华清宫。华清宫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华清宫是骊山上修建的一座行宫,以温泉出名。从秦汉时代起就有人在这里建别墅,泡温泉。唐太宗时候开始正式建了宫殿,当时叫温泉宫。虽然建了行宫,但是,唐朝前几代皇帝并不常到这里,只有唐玄宗对它情有独钟,从即位以后,只要在长安,几乎每年冬天必去。不过,即便是每年都去,前后情形也不一样。开元年间,唐玄宗还处在励精图治的工作狂状态,每次去都是一星期到半个月之间,算是工作间隙的放松;但是,自从开元二十八年唐玄宗在温泉宫和杨玉环定情,局面就大不一样了。他在华清宫的时间明显加长。每次去至少一个月,最长的一次甚至呆了三个多月!基本上整个冬天就在这里了。为了配合这种新变化,天宝六载,温泉宫改名为华清宫,随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文武百官在华清宫周围都有了办公场所,每年冬天,整个朝廷都搬到华清宫来处理政事了,华清宫成了一个真正的季节性政治中心。不过,说是政治中心,但是,玄宗在这里主要考虑的可不是朝政。唐玄宗在华清宫都干什么呀?三件事。第一、温泉沐浴;第二、唱歌跳舞;第三、追求长生。

唐宪宗李纯,原名李淳,被立为皇太子以后改名。他是顺宗长子,大历十三年二月十四日出生在长安宫中。宪宗即位以后,经宪宗像常阅读历朝实录,每读到贞观、开元故事,他就仰慕不已。宪宗以祖上圣明之君为榜样,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比较注重发挥群臣的作用,敢于任用和倚重宰相,他在延英殿与宰相议事,都是很晚才退朝。宪宗在位15年间,勤勉政事,君臣同心同德,从而取得了元和削藩的巨大成果,并重振中央政府的威望,成就了唐朝的中兴气象。长期以来,唐朝皇帝得到评价较高的有三人:太宗、玄宗、宪宗。宪宗没有能够像太宗和玄宗那样开创一个辉煌盛世,却能够和他们并驾齐驱、相提并论,这也正说明了他的不同寻常。

崇祯三年八月,北京城一派肃杀,凌迟袁崇焕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多次遭受后金军队骚扰的北京吏民无不欢呼雀跃,在他们看来,袁崇焕这个引狼入室的汉奸终于要遭到应有的惩罚了——袁崇焕是以勾结后金、阴谋叛逆的罪名被捕的。

先看第一个。华清宫既然是温泉宫,泡温泉当然是重头戏。华清宫的温泉怎么泡法?简单地说,是按等级泡。大家知道,古代管热水叫汤,所以温泉就叫温汤。其中,最高等级叫御汤,也叫九龙汤,还叫莲花汤。是专门给玄宗用的。比御汤稍微低一点的是贵妃汤,专门给杨贵妃用,也叫海棠汤。其次还有太子汤。这都是专汤专用,闲人免进。次一等就是公共温泉了,有给后宫其他妃子的长汤,给宜春院的女艺人的宜春汤,还有给大臣准备的星辰汤。御汤和贵妃汤在唐朝人的笔记小说里经常曝光,说的神乎其神。根据《明皇杂录》的记载,这两所汤里,都拿瑟瑟和丁香这样值钱的香料堆成山的形状,被温汤泛起的烟雾一缭绕,真像仙山一样。就在山水之间,还有用白香木做成的小船,上面涂上混合了银粉的漆,船桨啊,摇橹呀,都装饰上了宝石。玄宗也好,贵妃也好,都可以坐在小船上扮活神仙。到底有没有这么奢侈呢?1982年到1986年,考古工作者在这里进行了挖掘,经过实际测量,御汤分为上下两层,长10.6米,宽6米,上层深0.8米,下层深0.7米,加起来也不到一个人的高度。贵妃汤还要更小更浅。这样的面积真要是摆上假山,其实也没多大。再去划船恐怕就太窄了。所以,即使有船,估计也就是个装饰。这样看来,笔记小说所记载的奢华可能就象乞丐说等我当了皇帝,面前要放两个麻袋,一个装人参,一个装吐出来的渣滓一样,包含着想象因素,不见得句句可靠。不过,我们也要知道,奢华不奢华还要看具体时间地点。我们如今夏天用冰箱不叫奢侈,但是清朝末年,慈禧用天然冰冰水果就叫奢侈。唐玄宗也是一样,在当时条件下,能够把温泉泡到这个境界,就是绝对的穷奢极欲了。唐玄宗为什么这样钟情于温泉啊?因为温泉和娇艳慵懒的杨贵妃简直是绝配。白居易在《长恨歌》里说:“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自从有了杨贵妃,唐玄宗就越来越留恋华清宫的温泉了。

“第三天子”

《明季北略》中记载了袁崇焕受凌迟的细节:袁崇焕被凌迟到“皮肉已尽”时,还没有断气,“心肺之间叫声不绝”,“百姓将银一钱,买肉一块,如手指大,啖之。食时必骂一声,须臾,崇焕肉悉卖尽”。

不过,就算贵妃出浴是人间最美的图景,人也不能永远泡在温泉里。不泡温泉的时候,唐玄宗和杨贵妃干什么呀?干的最多的事恐怕就是唱歌跳舞了。说到音乐歌舞,唐朝没有比玄宗更内行的了。开元年间,唐玄宗那么勤政,还忙里偷闲,创立了专门的艺术学院——梨园和女子艺术学院宜春院,现在,到华清宫享受生活,更要加大创作力度了。《开天传信记》里记载说:玄宗又一次上朝,来回按肚子。高力士在旁边看到了很是担心,一退朝赶紧问,陛下是不是肚子疼呀?玄宗一听笑了,说,肚子没问题,我是夜里做梦的时候梦见一首好曲子,早晨上朝之前没来得及记下来,我怕忘了,就在衣服底下藏了一只玉笛,一边上朝一边在上边按这首曲子呢。这就叫痴迷。古语说知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不如好之者。唐玄宗这么痴迷音乐,自然水平很高。其中,能够代表唐玄宗谱曲水平的最高成就当然是《霓裳羽衣曲》。这支曲子高在哪里呀?简单地说,它是唐代外来文化和传统文化融合辉映的一个代表。这曲子本来是节度使进贡的一首婆罗门曲,是外来文化。但是,唐玄宗用传统的清商乐对它进行了改造,加进了中国风,把打磨成了一支以民族元素为主,同时融进了异域风情的新曲子。这不是唐朝文化多元与融合的典范吗!当年唐玄宗在华清宫和杨玉环定情,奏的就是这首曲子。更妙的是,不光唐玄宗为这个曲子做出了贡献,杨贵妃也做出贡献了。杨贵妃不是舞蹈家吗?她把这支曲子变成了一支舞曲,给它编了一个舞蹈。从此《霓裳羽衣曲》就成了《霓裳羽衣舞》,也成了华清宫宴会活动的保留节目。有的时候,杨贵妃甚至还亲自演出。《杨太真外传》记载,杨贵妃“醉中舞《霓裳羽衣》一曲,天颜大悦。”当然,更多的时候,表演舞蹈的不可能是杨贵妃本人,而是专业的舞蹈演员。据说,杨贵妃有一个侍女叫张云容跳得最好,杨贵妃还特意写了一首诗给她:“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虽然这个曲子和舞蹈现在都失传了,但是,一读这首诗,我们还是立刻就感觉到了飘飘欲仙的境界。唐朝历史上,皇帝和后妃的佳话不少。但是,无论唐太宗和长孙皇后还是唐高宗和武则天谱写的都是政治佳话,因此也都不免缺少一点浪漫,多了几分心机。唯独唐玄宗和杨贵妃不是这样,艺术的纽带维系着他们的爱情,天下还有比这更浪漫的吗!

李纯出生时,正是皇曾祖代宗的晚年。他出生的第二年,祖父德宗即位,父亲顺宗被立为太子。李纯幼年懵懂之时,长安城里就发生了“泾师之变”,仓皇出逃的德宗没有能够保障宗室子弟的安全,那些没有及时撤离者有77人死于叛军之手,这使德宗一直痛疚不已。李纯六七岁的时候,德宗刚刚重返长安。有一天,李纯被祖父德宗皇帝抱在膝上逗引作乐,问他:“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我的怀里?”李纯道:“我是第三天子。”这一回答使德宗大为惊异,作为当今皇上的长孙,按照祖、父、子的顺序回答为“第三天子”,既闻所未闻,又很契合实际,德宗皇帝不禁对怀里的皇孙增添了几丝喜爱。贞元四年六月,11岁的他就被册封为广陵郡王。

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另一说广西藤县,可能因为生得黑瘦矮小,崇祯曾亲切地称他“袁蛮子”。像明朝的大多数官员一样,袁崇焕也是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他是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同年被授福建邵武知县。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发表七大恨宣布与明朝誓不两立,它像一座城市的地标,乃晚明的标志性事件:对袁崇焕来讲,意味着这位固执自负的南方人,即便身处远离辽东数千公里外的福建做地方官,却依然在处理钱粮与诉讼之余对辽东边事无限关注。《明史》称袁崇焕“为人慷慨富胆略,好谈兵……以边才自许”。后由于御史侯恂的举荐,知县袁崇焕被破格提拔为兵部职方主事。

正因为华清宫的日子太滋润了,和杨贵妃的爱情太甜蜜了,唐玄宗才更感觉到,生命诚可贵呀!要是自己也能长生不老该有多好!怎么才能长生不老呢?道教有长生不老术,因此也就成了玄宗的最爱了。就在天宝元年,玄宗在华清宫里建了一个大殿,叫集灵台,又叫长生殿,专门在那儿祭祀神仙。白居易不是说“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吗?就是这个长生殿。只不过白居易把长生殿的功能搞错了,长生殿是祭神的神殿,不是谈情说爱的寝殿,在那里可听不到贵妃的切切私语,如果听到什么,那也都是来自神仙的最高指示。唐玄宗天天祭祀,到底听到什么最高指示没有?他还真听到了。天宝四载,也就是唐玄宗册立杨玉环为贵妃的那年正月,玄宗煞有介事地对宰相说:“朕比以甲子日,于宫中为坛,为百姓祈福,朕自草黄素置案上,俄飞升天,闻空中语去:‘圣寿延长。’又朕于嵩山炼药成,亦置坛上,及夜,左右欲收之,又闻空中语云:‘药未须收,此自守护。’达曙乃收之。”真是想长生不老都想疯了。大家都知道,开元年间唐玄宗对道教神仙一类的说法可并不怎么感兴趣,还曾经把洛阳宫的集仙殿改为集贤殿。但是到了天宝年间,居然又在华清宫大建集灵台,真是思想上的大倒退。唐玄宗这么痴迷神仙,他的红颜知己杨贵妃怎么样呢?杨贵妃本来不就当过一阵子女道士吗?虽然还俗当了贵妃,但是也算半个专业人士。怎么体现这种专业素质呢?她把宗教精神和日常生活结合起来了,天宝后期,杨贵妃经常穿一条黄裙子。黄色意味着什么呀?不仅意味着皇家,也意味着道教。真是夫唱妇随。

宪宗自幼遭遇战乱,他自身的家庭关系也很有些混乱。他的母亲王氏曾是代宗的才人,另外有位同父兄弟被祖父德宗收养为子。宪宗自己的婚姻关系也有些奇特。贞元九年,时为广陵王的宪宗娶了郭氏为妻。郭氏,是尚父郭子仪的孙女,她的父亲是驸马都尉郭暧,乐舞俑母亲是代宗长女昇平公主。昇平公主与郭暧之间的故事后来被人编成了一出《打金枝》的戏剧,流传很广。由于母亲是代宗长女,这样算来,郭氏与顺宗是姑表兄妹,郭氏就长了宪宗一辈。或者说,论辈分,宪宗要比自己所娶的妃子郭氏低了一辈。他们成婚后,时为皇太子的顺宗因为郭氏母贵,父、祖有大勋于王室,对这位儿媳表示出无比的宠爱。宪宗自己对这位妃子似乎也不怎么冷落,因为,贞元十一年时,也就是他们婚后两年,郭氏就生了儿子李宥,此即后来的穆宗。

史书中记载了两件关于袁崇焕的轶事:其一,天启二年,刚被提拔为兵部职方主事不久,恰好遇到广宁战役中明军大败,朝廷商议派人守卫山海关。袁崇焕得知此事后,单骑前往山海关明察暗访,由于没给兵部首长请假,部里竟然不知道这位主事去了哪里,家里人当然也不知道。过了段时间,袁主事回来向首长表示:给我军马钱粮,我足以守卫此关。其二,努尔哈赤去世时,身为宁远前线最高指挥官的袁崇焕不经朝廷授权,就自作主张派人前往吊唁,虽然究其实质,乃是想借吊唁之机刺探敌情,但后金毕竟是大明多年来的强硬敌对者,没有朝廷命令而擅自与之互通往来,乃大忌。

贞元二十一年四月六日,宪宗被册为皇太子。七月二十八日,权勾当军国政事,即代理监国之任。八月四日,宪宗得父皇传位,八月九日正式即位于宣政殿。这一年,宪宗28岁。他从一个普通的郡王到登上最高权力的顶峰,仅仅用了4个月的时间。这一刻确实来得太快了。难道有什么神力相助吗?正是因为这一缘故,宪宗的登基伴着顺宗的内禅一直被人们猜疑着。

由这两个细节可以看出,袁崇焕是一个优秀的实干家,一个行动主义者。富于理想和激情,却往往为了理想而置游戏规则于不顾;作为体制内的高级官员,他喜欢独行专断,机杼自出,凭借他的才华和一腔报国激情,他也的确干出了一番成效。但他不明白一个事实:他是个刚愎自用的人,而恰好他的主子崇祯也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两个刚愎自用的人成为上下级,当外在形势紧张之时,他们或许可能有合作蜜月,但互相猜忌一定会随着时日的流逝而潜滋暗长,而这种潜滋暗长的猜忌注定有一天会酿出一场不可避免的大悲剧。

崇祯元年四月,崇祯任命袁崇焕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七月,经过几十天的长途跋涉,袁崇焕从家乡来到了熟悉的北京城,崇祯立即在平台召见。然而,此次平台召问,再次暴露了袁崇焕的性格弱点,他不假思索的豪言壮语,成为日后遭受极刑的诱因之一。崇祯礼貌地和袁崇焕略事寒暄之后,就迫不及待地问袁崇焕:“建部跳梁已有十年,封疆沦陷,辽民涂炭。卿万里赴召,忠勇可嘉,所有平辽方略,可具实奏来!”袁崇焕回答:“所有方略已另写奏本。臣受皇上知遇之恩,召臣于万里之外,倘皇上能给臣便宜行事之权,五年而辽东外患可平,全辽可复。”

这肯定是第一个在崇祯面前为平定辽东定下日期的能吏。一听说只要五年时间就能化解辽东大麻烦,被汹汹天下搞得焦头烂额的崇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旁陪同接见的内阁重臣们也莫不欢欣鼓舞。然而,也有人对袁崇焕的五年计划表示怀疑,此人就是兵科给事中许誉卿。他趁崇祯接见中途回后宫休息的间歇,悄悄问袁崇焕有何方案,然而袁崇焕的回答大出许誉卿的意料,“聊慰圣心耳”!许誉卿闻言大惊,提醒袁崇焕:“皇上英明至极,你岂可浪对?到时按期责功,你怎么办?”

当崇祯再次回到平台时,袁崇焕立即对五年计划提出了相当的条件:第一要户部保证钱粮;第二要兵部保证武器;第三要吏、兵二部保证给他用人上的主动权。对这些近乎苛刻的条件,崇祯一一应允,并赐给他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而正是这把令人望而生畏的尚方宝剑,后来断送了袁崇焕的性命,也在某种意义上断送了大明的江山。

曾亲历过甲申之变的明季文人张岱对这次平台召问和袁崇焕本人的悲剧性格作了深入的剖析:“袁崇焕短小精干,形如小猱,而性格躁暴,攘臂谈天下事,多大言不惭,而终日梦梦,堕幕士云雾中,而不知其着魅着魇也。五年灭寇,寇不能灭,而自灭之矣。”张岱的评价略显刻薄,却基本符合历史事实。

知识分子出身的袁崇焕尽管久在沙场,过着铁马甲衣的行伍生活,但仍然有着知识分子特有的夸夸其谈、好为大言的特性。这样的知识分子,对国家和君主的忠诚无可置疑,对所负责任也竭尽全力,但却无法掩盖一个铁定的事实:他们往往有志大才疏的嫌疑。他们过于相信自己的忠心与赤诚能够挽狂澜于既倒,却不知道大厦将倾时已是独木难支。更何况,手捧尚方宝剑,在崇祯热切的期望里远赴辽东的袁崇焕面对的是一个极其麻烦的烂摊子。

首先是钱粮。尽管衮衮诸公都清楚要想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的浅显道理,但守卫辽东的将士却长年领不到军饷。因此,几乎横贯了晚明军史的主线就是缺饷的士兵不断哗变、逃亡。就在袁崇焕赶往辽东之时,辽东最高行政首长毕自肃和总兵朱梅等人被缺饷四个月的士兵抓住后打得血流满面,毕自肃获释后,愤而上吊自杀。袁崇焕到任后,朝廷的确给辽东拨发了部分军饷,但与巨大的开支相比,仍属杯水车薪。袁崇焕不得已向崇祯上书,要求崇祯能把内帑用于辽事,否则兵变还会不断发生。而崇祯最恨大臣们提议动用他的私房钱,哪怕这私房钱是用来保卫他们朱家的江山和朱家的性命。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网www.lishiqw.co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